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补充一下迦周迦段子集的一段。

阿周那:我的弓,可是神造的兵器,其力量强大到甚至可以毁坏魔神柱。
迦尔纳:那为什么你的破坏神之手影是搓螺旋丸。

阿周那:迦尔纳,我们打一架吧。
迦尔纳:你想好了,我是Lancer。

没了。
就不打tag啦,因为迦周迦关注我的看着笑一笑就好~

诸君,其实,我是想开点文的。
但是!!!但是!!!
我的英飒没写。
阿多飒的车没开。
薰飒写了一半不好意思发。
被一些事情搞到差点退了ES,还在慢慢找感觉。
普奥……厨力不足,还要想办法攒。
中国文豪的段子系列我也很久没更……
凹凸……凹凸算了吧,应该没多少人因为凹凸关注我?_(:з」∠)_
段子体真难写,要迅速推进剧情,还要埋伏笔,还得好笑。
车我还真的写腻了……现在越玩越重口,发出来会被封号的吧……

我先说到这里吧,我家猫主子还没喂……

【中国文豪(古人版)】这个文豪有话说①

一次新文体的尝试!还有很多bug请大家原谅!
然后我有必要说明一下。
辛弃疾有妾是真的,盖了好多房子是真的,陈亮死了他哭到崩溃也是真的。(记住这一条!看男儿到死心如铁就是写给陈亮的!历史上的作文素材!)
但是英勇杀敌是真的,不得志也是真的,豪情万丈更是真的。
是不是觉得辛弃疾一下子立体了起来呀☆
————【青灯有约:这个文豪有话说】————
 
  【由于经费不足,没有片头】

  青灯:各位亲爱的可爱的敬爱的观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这里是午夜档节目《这个文豪有话说》,本期节目是第一期!搞不好不会有下一期啦!啊不不不……首期节目,我们请来了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辛先生,他化名稼轩。有请稼轩登场!

  【由于经费不足,只有噔噔噔亮起的七彩灯光,嘉宾出场】

  辛弃疾:……你好像已经把我的身份说出来了。

  青灯:啊哈哈哈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那么请问稼轩先生作为一代豪杰,您有什么需要向观众朋友们倾诉呢?

  辛弃疾:你等等,主持人,请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青灯:好,您请问。

  辛弃疾:你什么时候更中国文豪?

  青灯:……这期节目播出就是更新了嘛!请问稼轩这一次想倾诉什么呢?

  辛弃疾:好,这一次我要说的,就是关于我的词。

  青灯:是的。

  辛弃疾:大家都知道我的词,以豪迈为主,有好几首还是高中生必背,想必大家耳熟能详的都是“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或者“廉颇老矣,尚能饭否”一类。

  青灯:嗯,没错。

  辛弃疾:这就是问题所在!教材里把我的形象设置得非常符号化!好像我整天只会喊打喊杀,我又不是东都哈士奇!

  青灯:您冷静,冷静,要OOC了。您带领着五十人杀进五万大军还活捉叛徒张安国,多厉害呀。大家的确是会有这种印象的。

  辛弃疾:可我也是个活生生的人!我也有正常需求!

  青灯:是的,可以肯定。

  辛弃疾:所以我也是有七情六欲的!在我们那个时代,不仅要有“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也要有“东风夜放花千树”的柔情!

  青灯:没错,稼轩先生如此心细,实在不愧为我们后代的模范!

  辛弃疾:我敢说这些柔婉的词,放到后人眼里,都会让他们觉得是柳永之流所写!真是笑话!不用这些词,我怎么能让那么多女……

  【镜头突然剧烈抖动,黑屏并传来长长的嘀——一声】
  【漫长的黑屏结束后】

  青灯(内心):刚才你说的都是啥子玩意嘛我的MA呀我这节目还做不做了!

  辛弃疾:嗯?主持人你刚才有没有在听?

  青灯:啊有!稼轩可否说一下您过去的有趣经历呢?

  辛弃疾:要说的,之前你说过,带领五十人捉拿张安国。我还追杀过偷了大印的义端,你也知道的,是个和尚,名字听起来也挺异端。在坊间传闻中,他还吓尿了裤子。

  青灯:是的,非常厉害。

  辛弃疾:其次便是我的房产。我造了多处豪华院落,有想穿越去南宋的各位,不妨来我家坐坐……

  青灯:是的,在座有穿越南宋意向的各位,有机会一定要去。

  辛弃疾:当然不值一提的还有我的几个侍妾,其中……

  青灯:啊……那个,稼轩先生功♂夫了得,又写的出“若教眼底无离恨”和“众里寻他千百度”,大家都心知肚明。不妨谈谈您的友人吧?

  辛弃疾:也好!我的友人,首提当然是陈亮!我们的鹅湖之会是彼此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之一,在那十日里,我们促膝长谈,把酒言欢,策马扬鞭,好不快活,可惜只有十天!你知道吗,他走后,我曾追过他,毕竟此时非彼时,不似现在这般可以打电话和视频聊天。真是佳人重约还轻别啊……

  青灯:真是十分感人的友情呢,……诶诶工作人员给他拿包抽纸,什么我们请不起工作人员?那摄像小哥你去……

  辛弃疾:陈亮自是有回应的,他怎么是无情无义之人,说“树犹如此堪重别”!此生得君如此,夫复何求!

  青灯(内心):……这好像已经分明是耽美小说桥段了吧!这段要是不掐掉会不会被文hua局艹啊!

  辛弃疾:只可惜陈亮英年早逝,不仅是我痛失知己,更是南宋的一大损失!

  青灯:是的,陈亮有勇有谋,当年被称作“国士”,是非常……诶稼轩先生您别哭了!后期!后期把这段掐掉!摄像小哥别录了浪费胶卷……

  【场面一片混乱】

  青灯:咳……方才稼轩先生的情绪有些激动,根据史料记载和博客上疯狂转发的《穿越勾引美男指南》等书籍,我们的稼轩先生,在临死之前还高呼“杀贼!杀贼!”实在是不失大将风范!
  纵使他贪赃,他睡了很多个女人,也和他爱国、杀敌勇猛不冲突呀。
  本期节目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我们下期节目……
  ……我的MA呀还有下期吗。
  总之再会!

  【导演:青灯】
  【摄像小哥:???】
  【主持人:青灯】
  【场地维护:青灯】
  【后期剪辑:青灯】
  
  
  其中词出处:
  《贺新郎•把酒长亭说》(这首是辛弃疾写给陈亮哒)《青玉案•元夕》《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鹧鸪天•晚日寒鸦一片愁》《贺新郎•寄辛幼安和见怀韵》(这首是陈亮写给辛弃疾哒)
  
  以下是有写他的情人的……
  《西江月•人道偏宜歌舞》《鹧鸪天•困不成眠奈夜何》
  其实还有挺多的,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有些没有指出女伴姓名的算得上香艳的词,我也没有算进来。
  当然,想看香艳的词还是去找秦观吧。赵鸾鸾也好,就是少了点。
  
好啦!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在纠结是写李清照还是李白……

【安雷】We're star Pirates!④(全程欢脱,不虐不纠结)

搞事的一章。
除了搞事还是搞事。
预警:雷狮看到了安迷修的半棵体。
OK?
right!

————————【雷狮:很旺盛】————————

  A.
  安迷修在海盗团内的第一场战斗就此打响。审判之剑对上哈姆雷特,失落的达摩克利斯文明对上最新的研究成果。
  
  B.
  卡米尔对此颇有研究,向雷狮解释,哈姆雷特型号的机甲杀伤力强,移动方面的优势很大。
  而审判之剑型号的机甲重在灵活和速度。
  雷狮满意地点点头。
  
  C.
  而安迷修也用实际证明了他的选择是正确的。审判之剑如同灵活的软刃,顺利躲闪开哈姆雷特多种多样的重大火力打击。
  而佩利早就玩够,他大笑着释放最后一颗导弹,然后操纵着机甲扑了上去!
  近战!
  
  D.
  两台机甲撞到了一起!模拟投影的效果太过逼真,雷狮甚至看到了碰撞时产生的火花。
  审判之剑的装甲的确是不如哈姆雷特的,可这也正如他的优势一般——轻便,灵活。仿佛在跳优雅的环舞。
  
  E.
  安迷修操纵着他的机甲灵活闪躲拆招,也顺便迎接耳机里佩利对着麦克风兴奋的大叫——
  “嘿,正面上啊!”
  安迷修小声地说,骑士道可不是白白送死。
  
  F.
  此时审判之剑已经找准了哈姆雷特的弱点,对着最脆弱的装甲就是一记重拳!
  随即,笨重的机甲迅速用肘部顶向机甲的发炮装置!
  
  G.
  眼尖的雷狮一眼看破天机:“马步冲拳和弹裆顶肘?”
  在一边的拉斐尔点点头,“的确是军体拳。”
  
  H.
  尽管佩利在闪躲、还击和火力输出方面都已经发挥出了哈姆雷特的最大优势,最后还是难逃被审判之剑击中能量舱,宣告失败的命运。
  继狱老大之后,又一个人被安迷修用军体拳干翻在地。
  
  I.
  雷狮趁机教育卡米尔,“就是如此,如果力量不够,完全可以用速度补上,如果敌人在砍你一刀的同时,你已经连开十枪……”
  卡米尔敬佩地点头。
  
  J.
  安迷修和佩利摘下模拟头套,从各自的操作台上站起,走到房间中间握手。
  “打得不错,近战方面真是一把好手,下次再比过啊。”佩利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
  安迷修谦虚地回答,“不敢当,不敢当,你在火力输出方面有非比常人的精准度,我差点就……”
  两人再次友好握手。
  
  K.
  雷狮觉得这是他们之间友谊进步的一大跨,跨得经典跨得动人跨得荡气回肠。
  
  L.
  从此安迷修确立了在船上机甲师的地位,除了观察培养舱做菜做饭以外,还要接过帕洛斯的重担——
  逗狗。
  佩利:????
  
  M.
  佩利有了固定的陪练对象后,基本上每天都会找安迷修互相切磋。在近身作战方面安迷修有非比寻常的可怕天赋,但是佩利的远程作战则更胜一筹。
  驾驶战斗机对地面进行精确打击,是十分需要天赋的。
  
  N.
  雷狮对此不作表态,他对他的船员和飞船了如指掌,如同一个男孩了解他从小玩闹过的大街小巷,一切都在他的控制范围内。
  
   O.
  这次前往黑天鹅星系的原因在安迷修看来是很神奇的,因为雷狮在船上养的一只宠物蜥蜴在黑天鹅星系的其中一颗行星上做手术。
  手术原因是因为这只蜥蜴把雷狮放在手边的啤酒瓶整个吞下去了。
  
  P.
  在(因为重力网格需要维修的)失重条件下,雷狮喝啤酒也只能憋屈地把酒装在一个小皮球样的容器里,通过一个小口吸进嘴里。所以那只蜥蜴把这么柔软的容器吞进去,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万幸中的不幸,是那个容器的吸嘴是玻璃做的。
  
  O.
  更不幸的是,在前往黑天鹅星系的途中,卡米尔被帕洛斯坑到入狱,雷狮不得不在把蜥蜴丢进宠物医院之后就迅速跃迁去救人,导致他们现在还要折返回去。
  “燃料会不够用的,况且我们还多带了一个人。”雷狮瞟了安迷修一眼。
  
  R.
  安迷修一瞬间觉得雷狮是在针对他。
  拉斐尔轻咳一声,出言表示安慰,“没事的,团长他喜欢针对任何人,除了卡米尔。”
  安迷修点点头似乎真的得到了安慰,却被拉斐尔的下一句话夯回了地里。
  
  S.
  “但团长一般都会对新人好一点,你现在是个记录了。”
  安迷修敏锐地提问,“关于团长怼得最狠的新人的记录?”
  拉斐尔神秘莫测地点点头。
  安迷修一时间不知该做何表情。
  
  T.
  雷狮养的蜥蜴叫宙斯,如同拉斐尔形容的一样,全身漆黑,细长而光滑无鳞,甚至能够在受到威胁时对敌人制造电击,或喷出消化液。
  雷神号上的一行人到达属于黑天鹅星系的巨象星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个祖宗接回来,刚刚做完手术的宙斯精神还不错,见到了雷狮就吐吐信子,盘到了他的手臂上。
  并且眯起眼睛十分不友好地看着安迷修。
  
  U.
  安迷修一头雾水,好嘛,一人一蜥蜴都是这种画风。
  
  V.
  宠物蜥蜴也是海盗团的一员,团员归队了大家都高兴,雷狮宣布大家在这个星球上随意放松一个星期,只要不在犯事的时候被警察逮到。
  于是大家欢呼雀跃地散了,帕洛斯单独行动,佩利勾着卡米尔的肩膀去买衣服,雷狮带着他的宙斯回了船上。
  
  W.
  安迷修无处可去,跟着雷狮一起回了船,还在船上碰见了手拿资料一直喋喋不休着“所有人都出去玩了”“压榨劳动力”的拉斐尔。
  “你为什么不出去放松一下呢?”安迷修询问。
  拉斐尔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把话硬生生地改成了,“我还有大量的维修工作要做!怎么可能去享受生活!”就走了。
  安迷修耸耸肩,准备抓紧时间,到有大浴缸的船舱里泡个热水澡。
  
  X.
  结果事与愿违……也不能说是事与愿违,安迷修的热水澡泡完了,身上洗干净了,正准备围着毛巾出去的时候,雷狮带着他的蜥蜴推门而入。
  安迷修:……?!?!?!
  
  Y.
  雷狮的反应倒是很快,迅速把门关上了,动作麻利语气冷静,“抱歉,我还以为这个时候船上没人。”
  安迷修的内心十分复杂,甚至想泪流满面。
  
  Z.
  不久之后安迷修萎顿地在船上碰见了拉斐尔,精神不振地对他说了“我在洗完澡还没穿衣服的时候被团长看了个精光”的前因后果,拉斐尔点点头,说他已经知道了。
  安迷修说,啊?
  拉斐尔继续点点头,“团长对此的评价只有三个字:很旺盛。”
  安迷修想死的心都有了。
  
  
  
  

说一下关于中国文豪的事情!

是的这里是青灯璃!没想到会因为太久不写中国文豪系列而做噩梦……
梦里我也不知道是谁啦,可能是正式登场都算不上的李煜和庄周,还有一直在OOC的屈原李贺李白杜甫白居易……
(到、到底还有谁不OOC啦(ノ ○ Д ○)ノ)
都在用一双锃光瓦亮的眼睛盯着我QAQ
突然感受到了深深的罪恶感。

因为中国文豪古人版这个系列呢,也是掺和了风桑一脚,我自己都没想到大家会喜欢啦。一开始除了诗句的出处外其他的都是真•瞎编啦。
啊,不过杜甫是李白的小迷弟是真的,李清照喜欢喝酒又好胜是真的,孟郊很能挨饿是真的,嵇康很风雅是真的,阮籍很装逼是真的……
嗯,是真的哟☆
不过还是更喜欢把他们都聚在一起成为朋友,凭借超能力(?)作威作福(????)的样子x因为一定超级随心所欲又好玩的,该多开心啊,李白一定会比喝酒作诗还开心。

接下来有计划写一个如何用文豪们的生平作素材写作文系列,算是助力高考?大概吧。
还有写点小段子接着怼唐抄公抄。
毕竟普通的文字怎么能描绘出他们万分之一的瑰丽人生呢,他们真的都太棒了。

【中国文豪古人版】一个怼抄袭的小段子

怼怼唐抄公抄,大家都不去看她和她的制作组就狂不起来啦!
我们去买桃花债吧!

——————————
  “听说了么?抄袭大作4s上映了!”
  “哦。”
  辛弃疾痛心疾首地斥责起了李煜,“你怎么能对此这般无动于衷!”
  李煜表情呆滞地给自己斟了一杯酒,“唐七公子抄她的,关我什么事。电影里的人还挺好看。”
        辛弃疾登时眉毛一竖,准备撸起袖子和李煜肛道理。
  对此还是屈原比较冷静,他身为一个长辈,拍了拍李煜的肩膀,问他,“如果我把你的《虞美人》拿过来改几个字,随后昭告天下,说是我写的,这样如何?”
  李煜摇头,“世人不会信的。”
  屈原继续说:“是么?可我有长诗《离骚》流传于后世,多少人知道我跳汨罗江自尽的过往,怎么不能写出《虞美人》这般词作?”
  李煜一时语塞。
  屈原趁热打铁,“到时我还可以反咬你一口,告诉世人,你才是抄袭的那个。”
  李煜沉默半晌,站起身就往外走,脚步之风风火火气场之分外强大,辛弃疾都没拉住他,只好提高声音问,“你要去哪儿?!”
  “撕了外面贴的ssss的海报!”
  屈原扶住额头。
  ……该说不愧是年少气盛时期的李后主吗,年轻真好。
————————
总之就是这样。
李煜真的不是在段子里正式出场的!!!!

是的诸君,这里是青灯璃

是的,正如你们所见,这里是青灯璃。
我刚从一个噩梦中醒来,这个噩梦可怕到让我语无伦次。
先是光怪陆离,明月朗照忽起山风,风掀开屋顶的茅草,
映入眼帘是正在温的青梅酒,青梅缓慢变红,
视线上下颠倒,沙漠炽热干燥,夕阳血红缓慢下沉,
沙漠蚁群一般厮杀的士兵,利矛刺穿心脏,血液飞溅
黑是墨,一笔晕开,忽然画成赤壁巨浪滔天。
水汽寒冷,飞雪连天,皑皑满地没有一个脚印。
……好了我字数够唬你们了吗。
噩梦尽头,一群人披头散发,伸出青筋虬结的手,散乱黑发下一双漆黑的眼睛。

“青灯璃!!!你多久没有写中国文豪了!!!”
……QAQ。
我错了,我不知道你们会生气,嘤嘤嘤。

【安雷】We're star Pirates!③(全程欢脱向)

传送门找个时间弄……
脑洞一开这个能写很长的,当然还是看心情——

————【佩利:老大是通过考试进去的】————

  A.
  上回书说到安迷修危急关头大呼一声“我会做饭”,终于逃脱了自己被星际犯罪团伙从宇宙飞船上扔下去的命运。
  为什么要说上回书说到呢,因为笔者差点连自己都不记得写到哪儿了。
  
   B .
  总之拉斐尔把安迷修引到了他的房间。
  “你很幸运,这是船上唯一一间给人住的空房间了。”拉斐尔把手拢在袖子里,一脸严肃地对安迷修说。
  安迷修点点头。
  “其他房间都是给人质住的,连重力网格都没安。”拉斐尔继续说。
  安迷修顿觉这个海盗团对待人质的确太不人道了。
  
  C .
  但是不得不说,拉斐尔在引导新人这个方面很有自己的一套,他已经吩咐清洁机器人把房间打扫干净,并且让机器人给他送了个小小的像腕带一样的东西。
  “这是通讯用品,在我们团长的家乡叫宇宙终端,星网覆盖的地方就能上网,无聊的话内置的聊天系统能跟你自问自答。”拉斐尔耸耸肩,“哦,里面还有一些程序,你作为第三帝国的居民,知道怎么用的。推荐看一看star Pirates这个软件,了解一下团里的风气。”
  
  D.
  安迷修点点头,打开全息投影后进了软件界面,映入眼帘第一条消息就是“点♡赞♡看♡雷♡狮♡私♡密♡照♡片”
  来自:佩利
  安迷修沉默了一下,“……海盗团团长钓鱼执法?”
  拉斐尔说,哦不是,照片是团长养的蜥蜴,还在船上的时候喜欢趴在团长胸口睡觉的。
  拉斐尔又接着补充,“你知道吧?帕尼三十九号品种,身体柔软,长且细鳞,颜色漆黑,绕在团长旁边睡觉的时候……”
  安迷修不知为何觉得鼻根热热的。
  
   E .
  拉斐尔才跟他正式做自我介绍,“我是拉斐尔。雷神号的程序员、领航员、临时厨师以及管家。”
  安迷修对拉斐尔顿生敬意。
  
  F .
  拉斐尔毕竟不是个外出作战的,他于是还要带着安迷修把各个地方都走一遍,介绍哪里是修理室,哪里是停泊舱,哪里是厨房,哪里是食堂。
  走到食堂的时候拉斐尔说船长在叫他,步履匆匆地赶紧走了。
  安迷修又觉得拉斐尔在出门的时候身影消失了极短的一瞬。
  
  G.
  安迷修在认命地做饭做菜的时候,和佩利建立起了良好的友谊。
  因为佩利是去厨房偷吃东西的,安迷修对这个刚才这个主张把他扔下船的家伙没什么好感,但还是把一块刚刚烤好、表面流油的鸡肉给了他。
  佩利欢呼一声被肉收买,开始一边吃一边跟新船员沟通感情。

  H .
  当然是佩利单方面的沟通,对于两者来说都没差,安迷修熟练地用他学习时野外求生的技术处理食材,在佩利喋喋不休的BGM下游刃有余十分顺利。
  
  I.
  佩利吃得开心,又凑过去神神秘秘地跟安迷修说,诶你知不知道。
  安迷修正把蔬菜切碎了拌匀做沙拉,随口唔了一声。
  佩利说,你进来也还挺有道理的。我告诉你啊,我们海盗团里每个人都进过监狱!
  
   J.
  安迷修倒是有些惊讶,仔细想想又觉得挺有道理,于是把哦改成了上扬调。
  佩利一听有戏,继续拉着安迷修津津有味地跟他讲,说比如帕洛斯,哦他是船医,现在应该在呼呼大睡,过会儿吃饭你就看到他了——他是犯了诈骗罪进的监狱,出狱后又被通缉,后来才加入的我们。
  
  K .
  佩利继续说,啊卡米尔你是知道的吧,帕洛斯诈骗的时候他也在场,警察没抓到帕洛斯,就抓到了卡米尔,其实更适合他的应该是故意杀人罪……
  安迷修点点头,他开始煮面条了,示意佩利继续说。
  
  L.
  佩利一拍胸口,说,我嘛!我是过失杀人被抓进监狱的!
  安迷修不由得打了个冷颤,顺口问了一句团长呢,他应该也进过监狱吧?
  
  M.
  佩利突然一脸神秘,凑近了安迷修,小声问他,“你真的想知道?”
  安迷修突然觉得自己问了什么不得了的问题,左右看了看,点头。
  佩利一脸严肃地告诉他
  “我们老大,是通过考试进的监狱。”
  安迷修:“……?!”
  
   N.
  就在这个时候寻思着饭点到了之后的帕洛斯来到厨房,很显然他应该是通过拉斐尔知道的“船上有个新人”,看了安迷修一眼,对他点点头就把佩利叫过去了。
  所以安迷修依旧不知道为什么监狱还能通过考试进去。

  O.
  最后一盘意大利面装起来的时候雷狮和卡米尔一起来到了餐厅,坐上了主位,示意大家可以尝一下新厨师的手艺了。
  而安迷修不愧是第三帝国警察学院最优秀的毕业生,他做的无论是意大利面还是蔬菜沙拉都得到了以佩利为首的很高的评价。
  
  P.
  连雷狮都说做的不错啊,可以说是含金量非常高了。
  雷狮顺便问了安迷修一句他能不能做甜点。
  安迷修点点头说,简单的会一些其他的要学。
  “哦,没事,以后做点甜食吧。卡米尔喜欢吃。”雷狮低下头继续解决他面前的食物。
  
  Q.
  “拉斐尔呢?”安迷修在吃完后出于(十分不牢固的)同船情谊问了问。
  雷狮嗯了一声,“拉斐尔什么?”
  “他不过来吃东西?”
  安迷修敏锐地察觉到除了他以外全桌的人都或大或小地噎了一下。
  雷狮轻咳一声,“他的食物比较特殊,是需要专门准备的。”
  安迷修云里雾里地点了点头。

  R.
  雷神号进入超光速通道全速前往黑天鹅星系,拉斐尔作为领航员尽职尽责地报道着他们的位置和航行情况。
  不出意料的话,雷神号在接下来的两个标准日内,会有一段非常平静的时光。
  
  S.
  安迷修从读书开始就是那种写作上进读作作死的家伙,当然不甘于每天做菜洗碗和查看培育箱里合成肉的状况,有一天他还是(在迷路了两次后)走进了船长室。
  在那之前还出了一点小状况。
  “团长,我迷路了。”
  “你要去哪里?”
  “船长室。”
  “有意思。”雷狮的声音清晰起来,“偏不让你去会怎么样?”
  
  T.
  当然最后雷狮还是点亮了几盏灯,让安迷修顺着光源走到船长室,雷狮正在那里进行什么庞大的数据模拟,最大的全息投影屏幕上红蓝两色的点一闪一闪。
  雷狮头也不回,“找我什么事?”
  “我之前说过,我是第三帝国最优秀的机甲师。”
  “嗯。”
  “雷狮。”安迷修直呼他的名字,“让我跟你们的机甲师打一场。”
  
  U.
  雷狮是个喜欢“热闹”和“有趣”的人。他当初让佩利进入海盗团就是因为“热闹”,默许帕洛斯这个随时可能携款潜逃跃迁几百光年的家伙进入海盗团,就是因为“有趣”。
  而让安迷修进来,也是隐隐预感到之后的生活会既热闹又有趣。
  “拉斐尔。带他和佩利去模拟室。”
  
   V.
  拉斐尔尽职尽责地履行起他的工作。他出现在门外,领着安迷修和雷狮拐了几个弯,进入模拟室,在里面看到了早就等在那里的佩利和……
  拉斐尔。
  
  W.
  安迷修:……?!

  X.
  佩利身边的拉斐尔对雷狮身边的拉斐尔露齿而笑,“嘿,拉斐尔。”
  “哦,嗨,老兄。”
  “真高兴我们能胜利会师。”
  “是的。我和你一样高兴。”
  安迷修:……?????
  
  Y.
  佩利倒是见怪不怪,问安迷修最常用的机甲型号是什么,安迷修回答是审判之剑。
  “啊,向达摩克利斯文明致敬的旧式型号。”雷狮耸耸肩,问佩利选了什么型号。
  “哈姆雷特。”佩利调整着参数面板和头盔的数值,“你知道的,最新上市,搭载RV模拟……”
  雷狮抬起一只手,示意佩利住嘴。
  
  Z.
  安迷修一直在以一种惊愕又疑惑的目光看着两个正在亲切谈话的拉斐尔,直到其中一个拉斐尔的身影闪了闪,突然叮一声消失了。
  安迷修:……??????

————————————————
……不知道各位猜出拉斐尔的身份没有,其实超级好猜的。
下一章军体拳就又要上线啦。
  
  

是时候让你们看看我最近不更文究竟是干嘛去了……
前天出生的三只崽崽还没名字,眼睛也没睁开。
猫麻麻虚弱得要命,现在天天想着怎么把猫养胖点……
orz第一次在lofter发视频,其实原来用手机拍重点是在小猫那里的,不知为何主体变成了箱子……

【迦周迦】我们的御主是个腐女怎么办④(无差,全程欢脱)

前面几个部分的传送门我会放到评论区哒!

———————————— 
  141.事情的起因一点都不复杂。迦尔纳和阿周那本来明面上暗地里撕得就够多了,这件事情都只是导火索。

  142.阿周那:我作风正直。
  迦尔纳:你在我战车陷入泥泞的时候neng死了我。

  143.阿周那:迦尔纳是我唯一的宿敌。
  迦尔纳:上周追着罗摩打的是谁。

  144.阿周那:我的宝具是神造的兵器。
  迦尔纳:可是你连种火都即死不了。

  145.阿周那:迦尔纳,我们打一架吧。
  迦尔纳:你先看看你的职阶再决定。

  146.……咳,上面的话都是笔者编的,迦尔纳小天使绝对不会这么OOC地去揭人痛脚,更何况还是阿周那。

  147.反正他们就这么打起来了,医生在检测室提心吊胆地看着两波能量,觉得要是炸了,这个房间估摸着要报废。

  148.医生内心纠结了一下,决定把维修的工作丢给达芬奇亲。
  达芬奇:????

  149.但是最后还是迦尔纳抢先一步把阿周那用枪戳了回去,当时情况凶险,阿周那开了技能后NP还差3%就能抢出对兄宝具——破坏神的手影,结果迦尔纳他!他!

  150.暴击了。

  151.阿周那就这么心不甘情不愿地被送了回去。临走前最后看一眼,迦尔纳用以眼杀人瞪完他后,还剩下差不多一半的血量。

  152.这在阿周那和迦尔纳之间不算什么梁子,毕竟迦尔纳身上“战车陷在沼泽地里”的诅咒都还是阿周那给的。

  153.但是吧,本来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两个人,突然低头不见抬头也不见了,怎么说都挺奇怪。

  154.本来这两个人在迦勒底相遇的次数可以说非常多了,一天低头不见抬头见好几次,这回倒是一周都没几次了。

  155.御主都不太清楚到底前段时间他们是故意的,还是现在才是故意的。

  156.玛丽对他们的关系感到很担心,跑去问迦尔纳,你和你弟弟是不是吵架了?
  迦尔纳说没有。

  157.玛丽又问,那么,你为什么不搭理阿周那了呢?
  迦尔纳说,是他不搭理我。

  158.很巧的是,玛丽后来又去问了阿周那,说你为什么不搭理迦尔纳了呢?
  阿周那也回答,是他不搭理我。

  159.玛丽觉得,你们两个应该是串通好了的吧。

  160.御主为了缓和两人之间的关系,好让他们在接下来的活动中吊打BOSS,不得不出了一个下下策。

  161.御主先是计划了接下来的训练日程,把阿周那和迦尔纳安排在了一起,然后去联系阿周那,叫他一定要到。

  162.阿周那的表情很冷漠,问迦尔纳在不在场。
  御主很诚实地说在。
  阿周那:“我目前没有和他并肩作战的欲望。”

  163.御主冷笑一声甩出王牌。
  “你不来我就猥【和】亵【蟹】迦尔纳。”

  164.阿周那想都没想直接答应了。

  165.御主当时就在想,阿周那真是个单纯好骗的人啊,她怎么有胆子去猥【和】亵【蟹】迦尔纳呢。

  166.转念一想,搞不好这是阿周那给自己找的一个借口。
  哎呀,那真是太狡猾了。

  167.总之……迦尔纳和阿周那最后还是在种火本里见面了。两人对视良久,仿佛从彼此的目光中看到了什么苦大仇深或是春风化雨,最后他们彼此都拿着宝具,一言不发地对着种火一顿暴揍。

  168.御主再次感叹,随机种火本真是个好东西。

  169.再一看材料,发现迦尔纳和阿周那差不多可以满破了。

  170.再一看……她和迦勒底里某些十分有创造力的作家们写的阿周那和迦尔纳相关,也摞得挺厚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