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脑子有坑,身体有病,但是身残志坚x专业表演退堂鼓,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我都没怎么抱过它

他们埋过第一只小猫。

它抱回来的时候体弱多病,又得了猫瘟,不久就死了,死在冰柜底下,也许是因为那儿暖和一些。

伯伯把它捡起来,埋在树根那里。

第二只猫是跑走的,我还记得它的样子,白底黄点,模样并不是很贵气,一双眼睛倒是炯炯有神。

不知道是因为吃得不够好,还是什么其他原因,一个晚上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它。

他们说,猫养不熟的,遇见了好事就会离开主人。

伯伯又抱回了第三只小猫。是一只公猫,漂亮的很,粉色的爪子,毛色乌云踏雪,一双眼睛又大又圆。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腿有点短。

伯伯给它的名字跟其他猫的名字一样,都叫“喵崽”。叫它的时候只需要学一声猫叫。

它还是一只小猫的时候就很凶了,不让除了伯伯以外的人抱和摸,靠近了就跑,你向它伸手,它就要挥舞爪子打你。

但是很聪明,知道扑蝴蝶,用一串钥匙晃一晃就能逗着它玩,看着它把爪子伸出来,对悬吊的钥匙扑打。有时候一松手,钥匙到了它手上,就手脚并用一块儿玩,张嘴咬一口。

啊,发现不能吃,松开牙齿,又继续用爪子扒着玩。尾巴一甩一甩。

抓老鼠的天赋就是这样体现出来的。

伯伯很喜欢它,连鱼都给它最大的一条,说,喵崽要长身体。

长身体了腿还是一样地短,我叫它小短腿。

后来它经历了凶巴巴的青春期,成年之后终于有了一点黏人的意识,偶尔在楼梯口狭路相逢,它会蹭过来绕你的小腿,毛茸茸的尾巴扫过来。小扇子一样。

这个时候可以蹲下来摸它了,只是不能抱。它一直不喜欢别人抱它。

所以我没怎么抱过它,跟它玩的时候只折一根楼顶长出来的藤条,晃过来——晃过去。

它的眼睛先会跟着藤条的顶端动,然后是脑袋,最后伸出白白的爪子去抓藤条上的叶子。

它已经稳重很多了,不会追着藤条扑,有时候甚至像是给你个面子才跟你玩,意思意思抬爪子抓几下。

“诶,你别这么懒嘛。”

所以,我没有怎么抱过它。

但是我很喜欢它,不像其他人把猫一视同仁,都叫做“喵崽”一样的喜欢,我只叫它小短腿。

我很喜欢它,也经常同其他人提起,带一点炫耀或者赞许的口吻。

“是超级会抓老鼠的猫!”“声音细细软软的,特别娇气”“还会蹲在家门口帮你看家”“听得出脚步声的,我回家了它就喵喵叫着过来接我”

是真的呀,蹲在我家的鞋架上,陌生人来了还要一脸警惕。

是真的呀,只要我一回家,它就会一路跑下楼,再跟着我一路跑上楼,到家门口。

“只是不怎么愿意让人抱”

小短腿是他们埋的最后一只猫。有人说,看到它被陌生人喂了香肠。没过一天,它就死在了家门口。

是被毒死的,发现时已经不行了,四肢僵硬,口吐白沫,叫都叫不出来。

得知死讯就是在昨天,2018年7月10日,两个小时二十七分钟之前,给家里打电话时问了猫的情况,才有人告诉我,它已经结束了人间的旅程。

长辈对猫都有些偏见,觉得养不熟,迟早都要出事,我也不好表现得太难过。

只是那一只小短腿没了。

我在如今的深夜意识到了这一点,猝不及防地眼眶一酸,立刻要哭出声来,可是周围是舍友们清浅的呼吸声。

眼泪是何等于事无补。

可我都没有好好地抱一次它。

【卡雷】红灯行③(通灵师卡X魔术师雷)

简短的摸鱼。是两位小时候的事情。
熬夜复习到胸痛,真要放开手写东西还是要等考完试……

————————————
卡米尔又做梦了,他在梦中睁眼,无边的黑暗翻着波涛从他身边流过。

这是一个多么、多么空荡荡的地方啊,没有上,没有下,也没有前,没有后,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这黑暗中漂浮还是下沉。

他睁着眼睛在黑暗中等待了许久,终于有声音传来——
“卡米尔。”

与声音一同到来的是光。

“卡米尔,你在发什么呆?”

卡米尔才下意识地做了一个撑起身子的动作,发现自己正坐在“家里”。

漂浮的灰尘都可以凝固的地方。

周围的人都有一张隐藏在阴影里的脸,只有雷狮的脸迎着光。

五官深邃又锋利,在昏暗的室内也看得真切。

“快别发呆,大家都在看着你。”

那双漂亮的眼睛微微弯起来,是带着些许笑意的。
“噢,好……”

卡米尔正准备坐正,坐着的椅子便化为空气,凝结的尘埃流动起来,阳光照进视线里。

身子往下重重一跌,再回神时自己已经在周围都是花草的地面上了,身下一片不应该出现的碎石子。

看一眼自己的手,骨骼小了一圈,皮肉很嫩。细小的伤口后知后觉,血液往外渗进掌心纹路。

手臂被人拽住拉起,又是那汪干净的紫色。

“受伤了吗?”

卡米尔摇头。

周围传来刺耳的笑声,“雷狮!你当心点,被私生子碰过的地方会烂掉!”

手臂上的拉力没有停住,直到把卡米尔从地上拉起来站稳,雷狮才似笑非笑地回头对那些大笑的人说:“我的医生说,我最近得了一种奇怪的眼疾,被我看到的人眼睛会觉得痛。”

他们笑得更大声,“你骗人!我现在还好好的呢!”

雷狮摊了摊手,“我现在也没烂掉。”

卡米尔说不出话,只能拉着雷狮的手,一点一点地收紧指间的力度。

雷狮回过头。

他问,你恨他们么?

卡米尔摇摇头,又点点头。

“我也是。”

就是在此时,黑暗又重新降临了,这个时候的黑暗有了形状,像一只稳稳托着他的手。

黑暗问,你喜欢他,是么?

卡米尔摇了摇头。

“你爱他。”黑暗的声音听不出性别,听不出情绪,音量轻得不仔细注意就要消散,“这是何等低贱,何等卑微的爱啊。”

卡米尔抿着唇,等待这个梦醒来。

他终于醒过来时,面前除了雷狮的脸以外还有一张脸,苍白无比,头上还有个巨大的坑。

五官都位移了,谁也不服谁的那种。

卡米尔跟那双充血的眼睛对视了半秒,见怪不怪地先念出一句冗长又复杂、 语调诡异到几乎不是人类能够说出来的咒语,最后说,“小姐,您好,您知不知道怎么把自己变成死之前的样子?”

女鬼摇了摇头。

“我来帮您。”卡米尔于是又念了一句稍短的咒语,面前苍白又狰狞着脸的女鬼五官开始缓慢挪动,血液回到身上的伤口,头发整齐地披在肩膀处,变回了原本干净的样子。

不难看出是坠楼死亡的。

“……为什么来这里?”卡米尔又问。

女鬼咧开嘴,嘿嘿嘿笑了一声,“你很帅。”

“……“卡米尔沉默了半天,憋出一句,“您过奖。”

女鬼又转过头,看着雷狮熟睡的脸庞,一脸认真“他也很帅。”

“嗯。”

“所以你们两个很般配。”女鬼再次咧开嘴,“嘿嘿嘿。”

卡米尔:“……”

“他对我挺好的。”女鬼似乎受不了安静,想了想就再次开口,“……但是我死不是因为他。您可以看到我,不知道能不能理解我的理由……”她说到这里,就有些踌躇了。

卡米尔的直觉告诉她,她写遗书费了很大力气才编排出一个像样的理由,于是示意她继续说。

“我只是不想活了。”

眼眸一动,女鬼知道他理解了,就又把话题转回去,“所以,你们做过了吗?”

卡米尔:“……”

他最后试图转开话题,“……你为什么不进入轮回?”

女鬼眨了眨眼睛一脸疑惑,“我找不到路去轮回。”

最后卡米尔询问女鬼知不知道最近十字街那里发生的案子,女鬼回答了当天看到的情况,卡米尔拿过床角的便签纸,慢慢折了一只纸鹤。

是一只很普通的纸鹤,因为一开始没有撕好正方形的关系,它甚至有些歪斜。

但卡米尔轻轻一吹,它便展开纸质的翅膀飞向虚空——
“请您跟着它,它会带您回归正轨。”

女鬼的表情有点遗憾,“可我还没看你们为爱鼓掌呢。”

卡米尔猛地被呛了一下,“请您跟上它。”

女鬼跟着纸鹤消失后,卡米尔才迟迟反应过来,这里是他的床,本来应该睡在自己对面的雷狮正躺在他床上呼呼大睡,现在眼睫颤了颤,喉间模模糊糊地轻哼一声,才有点醒过来的意思。

“……大哥?你怎么……”

雷狮听到卡米尔自言自语了一会儿,才从睡梦中刚刚回神,迷糊地“嗯”了一声。

卡米尔只能给他拉好滑落到腰间的毯子,“怎么睡到我床上了?”

雷狮揉了揉眼睛,抬手把被子拉过头顶,语气隔了被子也听不出喜怒哀乐,“……不行么?”

卡米尔只好又坐到他身边,腰身正挨着他的腰身,垂头看着那一团有点轮廓的被子,“……当然行。”

他听到雷狮轻笑一声,被子滑落下去些许,露出藏在凌乱发丝间的脸。

从高挺的鼻梁到微张的双唇。

果然仅凭外貌就能轰动全城了,更何况还能从手指上变出那么绚烂的魔术。

那一瞬间,他有想亲吻他的冲动。

但也仅仅是一时冲动,卡米尔小声说了句“大哥,我去做早餐”就准备离开房间,拉开门之前听到一句“我要吃煎蛋”。

“好。”卡米尔应下来,“也请大哥准备起床。”

“如果我不呢?”

“那我就要强吻你了。”

“……嗤。”雷狮的笑声这回清晰不少,“坐以待之。”

因为最近青某的lof有点抽,开评论的时候永远在卡。
每次看着那个“L”转啊转,总是提心吊胆会有“写得好垃圾”的这种情况出现……

……实际上真是谢谢大家喜欢了orz

【邱郑】夏往③

迟来的夏至篇。
反正lof改版面之后我这种题材肯定就没人看了,放飞自我写甜饼~( ̄▽ ̄~)~
青灯璃内心OS: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滚床单啊!!!!
————————————————————

54.
郑居和每日除了日常课业、管理纳穗之外,便是看书,偶尔也有小师弟无聊了往他那边跑,一日邱居新还未走进长生殿,便听到一位师弟在与他论道。

“大师兄,我近日总与一魔教中人产生摩擦,那人锋芒太盛,杀人如麻,还欲与我比一高下,何如?”

郑居和微微一顿,声音依旧是不紧不慢,茶杯磕碰在桌子上,有水声缓慢注入,“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

师弟沉默良久,是有所悟。

“大师兄真好啊。”小师弟起身离开前笑笑,语气带着些许如释重负的轻松。

郑居和垂着眸,一边清点手中的兵器图纸,声音温缓,“哎,哪儿有的事。”

小师弟笑着又凑近了,“大师兄,什么味道?好香。”

“就数你鼻子最灵。”郑居和的声音带了明显的笑意,“可别偷吃。”

邱居新一直等到那个小师弟离开才走进长生殿。
刚跨过门槛呢。

“居新?”郑居和见他来了,似乎是收起了什么东西,笑笑示意桌边位子,“来得正好,喝茶么?”

邱居新摇摇头,“……居和,过来。”

55.
郑居和也不知道他究竟想做什么,乖乖起身走过去,“嗯?”

邱居新伸出手,揽着他的腰把他往怀里带。一言不发。
郑居和隐约能知道邱居新是有那么一丝丝不高兴,又不知道是为什么,只能抬手一下一下地拍抚他后背“哎,居新。”

邱居新依旧一言不发,只用下颌蹭了蹭他肩膀表示听到。

“居新?”

“嗯。”

“居新——”郑居和无可奈何地弯起眼睛,声音拉长了些。

邱居新依旧不说话,在殿内环视一周也找不到蛛丝马迹,只觉得确实有什么食物的香味。

他想不出个所以然,过了一阵才小声开口,“……大师兄真好。”

郑居和这下便明了,哭笑不得地偏头碰了一下他脸颊,“……大师兄当对人一视同仁地好。”

56.
邱居新当真不知自己在不满些什么,大师兄过去就是这般了,年少时就是这般了,还小的时候——他没见过大师兄的小时候,但也一定是个和气温柔的好孩子。

在这么长远的过去就是这般,平和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让人动心了。

——他的郑居和。

“啪”。桌上烛花爆出一朵,邱居新猛地回神。

过去就是这般的是什么,现在依旧这般的是什么?

邱居新撑着额头,想不出什么所以然,索性背起剑匣准备出门。

窗外已染透无边夜色,一钩残月上挂几点星。

轻缓的脚步声渐近,门上有人屈指轻叩。

“居新?”

57.
郑居和便这么带着模糊的月色和夏日不甚凉快的风露进了屋,手上拎着个泛着些微光泽的木质食盒,眉目间依旧是那般柔和笑意,“夏至了。”

“……嗯?”邱居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眨了眨眼睛不解地看过去。顺手又把剑匣解下来放回去。

“冬至饺子夏至面。”郑居和将食盒在桌上打开,藏得很好的高汤的香气便飘飘散散地溢出来,“我向一个故人要了汤底食谱,愿意赏脸尝尝么?”

两只白瓷碗,汤水清澈,面条细软,青菜在碗边翠绿的一排。

还有一小碟他挺喜欢的芙蓉蛋。

邱居新这才明了,“噢”一声,赶忙去接郑居和递过来的筷子。

58.

——还是不一样的。

邱居新夹起面条尝了一口,郑居和在做这般事情上面似乎总是有天赋,抄经书属他的字迹最干净工整,背书时属他最不紧不慢毫无错漏,纳穗库房也是从未出过一笔差错,现下又知道,连做饭也是。

“……怎么知道的?”邱居新抬起眼睛,有些好奇地问。

郑居和也知道他在问什么,“居新,记得你初来武当,第一次跟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么?”

邱居新一愣,只记得他那个时候还不似现在这般寡言,当时……

“当时你每道菜都夹了一筷子,只有芙蓉蛋你多要了几勺。”郑居和弯起眼睛,“……啊,居新当时还是个……糯米团子呢。”

连邱居新自己都不记得,他从来不是会说自己乐意吃什么给别人添麻烦的性格,实际上要他说自己喜欢吃什么,他可能还会沉默很久。

但是郑居和记住了。
  

59.

邱居新不说话,郑居和也不再多提,房间内便只有碗筷碰撞的声音。

“……为什么会记得?”邱居新开口问,看着郑居和夹面条的动作一顿,眨眨眼睛好奇地又看过去。

郑居和弯起眼睛,“……很奇怪么?”

邱居新沉默半晌,“毕竟……很久以前。”

“不只是那次。我总会记得,你喜欢多要点芙蓉蛋的。”郑居和的声音里带着一如既往的柔和笑意,又似乎有何处不太一样。

邱居新听出了些什么,心情莫名地雀跃起来。

60.
也许哪怕是再过一个夏至,两个白露,三个立冬,四个芒种,邱居新也还会记得夏夜虫鸣,熏风习习中有人拎着食盒叩开他的房门,眉间温和的笑意春风化雨。

邱居新舀空碟子里的芙蓉蛋,忽地冒出一句,“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

郑居和似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眨眨眼睛看过去。

“……第一次读到这句,就觉得很适合你。”邱居新同他解释。

郑居和便弯起眼睛,“千二百轻鸾,春衫瘦著宽。倚风行稍急,含雪语应寒。 ”看着邱居新投过来不解的眼神,便笑笑接下一句,“带火遗金斗,兼珠碎玉盘。河阳看花过,曾不问潘安。 ”

“……师兄过誉了。没有这么好看。”邱居新听到“潘安”二字才反应过来,目光一动,缓慢凑近,“……居和师兄。”

“当然有这么好看。”郑居和笑笑地也不躲,伸手轻抚那剑也似的眉,“……唔?”

“……耳朵红了。”邱居新偏头,握住他的手腕用唇轻轻蹭过。

郑居和有些意外地笑起来,不动声色地任了邱居新的触碰,“……是居新的错觉。”

邱居新又凑近了些,衣衫与衣衫交叠,唇与唇相贴的一个亲吻。

“现在更红了。”

——不一样的,现在是他的郑居和。

我笔下的秩序善良郑居和没被官方打脸!!!!!
写他妈的!!!!!

【青灯璃】【理智-100】

但是心好痛啊orz
虽然不知道沧海到底什么秘法才能在救人的时候顺便把人搞到人格分裂。
心疼郑居和。

当武当F5拍了短视频……(沙雕向)

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世界观和背景了。脑子一抽的纯娱乐向。

其实是被舍友刷抖音刷烦了……

内容非常十分无比超级螺旋爆炸阿姆斯特朗沙雕!!!请不要在睡前看!会波动的!!!

40分钟纯搞笑产物!!!大家凑合看!!!!

————————————————————————————

萧居棠拿着手机凑过来,“哎,蔡师兄,蔡师兄!”
蔡居诚皱着眉头:“干什么?!”
萧居棠:“薛师叔说用这个东西拍点短视频能提升我们武当派的人气!”
蔡居诚:“……无聊,这种事情找宋居亦去。”
“……”
蔡居诚顿了顿又问:“怎么拍?”
于是萧居棠随便给他蔡师兄看了一些短视频,什么“我们一起学猫叫”“我应在江湖悠悠”“等不到双子座流星雨”……
蔡居诚拿了桌上的剑匣就要走。
萧居棠好说歹说把他拉了回来,“蔡师兄!你真的不拍吗!你就算对着镜头笑一笑我们都会涨粉的!会有大把迷妹倒贴你的!”
蔡居诚冷哼一声, “我蔡居诚绝无可能做那些卖笑拍马之事!”
结果他听到了一声提示音。
萧居棠已经把视频投出去了。

后来萧居棠被蔡居诚罚背诗三首,站着在门口迎着烈烈骄阳背,迎着大地炎热炙烤背,迎着女香客们“啊小道长好萌啊好萌啊”的眼神背。
萧居棠觉得最后一条尤其让人受不了。

萧居棠觉得蔡居诚师兄太危险了,于是去找了邱居新。
他这次学乖了,开着自拍的视频摄像头就去戳邱居新,“三师兄,来,我给你看个宝贝。”
邱居新迁就着萧居棠的身高蹲下来看手机屏幕,正看到自己的帅脸,疑惑地眨了眨眼睛,“……嗯?”
萧居棠灵机一动,此时他全身的求生血液涌上大脑!他觉得灵台清澈无比明透!他横扫饥饿做回自己!(????)——“三师兄就是我们武当上下全门派的宝贝呀!”
邱居新不明就里,点了点头,“嗯。”
萧居棠原以为自己逃过一劫,结果邱居新下一句话就来了,“今天课业如何了?”
萧居棠刚刚背完诗就再遭当头一棒,他心想,好,我这就滚。
在离开太和桥的时候,萧居棠觉得他的背影像一只委屈的米老鼠。

他觉得现在武当门派物欲横流人心冷漠(???)只有大师兄怀里才有一丝温暖,于是他果断哒哒哒哒跑长生殿找郑居和去了。
郑居和身上有个buff叫“连万圣阁来的刺客都能在他那里坐下好好说话”,所以萧居棠说明来意后,郑居和只是笑笑地点头表示明白了。
萧居棠泪流满面。
他大师兄真好。
郑居和想了想,对着镜头表演了一套行云流水的茶艺。
你们要知道,郑居和是何等地眉目温柔面若冠玉目含星辰,再加上长生殿点的袅袅香炉,唇角的那一抹浅笑,他整个人在视频(的磨皮瘦脸美白的镜头特效)中升华了!他就是一个谪仙人!
“在下献丑。还请各位香客今后多多关照江湖上的武当弟子。”
萧居棠简直要被感动到哭了,他大师兄果然还是大师兄!无比熟练啊!

在郑居和那里取得了成功后,萧居棠终于要挑战宋居亦了。
其实按道理来说宋居亦是最好摆平的,为什么萧居棠要把他放在后面呢?
因为萧居棠觉得,在宋居亦那里,有时候受伤的总是自己。
小宋道长对萧居棠的提议表示十分赞同,接过了萧居棠的手机,说,既然是薛师叔的决定,你说我们……
萧居棠提心吊胆地等着宋居亦的下文。
——“我们不如去找掌门来录吧!!!”
萧居棠两眼一黑,觉得他今天就不该来。
最后宋居亦还是坐下来拉着萧居棠思考录什么。
“录今天掌门不在家?”
萧居棠说:“我怕我们把房门和衣柜门拉坏了。”
“我们一起学猫叫?”
“我觉得我可以卖萌,师兄你也一把年纪了……”
宋居亦想了想,说,我们为什么要学猫叫啊?武当门派里最多的不是乌鸦和鹤吗?
萧居棠眼睛一亮,“好主意啊师兄!”
于是武当小道长和非著名闲人就开始思考鹤到底怎么叫。
宋居亦吸起脸颊,圆成金鱼嘴的双唇发出一声凄厉的长鸣。
萧居棠摇摇头,觉得不OK。
萧居棠大张着嘴,气沉丹田,声带发音,“啊——”
宋居亦说,你这是尖叫的土拨鼠。
最后思考不出个所以然,两人一致决定学乌鸦叫。
于是当天某视频软件荣登榜首的小视频就是一段轻快的背景音乐,之后武当的两个师兄就对着镜头。
萧居棠:“我们一起学乌鸦叫”
宋居亦:“一起——”
萧居棠、宋居亦:“啊!啊!啊!”
而那条视频下,赞数最高的评论是一个云雾和白鹤头像,ID是“大道无情”的——
“你们两个这样和土拨鼠有什么区别。”

萧居棠面如死灰,“我觉得这条评论是掌门义父发的。”
宋居亦看着赞数,“我觉得这么多赞数很有可能是大师兄掏钱在淘宝买来刷上去的。”
萧居棠想了想说:“不如我们拍点正经读书练功的短视频吧。”
宋居亦面露难色:“你觉得他们会接受这个设定吗?”
萧居棠一阵沉默;“……好像不会。”
“那算了。”

那段时间,宋居亦都不敢去金顶,哪怕各门派弟子已经在萧疏寒面前用一级百炼炉摆出了个什么火阵上演每日碳烤武当掌门,他也不敢去看热闹了。

叮咚。
萧居棠发现那条视频下面又有一条新回复。
“两个逆徒。”
萧居棠觉得,他还是两腿一蹬吧。

————————————————————————————

有几个小细节是用了之前写的邱郑短篇!没看过也不影响哒!

【卡雷】红灯行(通灵师卡米尔x魔术师雷)

这一部分的卡米尔还没有表现出通灵能力,实际上后面就是关于他的剧情了,时间太紧只打了个大纲没能细写……
有没有人猜一下卡米尔究竟怎么通灵呀(没有人猜的好吗!)

——————————————————

雷狮的手受伤后就挺少再上舞台,没事就去街头表演几个小魔术赚小费,卡米尔最近没有接到什么任务,也都跟着。

过去一起表演街头艺术的同行看见了,笑着问雷狮,带着助理来的?

那人染着一头白发,扎成一束一束的小辫子,平时表演水晶球。据说有时候作为助兴节目,还会表演单口相声。

雷狮看了一眼卡米尔,点头。

“雷总挺享受的啊?”帕洛斯笑着颔首示意,“有事助理干,没事干助理——”

雷狮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颗话梅塞到他嘴里,“帕洛斯,嘴巴放干净点。”

帕洛斯眯起眼睛,“原来你们不是这种关系?”

“关你什么事。你再多嘴——”雷狮猛地张口,从嘴里吐出整整齐齐的一副扑克牌,“我过会儿就让你嘴里也冒出这东西。”

帕洛斯丝毫不害怕,“……But I want to s**k your ……huh?”

雷狮正想接着怼他,却被卡米尔拉住手腕拽走。

帕洛斯看着两人远去,饶有兴趣地挑眉,“……原来是有事助理干,没事助理干啊?”

卡米尔拉着雷狮从街的这头一路走到那头,一路上还撞了几个人的肩膀,才松开雷狮的手。

雷狮笑着反握住他的手腕,举到自己跟前晃晃,“……吃醋了?”

“……我没有。”卡米尔轻咳一声,抬起另一只手的手背蹭了蹭自己的鼻尖。

雷狮似笑非笑地眯起眼睛,“……是么?”

卡米尔话锋一转,“……他身后有混沌的能量,与大哥的光不相符。还是离他远一点为好……”

雷狮的表情不变,依旧没有把手松开。

卡米尔最终败下阵来,“……大哥,我在警惕。”

“不想让我和他亲近么?”

“…不知道,我有些慌乱。或者说……他的眼光有些……”卡米尔斟酌半天词汇。

雷狮不慌不忙地等着他斟酌,最后卡米尔才小声地憋出两个字,“……超前。”

“嗤……”雷狮忍不住笑出声来。

“大哥……”卡米尔还要左右观察行人的眼光,最后才无奈地垂下头,“……我承认,我刚才的确在撒谎。”

雷狮眼中的笑意不减,捏着卡米尔的手腕往自己这里一带,“……那你想不想让那件事变成真的?”

卡米尔只觉得耳朵从听到那句话开始就在发烫,一路从耳根烫到脸颊,“大哥……?”

雷狮倒是百无禁忌,温热的吐息呵在卡米尔耳边,“有事助理干,没事……助理干?”

卡米尔僵硬着身体不敢接话。

雷狮笑得更放肆,“帕洛斯可不相信我们没进行到那一步。”

卡米尔沉默良久总算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略有些艰难地偏头咳了一声来掩饰耳根的热度,小声说了句什么。

“嗯?”雷狮应了一声表示没听清楚。

“……我怕你被弄坏,大哥。”卡米尔略略抬高了一些声音,竭力克制在两个人都刚好听清楚的范围内。

这回轮到雷狮哑口无言。

卡米尔略略斟酌了一下语句,凑上去半步,手环上雷狮的脖颈,把他的身子拉低,“……大哥,你明明知道我在渴求你。”

“……哦?”

——“他”也在鼓动着、怂恿我亵渎。

——渎我的天神。

卡米尔一旦闭上眼睛,就能听见体内寄宿着的灵魂在唆使,在诱导——

占有他。冒犯他。侵害他。给他打上自己的标记。

亵渎他。

——“不。”

那个灵体却不以为然,在无数个黑暗中、梦境里安静地看着他,“你的本能不就在说,你想那样做吗?你的天神难道不是他吗?”

卡米尔无法反驳。

【邱郑】夏往②

求生欲使我摸鱼……
决赛拿了第一!!!!看到这句话了没有!!!快点恭喜我啦!!!!!QAQ

————————————————————
48.
入夏以来日头便毒,每年都有不少武当弟子因为炎炎烈日而中暑,郑居和一如既往地配了些药丸,溶水服用便能缓解症状。什么药拿多少,如何配比都有精细讲究。

郑居和因着这事已经忙了好些天,师弟们来纳穗时大老远便闻到扑鼻的药味,推门进去,他们的大师兄正磨药呢。 一点一点调好比例,搓成药丸。与师弟们的闲谈也多围绕中暑后如何处理,药应该带着多少。

邱居新每日练功过后便去长生殿边上听着,或直接进去坐在里面,在安神香缭绕的紫烟里看着郑居和。

低垂着眼睫,深色专注。

邱居新不知不觉便会看出神。

49.

“居新?”倒是郑居和察觉到他的目光,停了手中的动作,低声唤他,“我的脸上是不是沾了什么?”

邱居新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伸过手去,按了按他时常含着笑意的眼角,“……嗯。”

郑居和也没有多想,道了谢后便继续配药。

于是前来纳穗的小师弟们口耳相传,郑师兄好生厉害,连那武当山三大冰块脸之一的邱师兄对着他,表情都十分温柔。

“不得了不得了。”萧居棠明显是要搞事,一脸神秘,“我三师兄看大师兄的眼神,像……像花前月下的公子哥儿看他心仪的姑娘。”

宋居亦表示不服,“我觉得那是说饿又不饿的人看着自己想吃的菜。”

萧居棠冷哼一声,“就是这样你才写不了话本子!”

50.

这点流言还未传到邱居新的耳朵里,郑居和处理完了药正清查库房,邱居新的视线便毫不遮掩地落在他身上。

眉眼温和,睫毛纤长,许是常年面上都是温温和和的笑,五官越看越像用温润的玉雕琢出,一丝一毫的锋利都见不得。

和他的话,他的人一般。

再往下些,长期坐守长生殿的人皮肤总是见不太到阳光,脖颈处一片温润的白,和光袍的领口又深,毫不费力地看到胸前肌肤。

依旧是一片温润的白。

再往下,习武之人的腰身总是柔韧,能轻而易举地……
“居新?”却听闻郑居和开口了,柔和的目光隔着兵器图谱看过来,“……怎么一直盯着我看?”

邱居新老实得很,把眼神收回去,起身走到郑居和身边。

51.

“嗯?”

郑居和知道他的话向来不多,只是笑笑地等他下一步的动作。

邱居新挨过去,动作轻手轻脚又不容抗拒,下巴蹭上他的颈窝,手环住那柔韧的腰身后慢慢收紧。

郑居和不慌不忙,任由他抱,点好了这一沓图谱后抬手安抚似的揉过他后脑,“怎么了?”

邱居新的声音闷在他颈间,“……更喜欢了。”

“……哎?”

“就是……更喜欢了。”邱居新从来不说多余的话,这样的姿势微一偏头便能吻到那温润的颈侧,邱居新便那么做了,“……不知为何。”

不知为何心动了,不知为何喜欢了。不知为何更喜欢了。

郑居和的声音依旧不紧不慢,“莫扰你修行便是。”

“嗯。”邱居新乖乖应了一声。

郑居和笑起来,轻拍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臂,“乖。”

邱居新总觉得这声“乖”有那么些许隔应。又说不上哪里隔应。

52.

从外游历回来的小师弟们这段时间讨论起了江南的稻田,说过不了几日稻花开了,清香味道煞是好闻。

萧居棠便闹着也要去看,宋居亦经不住他闹,又不敢找邱居新,就拉着萧居棠跑去长生殿一唱一和说对口相声。

郑居和被闹得无可奈何,翻着历法书查日子,说这会儿稻花只有点小花苞,没什么好看。

萧居棠不听,正撅着嘴再打算闹,邱居新正好跨进长生殿,在两个活宝身后不咸不淡地开口,“我带你们去。”

萧居棠面色一变,连声说着“不不不不不用了三师兄”“怎么好这么麻烦啊哈哈哈哈”就和宋居亦一起抱头鼠窜(?)。

邱居新满脸疑问地看着把历法书放到一边的郑居和。

郑居和笑而不语地看回去,两人就这么对视了一阵,最后郑居和先笑出声。

邱居新不明就里,“……嗯?”

“你吓着他们了。”郑居和勉强收了声音。

邱居新仍旧是一脸不明就里,走到郑居和身边坐下。

郑居和笑笑地伸出手指,按着邱居新的嘴角往上提,“你下次要不要试试这般说话?”

邱居新僵硬着面部肌肉保持这个表情,“……上次就是这个表情,去借武器的时候,把师弟们吓着了。”

郑居和收回手,邱居新放松下来,挺乖地露出一个笑。

“……这样不就很正常了么。”郑居和弯起眼睛。

邱居新抬手也按了按自己的唇角,“嗯。”

53.

郑居和起身把书本放回书架,邱居新的声音冷不防地从他身后传来,“……只在郑师兄面前会这般。”

“哦?”郑居和回过身,依旧笑得温温和和,又似乎带了什么别的神色,“叫我什么?”

邱居新眨了眨眼睛乖乖改口,“居和师兄。”

郑居和刚想说“这还差不多”,邱居新就紧接着来了一句,“居和。”

没等郑居和给出任何反应,邱居新那双眼睛就直直地看过去,声音低沉又诚恳,“……喜欢。”

“……!”郑居和怔愣过后才无奈地弯起眼睛,“我也是。”

邱居新的眼神闪了闪,沉默过后继续追问,“喜欢什么?”

“喜欢居新啊。”郑居和的声音温温的带着笑意,又有了别的什么意味,全天下独一份的意味。

郑居和走近了,俯身与他额头相抵再次重复,“喜欢居新。”

——啪。

有什么火苗在邱居新的脑海里亮起了。

像坠入荒原的星火,风过,不一阵就要烧遍。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用龙傲天套路来写咕哒子的同人怎么样……
名字就老套一点,叫什么xx之xxxxx……
比如逆袭之王者归来?
新生之最强兵器?
魔术协会之混沌恶显现?

……我就想想!!!!我真的不擅长写这种爽文!!!!!

【迦周迦】我们的御主变小了怎么办②

我流爽文,没有逻辑,给下一章做铺垫。
梅林改变战斗体验。
我真的没有在黑帕拉塞尔苏斯……
————————————————

  这次的特异点比较小型,也不像上次有个大boss要开对行星宝具弄死御主,就是圣杯据说在冰川底下。

  信息发送回迦勒底后,工作人员迅速分析了冰川的魔力点。

  “……两个圣杯?”御主坐在阿周那的肩膀上,十分疑惑地歪过头。

  由于喝了返老还童药水,她的声音又嫩又尖,小孩子的反应速度也没有那么快,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哦!这是异常事态啊!”

  虽然是异常事态,不过只要把圣杯回收了,应该就没什么问题。

  “这次的事态进展太过顺利了……”玛修觉得有些不太妙,“我们连这次圣杯召唤出了何方英灵都不知道……”

  御主点点头,“也没发现什么太大的异常事态,果然只是小型特异点吧。”

  阿周那说:“无妨,哪怕是什么难以解决的敌人,只要有我这把神造的弓……等等,迦尔纳,你要做什么?”

  迦尔纳默默举起了枪,说,迦勒底的工作人员既然已经锁定了冰川位置,那就由我的火焰来溶解冰川,把圣杯取出吧。

  “……倒是提前说一下你的计划啊!”阿周那绷不住了,一手扶着自己肩膀上的小团子,一手把玛修拎起来,迅速离开迦尔纳的宝具范围。

  御主现在十分好保护,小小的一个,手臂揽着在怀里就可以了。玛修张开护盾以防迦尔纳那破格的宝具给大家造成什么其他伤害。

  “领悟诸神之王的慈悲吧。”

  “绝灭,即在此一刺。”

  “因陀罗啊,好好看着吧。”

  “彻底燃烧吧——‘日轮啊,顺从死亡’!!”

  御主在玛修的盾后面听到阿周那的喃喃自语,她毕竟是被阿周那抱怀里的,透过胸骨传达的声音更为清晰——

  “真是一如既往地乱来。”

  御主内心:嘿♂嘿♂嘿

  

  小型特异点的冰川瞬间蒸发!

  天地崩裂一般的轰鸣!

  圣杯光芒显现!只等待回收!

  玛修把盾收起时,不由自主地感叹,“真是耀眼的光辉啊。”

  “像太阳一样。”阿周那抱着御主慢慢落回地面,“让人不由得又有了射落的冲动。”

  御主知道这无异于开虐,于是镇定地接了阿周那的话茬,“射落就算了吧,你射♂他我是没有意见的。”

  阿周那:“虽然不知道那个哲学符号是什么意思,不过既然是御主的命令,我可以放过他。”

  此时迦尔纳已经将冰川底下出现的一个圣杯拿到了御主面前,“恕我无能,master,在融化冰川后,只找到了这个。”

  御主表示不要紧,毕竟异常事态又不是第一次遇到。

  经过分析,那个圣杯虽然“看起来”像圣杯,魔力量却只有常规圣杯的一半。

  “那看样子另一半还在这附近……”御主小声分析。

  迦尔纳点点头,又转向阿周那,“阿周那啊,我刚才似乎听到了什么。”

  阿周那不说话。

  “可现在我是枪兵。”迦尔纳满脸无辜地眨眨眼睛,“打你红色伤害的。”

  阿周那忍不住拉起了弓。

  “阿周那,请听我说完。”迦尔纳不为所动,“但是你那把神造的弓,曾经违反规矩杀死我,也是不争的事实。”

  阿周那:“……”

  两人于是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御主觉得,迦尔纳对这件事还是有莫名其妙的自豪感的。

  “……听到了吗!”结果控制中心传来了消息,“冰川下的圣杯其中之一被收回了,但是其中之二侦测到了强大的魔力反应!那应该是吸收了圣杯的英灵!”

  御主有点懵逼,“那个英灵一直被冻在冰川底下吗?!”

  阿周那握紧了弓,迦尔纳再次提枪,两个人的眼睛都看向了同一个地方。

  被融化的冰川中心升起了什么!

  “拿着烧瓶,飘逸的衣摆和长发,哇这个影子该不会又是……”

  “迦勒底的master啊,请不要……阻止我探寻根源……”

  御主崩溃了,“为什么每次黑幕不是你就是凯撒啊!”

  “P”想了想,“……其实也有我们两个都是黑幕的时候。”

  玛修已经立好了盾,“master,请指示!”

  “P”似乎对这种情况十分得心应手,“稍等,我现在已经持有了这个圣杯,只要你们喝下这融化的冰川之水……”

  御主和玛修、阿周那都不由自主地捂住了耳朵。

  迦尔纳倒是没表现出那么大的抵触,于是“P”继续说:“就可以与圣杯同调,抵达根源,实现你们的心愿。”

  迦尔纳认真地跟着他的思路听了半天,最后觉得这个“抵达根源”好像没什么用处,御主又一言不发地给他开了自充和红魔放。御主自己的礼装给所有人加了攻击。

  阿周那见状给自己开了天授的英雄和同款红魔放。

  “P”开始慌了,“等等,你们两位的宝具都是群攻,而我的血量……”

  结果御主把玛修换了下去,让梅林来给迦尔纳上了个挂哔作成。

  “这根本不是战斗……!”

  结果持有圣杯的黑幕又在一瞬间被消灭了。

  圣杯的另一半被顺利回收。

  “……没有魔神柱吗,真是无聊的战斗……”御主伸了个懒腰,“修正开始啦。”

  “迦尔纳啊。”阿周那注意到自己周身的金色光点,不紧不慢地开口,“刚才那位黑幕同你说的条件,你难道不心动吗?”

  “我没有什么想依托圣杯实现的愿望。”迦尔纳淡淡回答。

  阿周那丝毫不意外,在灵子转移开始之前,低声叹息都不会听到。

  ——“的确是你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