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点文】没有精灵,不再迷路(dover组)

拖了很久的关键词点文,霍格沃兹设定,亚瑟是斯莱特林的学生,法叔……法叔大概是格兰芬多的吧,没想好。不过跟剧情也没什么卵关系。

HP已经是很早以前看的了,书又不在身边。现在能记住的设定也不多,撑死也只记得哈利的守护神是牡鹿……莫特拉鼠触角汁还是问了朋友才知道的……请不要深究呀。

————————————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又闯祸了,挨了教授一顿好打,现在还躺在宿舍里哎哟哎哟地叫唤呢。

  弗朗西斯只好帮他去偷莫特拉鼠触角汁,简直麻烦至极——那家伙就是不让人省心。当时霍格沃兹正下着倾盆大雨,弗朗西斯路过大厅时,那儿的天花板正划过一道闪电。

  必然该发生什么。一般到了这个时候,本田菊写的恐怖推理小说就该发生什么命案了——比如走廊上倒挂的尸体,厕所里一闪即逝的灯光……厕所?!

  哭泣的桃金娘的厕所似乎自古以来就是“偷偷配魔药”“变成其他人”“练习蛇佬腔”的最佳场所呢。【ntm】

  弗朗西斯抱着“应该不会打扰到吧如果在干什么违反校规的事情就上报让那个人跟基尔一起惨叫”的心态探了个头进去。(哦,别在意那是女厕所。)

  咕嘟咕嘟冒着气泡的坩埚,银色的天平,斯莱特林的柯克兰正在看着书本念念有词地往坩埚里扔草药。

  什么情况……弗朗西斯擦了擦眼睛。

  “谁在那儿?”亚瑟回过头,迅速抽出魔杖。

  在这个又冷又湿的地方,亚瑟的手指已经冻僵了,如果遇到什么不该遇到的东西……

  弗朗西斯在亚瑟喊出“除你武器”之前就怂了,从门边默默地挪了出来,“嗨,小亚瑟,是哥哥我。”

  桃金娘正在隔间里泼水,号哭的声音像声嘶力竭老旧不堪的,管风琴。

  还是由一个疯子胡乱拉响的那种。

  这逼急爱母(BGM)太诡异了,弗朗西斯和亚瑟对视了五秒钟,亚瑟哼了一声把魔杖收起来。

  “……小亚瑟,这么晚了你在干什么呢?”弗朗西斯大着胆子凑上去,坩埚里的药水呈现出半透明的蓝色。

  “配点魔药,最近摄魂怪太多了,这个可以驱除。”亚瑟对于弗朗西斯的魔药学基础非常有信心——他一定不知道根本没有这种魔药。

  他只是想找个地方安静地把给阿尔的减肥药给配好……他再胖,也许只有火弩箭可以搭载他了。

  “哦,那真厉害啊,现在是特殊时期,摄魂怪多得要命……”弗朗西斯亲切地揽着亚瑟的肩膀絮絮叨叨了起来,“斯莱特林的天才真不愧是天才啊。”

  “……啧,放开,格兰芬多的拈花惹草先生。”亚瑟想躲开他,但对方身上又非常温暖……

  弗朗西斯感到他冷得发抖,体贴地抽出魔杖念了句什么,一簇红光从他的魔杖头喷射出来,结成风铃草一般的形状,散发出温柔的暖意。

  “哦,不错的把戏。”亚瑟不愿意承认他没有见过这种魔咒,脑海里搜索了半天也没有相关的知识,不由得有些生气。

  弗朗西斯怎么猜不出亚瑟那点小心思,傲娇的话反过来听就对了,“厉害吧?这是哥哥我自己创造的哦~冬天抢不到公共休息室的好位置时,这个可以摘下来放在兜里,比火焰还好用。”

  “哦,是这样啊。”亚瑟轻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想着该放下一味药草了,阿尔那个不让人省心的……

  变故发生在这个时候。

  亚瑟感到周围的温度骤然下降,连桃金娘的号哭和滂沱的雨声都听不真切,耳边只有粗重的喘息声和蝙蝠的尖啸……

  在森林里迷路……没有精灵给他指引。

  弗朗西斯的反应则相当迅速——他当然知道这些,这不就是那些在魁地奇球场上袭击球员的怪物吗?!

  “天呐……天呐,”亚瑟痛苦地蹲下来,双手颤抖地抱住头,“是摄魂怪……不……我看见那天……”

  弗朗西斯学过守护咒,但是并不精通,想着自己拥有飞天扫帚时的激动,只能从魔杖中喷出一点银光——他连自己的守护神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此时还是亚瑟举起了魔杖,迅速上前一步,声音有些颤抖——“呼神护卫!”

  杖头依稀看得出翅膀的形状,尖叫声稍微减弱了一些,干枯的树枝在脚下断裂的声音却更加清晰——“救救我……”

  摄魂怪被守护神的银光逼得倒退一步,兜帽下黑色的、可恶的大嘴露了出来。

  翅膀消失了。

  弗朗西斯听到亚瑟惊恐的声音,“不要……你快走,去通知教授……”

  “万一它亲吻你怎么办?!”弗朗西斯愤怒地把他往后拉,绞尽脑汁回想他一生中最快乐的事情……

  回忆里大多数都是虚假的玫瑰和飘摇的流羽,真正能使他狂喜的事情应该是……

  “呼神护卫!”

  雄鸡振翅扑出,扑啦啦带起飞旋的气流直冲向那只摄魂怪,摄魂怪往后一个趔趄,飘走了。

  亚瑟仍旧蹲在原地没有动。坩埚碎成几片,蓝色的药水流了一地。空气中血液的味道与雨水潮湿的味道弥漫在弗朗西斯的鼻尖。

  亚瑟的手受伤了,掌心一道不深的划痕,长长地延伸到手腕。连血都没出,这样最疼。

  “小亚瑟……你怎么了?”弗朗西斯握住他无意识攥紧魔杖的手,放到外套的口袋里,“你想起了什么?”

  “……想起了之前。”亚瑟偏过眼睛,纠结了半天,不情不愿地告诉他,“在森林里迷路了,走了很久,路上有骷髅,有尸体,还有……真是的,不该说出来,就当是你救了我的报偿吧。”

  弗朗西斯笑了起来,把兜里的莫特拉鼠触角汁液拿出来,用魔杖敲敲一片较大的坩埚碎片,把它变形成一个小碗,再把汁液倒进去。

  “这是?”

  弗朗西斯把亚瑟受伤的手放进去,“经过过滤和酸洗的莫特拉鼠触角汁哦,可以止痛。”

  “……嗯。”亚瑟动了动嘴唇,艰难地吐出两个字,“谢谢。”

  “说起来,这药水不是可以驱逐摄魂怪吗?为什么……”弗朗西斯开始反应过来,认真追究这件事情。

  “那是当然的了,因、因为没有配制好啊,你这个笨蛋!”

  弗朗西斯大概也猜得出了什么,不再追问。

  “小亚瑟,不如哥哥我教给你一个咒语吧?”弗朗西斯真诚地建议道,“这样,你以后就不会再迷路了。”

  “什么咒语?”亚瑟其实并没有什么兴趣,格兰杰发明的“给我指路”已经够好用的了,罗德里赫会了之后都很少迷路,更何况他柯克兰的方向感也没那么差。

  “你听好哟。”弗朗西斯对他眨眨眼睛,在他耳边轻声说:“亚瑟•柯克兰,我喜欢你。答应的话,哥哥我就一直陪在你身边。”

————【完】————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