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安狐】今时今日你我不死①(不虐不纠结)

写在前面:
一个紧急摸鱼,最近忙着考证,又忙着社团的事情,简直恨不得自己再分裂出一个替身来代我去开会。
嗯……反正突发奇想。就觉得安迷修这种性格挺适合上(划掉)跟鬼狐交朋友……
当我传播邪教吧!
————————————

“Blow a kiss, fire a gun
All we need is somebody to lean on me

When you not strong
And I'll be your friend
I'll help you carry on
For It won't be long
so I'm gonna need somebody to lean on.”

  安迷修最近疯狂地迷恋上了这首歌,无论是快节奏还是歌词中的意境,都非常吸引他。
  对于安迷修来说,到吸引这个境界的歌实在太少了。
  他在开着车去上学时脑海里也一直回响着这样的旋律——当然这是危险操作,要不是安迷修车技了得,他一定不会干这种一边开车一边想东想西的事情。
  安迷修到了年龄就去考取驾照,家人支持,所以十分顺利。每当被问起“为什么这么着急拿驾照”时,安迷修的回答都是“骑士是必须要合法骑着自己的座驾上路的”。
  他的朋友们耸肩表示并不理解。
  至于是不理解骑士,还是不理解合法,只能说两者都有。
  
  而安迷修。说到安迷修。
  他是个颇有名气的反抗校园霸凌的英雄人物,当然私底下必然被无数校园霸凌的施加者警告威胁过无数次。
  没有做得那么过火的,背地里扎小人也无比正常。
  所以说到安迷修,你会得到两种答案,或者是三种。
  第一种是“安迷修真好啊”。
  第二种是“可恶的安迷修”。
  
  鬼狐天冲是第三种,轻描淡写地“哦”一声。
  和他不熟。
  也不能说是不熟,他早年间和安迷修有点微不足道的交集。这种交集的展开很神奇。
  鬼狐天冲是什么人,能够把“钻空子”这门艺术演绎得淋漓尽致的家伙。他当时就在“未成年”的情况下开着机车在街上瞎浪,然后苍天有眼(?)。
  他抛锚了。
  安迷修刚拿到驾照,骑着摩托车追了一个抢包的家伙两条街,把包物归原主后心里正自豪着呢,正好看到路边有个头顶上两个白色大耳朵的家伙蹲下来修车,手上沾了乌黑的机油,眉头紧皱。
  也许是因为名字的关系,安迷修的思路非常清奇,觉得“骑着摩托的家伙也算是骑士”,于是停了车,问他,
  “需要帮忙吗?”
  鬼狐天冲用纸巾蹭了半天手指,点点头。
  后来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先生热心地帮鬼狐天冲修好了机车,两个人互相道谢,分道扬镳。
  不算是什么坏的交集,也不算是什么好的交集。
  日后在学校里见到,鬼狐在楼上看着那四面八方乱翘的头发,碰了碰雷狮,问他,“你兄弟?”
  “……我没有这种兄弟。”
  “那是格瑞的兄弟吗?”
  “好像也不是。”
  “……可是。”鬼狐认真思考起来,“我觉得你们这种发型的家伙总会有交集。”
  雷狮耸耸肩,“那可能在同一家店买过发胶吧。格瑞那款泡沫型的和我的差不多。”
  过了一会儿,雷狮又问他,“你怎么不说嘉德罗斯?”
  “……我直觉他好像和那个小屁孩没什么关系。”
  “不错的直觉,的确没什么关系。”
  “哦。”
  
  而安迷修在人潮中看到那两个醒目的狐耳朵,心里会稍稍松动一下。
  他啊。
  
  有了交集后自然会格外多分去一份注意力,鬼狐得到的消息相对单一,“安迷修今天帮助了谁谁谁”“安迷修今天惹了哪个二世祖”“安迷修今天……”
  安迷修今天,安迷修昨天。
  而安迷修那边的消息则杂了很多,说鬼狐天冲好的有,坏的有,循规蹈矩的有,投机取巧的也有。
  是好是坏,好像没个定数似的。
  那么是好是坏呢,其实本身就不太好定夺。
  安迷修思考时鬼狐天冲正把一小袋一小袋的白色粉末装进袋子里小心封好,售价五元钱一包。
  被某位过激的家伙看见了,他面露震惊,青筋暴起,“鬼狐天冲你居然贩毒?!”
  “海洛因卖这个价,我岂不是亏大了。”鬼狐天冲头上的耳朵抖了抖。
  “那是什么东西!”
  “你去问凯莉吧,她的答案才是你想听的,我也没办法。”
  凯莉于是从椅子上转过身来,“哦,他卖毒品。”
  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变成了“鬼狐天冲卖很便宜的毒品”。
  此话一出,学校轩然大波,十个人里六个人都在骂鬼狐是个小人,应该被抓起来。
  安迷修听到以后很震惊:毒品还有便宜的吗?
  
  所以时间转过几日,上学放学,人潮汹涌,议论的中心从鬼狐天冲转到雷狮,再转到安迷修。
  安迷修这一次把车停在了鬼狐的机车旁边,小心上锁。
  路过小巷时看到那个头上顶着两个白色耳朵的家伙正在从口袋里掏出一包东西,对面的人把钞票交到他手上。
  哇,人赃并获。
  阴暗的小巷里,鬼狐转过那双金黄色的眼睛,“怎么了?你也想来一点?”
  安迷修震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我没想到你居然……”
  “给他人提供便利罢了。”鬼狐的耳朵轻快地抖了抖。
  “可是你……”
  “安迷修。”鬼狐慢慢走向他,“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后来安迷修才明白鬼狐卖的是什么玩意儿。
  他们学校专修体育的多,那些一小包一小包的树脂粉末比滑石粉好用。
  
  ——他还卖什么东西?
  鬼狐自己也没个定论。有市场就有货物,能搞得到,再能够卖出去,从中牟取暴利就行了。
  嗯对,牟取暴利。低价买进高价卖出的奸商行径他做得非常顺手。两角钱的粉末,到了他手里五元钱一小包,一本万利。
  比如校园暗地里的流通货币——香烟,他也总是有本事要到别人没有的,奇货可居么,价格自然水涨船高。
  以上的信息是从莱娜嘴里加了三百层赞美滤镜里得到的。安迷修思前想后,小心翼翼地问她,“……鬼狐该不会还卖枪吧。”
  “不卖。”莱娜回答得半分犹豫都没有。
  “那他一般卖什么?”
  “方便面。”
  “?????”
  
  
  实际上,抛开机车、奸商买卖、作弊、上课玩手机以外,鬼狐的生活就只剩下学习、早操、课后运动,中规中矩得仿佛一个遵守纪律领操行评级奖状一样的好学生。
  安迷修一天路过操场,某某班正在进行课后跑操,领头的是不认识的男生,有个头上顶着两个毛茸茸耳朵的人,跑在队伍最后面。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啊,看那个口型,是不是在懒散地跟着喊口令呢。
  那人的耳朵动了动,抬起眼睛看过来。
  金色。
  安迷修弯起眼睛冲他笑了笑,抬头看一眼,天空边缘正拖着步伐沉向西侧的太阳。
  

是的这里是青灯璃

……臭不要脸地问一下安迷修x鬼狐天冲这对tag到底要怎么打……安狐还是安鬼还是……
我就摸个鱼!!!!不占tag了!!!!

是的,这里是青灯璃

……在父母的支持下换了手机。然后。
我的文档全她妈丢失了。
我需要冷静一下。

阿多飒的肉这么一来简直被我弄得遥遥无期……
还有一些是写了挺多准备发出去结果丢失的……别问我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云备份一排红通通的恢复失败。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的设定什么的全恢复失败……非常可以。
我现在内心十分崩溃,但是我不说。
让我静静,我去写点短篇平复一下心情,之前拖着的我一定会更新,请各位相信我。

几个脑洞。

“……你不是看起来比我还瘦吗,为什么力气打这么多?!”
“可能是因为经常去玩街机吧。”
“……”

“小心点,你是个女孩子,不要老是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你几时有把我当女孩子过?”

“我错了。我为之前说你的那句扑街仔道歉。”
“哦?”
“我应该直接叫你衰仔。”


“莫森我决定了,我以后要成为一个靠才华吃饭的人。”
“你别想不开。”
“跟你一样靠脸吃饭我会饿死的。”
“……”

“我一直以为这是个巨大的机会,起码能让我……”
“够了,我没你这个妹妹。”


“哪里有梦想这一说。”

“其实,很多苦都有人代你承受过了。”

大多数是最近一直在写的校园霸凌主题的脑洞。实际上一直没有写出自己想要的感觉,就没有发出来丢人现眼。
这个主题一直想碰但是不敢碰,毕竟曾经也是受害者。
……又写不出那种黑暗和绝望的万分之一。

【安雷】We're star Pirates!

————【拉斐尔:only~you~~~】————
  A.
  安迷修觉得海盗团去做八卦,足以让香港记者自惭形秽。
  几个小时过去后,在星网终端的Star pirate应用上,安迷修收到了十多条私信。
  
  B.
  帕洛斯首当其冲。用一串红色加粗自动全息投影幼圆体的yoooooooooo刷了安迷修一个终端的屏幕。
  紧接着是佩利的“趁我不在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和一连串“诶你说话啊说话啊”。
  卡米尔则很有个人风格地问了一句“大哥是怎么看的?”
  
  C.
  安迷修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在聊天主页那里冒出了一条动态,来自拉斐尔。
  “放弃吧,论知道真相的程度,你们是比不过我的。”
  安迷修:????
  帕洛斯继续在下面评论:yoooooooo
  这次是花体加粗自带特效,真是6得不行啊。
  
  D.
  雷狮作为雷狮海盗团里最能来事的,此时倒是很安静。
  在船长室里,他和他的蜥蜴宙斯以及拉斐尔,正准备结束一段影像通讯。
  “那么,鬼狐天冲,等待您的答复。”
  
  E.
  影像通讯结束之前,雷狮单手撑着下巴,懒洋洋地抬起眼皮,“等等。”
  “哦?雷狮大人有什么要补充的?”
  雷狮看着影像中的鬼狐天冲——他正在吃东西,因此把面具摘了下来——桌上的食物不算丰盛却绝对精致。真是个讲究生活质量的人。
  雷狮问:“鬼狐,你脸上的擦伤是怎么回事?”
  
  F.
  鬼狐天冲摸了摸他的脸颊,语气圆滑无比,“啊,这是女人的口红。”他似乎觉得这句话说服力不够,于是转过身去,“是吧莱娜?”
  他身边一个红发的女人点了点头。
  
  G.
  雷狮耸了耸肩,说,“那真是恭喜,你不是不近女色的么?”
  鬼狐天冲沉默了一会儿,又没头没脑地说:“没什么不同的。”
  影像通讯被雷狮单方面掐断。
  
  H.
  船长室里有一瞬间的寂静。
  “拉斐尔。”
  “是。”拉斐尔看着他旁边另一个正在用星网终端打字的拉斐尔,点点头应了一声。
  “鬼狐天冲给的买卖,是值得还是不值得?”
  
  I.
  拉斐尔沉默了一瞬,对雷狮微微一鞠躬,“……我只能从大数据上分析。您做这一笔交易,当是百利无一害的。”
  雷狮皱着眉头,“可是他怎么会知道我来到了黑天鹅星系?你觉得‘雷狮是星际闻名的海盗团团长’这一点,足够让他首选我来做交易么?”
  “足够的。”拉斐尔点头,“从大数据来分析,起码没有宇宙飞船在跃迁的速度和精度的综合能力上,比得过雷神号。”
  
  J.
  雷狮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我突然怀念起只有你,而没有雷神号的日子了。”
  拉斐尔耸肩,“这话听起来真是太暧昧了。”
  
  K.
  雷神号改变了航向,开足马力,直直向着黑天鹅星系的其中一个小行星冲了过去。期间的突然加速甚至吓到了宙斯。
  
  L.
  雷狮一出门,发现同样受影响的还有安迷修。拉斐尔招呼都不打的加速让安迷修直接从房间摔了出去。
  
  M.
  两人一个在地上,一个稳稳的站着,面面相觑,雷狮低头看他,他抬头看雷狮,目光交汇。
  透亮的深紫和干净的绿色。
  “only~~~you~~~”
  
  N.
  ……
  对不起放错BGM了。
  
  O.
  雷狮低头看着安迷修,“怎么了,佩利私底下不服找你打架?”
  安迷修很诚实地摇头,“不是。”
  “真是个善良的人。”雷狮耸耸肩,向安迷修伸出手,“换成帕洛斯,他会抓住一切机会诬告佩利的,尤其是在佩利也在场的时候。”
  安迷修纠结了一下,握住雷狮的手,从地上站起来,“那他真不正派。”
  
  
  P.
  雷狮闻言笑出声来,“这艘船上哪里有什么正派的人。”
  他顿了顿,又补充,“除了你,星际警察安迷修。”
  当时两人的目光依旧是交汇的,雷狮的眼睛在灯光下泛出漂亮的紫色。
  ……让人心动。
  安迷修一愣,最后笑着点头。
  “对。”
  
  O.
  他觉得在那一刻,星际海盗雷狮没他说的那么像星际海盗了。
  “保持住你的正派吧。如果你因为我们的影响变得卑劣,我会嘲笑你一辈子。”
  “我不会给你嘲笑的机会的。”最后安迷修听见自己说。
  
  R.
  对话不了了之,拉斐尔是船上的领航员,在船只系统中拥有和雷狮同等的权限,他大概是心情不太好,在船上放起了忧伤的歌。
  既忧伤又浪漫,还是全船公放,女声用缥缈哀怨的声音唱着不太出名的歌。
  ——“在茫茫宇宙中迷路的船只啊,在何时,才能回到星港的怀抱?”
  
  
  S.
  雷狮抬头看着走廊顶端的扬声器,说,这是几百年前的声音了,歌唱的那个人和她的飞船已经永远在宇宙消逝,至今没有被找到。
  安迷修一愣,差点忘了他刚刚才被加速度搞得人仰马翻。
  
  T.
  而拉斐尔在这种事情上永远不会缺席。在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餐厅的全息投影剧场就换成了佩利和安迷修被加速度搞得人仰马翻的画面。
  反复播放,不收观影钱。
  
  U.
  佩利当场差点打翻盘子,帕洛斯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卡米尔倒是憋住了,脸憋得还有点红。
  “拉斐尔你给我记住!!!”佩利站起身,一脚把凳子往后踢去,拍桌大喊。
  头顶的扬声器传来拉斐尔无辜的声音,“是团长允许我播放一些娱乐视频的,如果你有意见……”
  
  V.
  佩利迅速地又坐下了,“我没意见。”
  安迷修沉默地嚼着他自己的那份食物,终于没忍住问旁边的卡米尔,“拉斐尔到底是吃多特殊的东西?”
  卡米尔被噎了一下,抬头看雷狮。
  雷狮抬头看了看卡米尔。
  
  W.
  卡米尔又转了转眼睛。
  雷狮低下头吃饭了。
  卡米尔于是肯定地对安迷修说:“这是飞船最高级机密。”
  安迷修:????
  
  X.
  安迷修突然想起什么,又问卡米尔:“我听佩利说,雷狮是通过考试进的监狱,我由衷地想请教一下哪个星球有这条规定。”
  “你的第三帝国。”雷狮吞下一口肉,把话接了过去。
  安迷修:????什么时候有的这条法律?
  
  Y.
  雷狮淡定地继续说:“我考星陆空多用飞梭船联合太空船驾驶证的时候作弊了。”
  安迷修一脸难以掩饰的震惊。
  雷狮淡定地接着说:“当时简直是一场腥风血雨。最后我锒铛入狱,才保住了拉斐尔。”
  安迷修不知道这件事和拉斐尔有什么关系,但是不由得对雷狮产生了深深的敬佩。
  
  Z.
  安迷修突然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试探着问他,那你最后拿到证书了吗。
  雷狮嗤笑一声,“没有。”
  “也就是说你现在开着雷神号是无证驾驶?!”
  雷狮以一种看傻逼一样的眼神看着他,“谁会问星际海盗要驾驶证?”
  
  
  

补充一下迦周迦段子集的一段。

阿周那:我的弓,可是神造的兵器,其力量强大到甚至可以毁坏魔神柱。
迦尔纳:那为什么你的破坏神之手影是搓螺旋丸。

阿周那:迦尔纳,我们打一架吧。
迦尔纳:你想好了,我是Lancer。

没了。
就不打tag啦,因为迦周迦关注我的看着笑一笑就好~

诸君,其实,我是想开点文的。
但是!!!但是!!!
我的英飒没写。
阿多飒的车没开。
薰飒写了一半不好意思发。
被一些事情搞到差点退了ES,还在慢慢找感觉。
普奥……厨力不足,还要想办法攒。
中国文豪的段子系列我也很久没更……
凹凸……凹凸算了吧,应该没多少人因为凹凸关注我?_(:з」∠)_
段子体真难写,要迅速推进剧情,还要埋伏笔,还得好笑。
车我还真的写腻了……现在越玩越重口,发出来会被封号的吧……

我先说到这里吧,我家猫主子还没喂……

【中国文豪(古人版)】这个文豪有话说①

一次新文体的尝试!还有很多bug请大家原谅!
然后我有必要说明一下。
辛弃疾有妾是真的,盖了好多房子是真的,陈亮死了他哭到崩溃也是真的。(记住这一条!看男儿到死心如铁就是写给陈亮的!历史上的作文素材!)
但是英勇杀敌是真的,不得志也是真的,豪情万丈更是真的。
是不是觉得辛弃疾一下子立体了起来呀☆
————【青灯有约:这个文豪有话说】————
 
  【由于经费不足,没有片头】

  青灯:各位亲爱的可爱的敬爱的观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这里是午夜档节目《这个文豪有话说》,本期节目是第一期!搞不好不会有下一期啦!啊不不不……首期节目,我们请来了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辛先生,他化名稼轩。有请稼轩登场!

  【由于经费不足,只有噔噔噔亮起的七彩灯光,嘉宾出场】

  辛弃疾:……你好像已经把我的身份说出来了。

  青灯:啊哈哈哈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那么请问稼轩先生作为一代豪杰,您有什么需要向观众朋友们倾诉呢?

  辛弃疾:你等等,主持人,请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青灯:好,您请问。

  辛弃疾:你什么时候更中国文豪?

  青灯:……这期节目播出就是更新了嘛!请问稼轩这一次想倾诉什么呢?

  辛弃疾:好,这一次我要说的,就是关于我的词。

  青灯:是的。

  辛弃疾:大家都知道我的词,以豪迈为主,有好几首还是高中生必背,想必大家耳熟能详的都是“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或者“廉颇老矣,尚能饭否”一类。

  青灯:嗯,没错。

  辛弃疾:这就是问题所在!教材里把我的形象设置得非常符号化!好像我整天只会喊打喊杀,我又不是东都哈士奇!

  青灯:您冷静,冷静,要OOC了。您带领着五十人杀进五万大军还活捉叛徒张安国,多厉害呀。大家的确是会有这种印象的。

  辛弃疾:可我也是个活生生的人!我也有正常需求!

  青灯:是的,可以肯定。

  辛弃疾:所以我也是有七情六欲的!在我们那个时代,不仅要有“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也要有“东风夜放花千树”的柔情!

  青灯:没错,稼轩先生如此心细,实在不愧为我们后代的模范!

  辛弃疾:我敢说这些柔婉的词,放到后人眼里,都会让他们觉得是柳永之流所写!真是笑话!不用这些词,我怎么能让那么多女……

  【镜头突然剧烈抖动,黑屏并传来长长的嘀——一声】
  【漫长的黑屏结束后】

  青灯(内心):刚才你说的都是啥子玩意嘛我的MA呀我这节目还做不做了!

  辛弃疾:嗯?主持人你刚才有没有在听?

  青灯:啊有!稼轩可否说一下您过去的有趣经历呢?

  辛弃疾:要说的,之前你说过,带领五十人捉拿张安国。我还追杀过偷了大印的义端,你也知道的,是个和尚,名字听起来也挺异端。在坊间传闻中,他还吓尿了裤子。

  青灯:是的,非常厉害。

  辛弃疾:其次便是我的房产。我造了多处豪华院落,有想穿越去南宋的各位,不妨来我家坐坐……

  青灯:是的,在座有穿越南宋意向的各位,有机会一定要去。

  辛弃疾:当然不值一提的还有我的几个侍妾,其中……

  青灯:啊……那个,稼轩先生功♂夫了得,又写的出“若教眼底无离恨”和“众里寻他千百度”,大家都心知肚明。不妨谈谈您的友人吧?

  辛弃疾:也好!我的友人,首提当然是陈亮!我们的鹅湖之会是彼此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之一,在那十日里,我们促膝长谈,把酒言欢,策马扬鞭,好不快活,可惜只有十天!你知道吗,他走后,我曾追过他,毕竟此时非彼时,不似现在这般可以打电话和视频聊天。真是佳人重约还轻别啊……

  青灯:真是十分感人的友情呢,……诶诶工作人员给他拿包抽纸,什么我们请不起工作人员?那摄像小哥你去……

  辛弃疾:陈亮自是有回应的,他怎么是无情无义之人,说“树犹如此堪重别”!此生得君如此,夫复何求!

  青灯(内心):……这好像已经分明是耽美小说桥段了吧!这段要是不掐掉会不会被文hua局艹啊!

  辛弃疾:只可惜陈亮英年早逝,不仅是我痛失知己,更是南宋的一大损失!

  青灯:是的,陈亮有勇有谋,当年被称作“国士”,是非常……诶稼轩先生您别哭了!后期!后期把这段掐掉!摄像小哥别录了浪费胶卷……

  【场面一片混乱】

  青灯:咳……方才稼轩先生的情绪有些激动,根据史料记载和博客上疯狂转发的《穿越勾引美男指南》等书籍,我们的稼轩先生,在临死之前还高呼“杀贼!杀贼!”实在是不失大将风范!
  纵使他贪赃,他睡了很多个女人,也和他爱国、杀敌勇猛不冲突呀。
  本期节目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我们下期节目……
  ……我的MA呀还有下期吗。
  总之再会!

  【导演:青灯】
  【摄像小哥:???】
  【主持人:青灯】
  【场地维护:青灯】
  【后期剪辑:青灯】
  
  
  其中词出处:
  《贺新郎•把酒长亭说》(这首是辛弃疾写给陈亮哒)《青玉案•元夕》《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鹧鸪天•晚日寒鸦一片愁》《贺新郎•寄辛幼安和见怀韵》(这首是陈亮写给辛弃疾哒)
  
  以下是有写他的情人的……
  《西江月•人道偏宜歌舞》《鹧鸪天•困不成眠奈夜何》
  其实还有挺多的,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有些没有指出女伴姓名的算得上香艳的词,我也没有算进来。
  当然,想看香艳的词还是去找秦观吧。赵鸾鸾也好,就是少了点。
  
好啦!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在纠结是写李清照还是李白……

【安雷】We're star Pirates!④(全程欢脱,不虐不纠结)

搞事的一章。
除了搞事还是搞事。
预警:雷狮看到了安迷修的半棵体。
OK?
right!

————————【雷狮:很旺盛】————————

  A.
  安迷修在海盗团内的第一场战斗就此打响。审判之剑对上哈姆雷特,失落的达摩克利斯文明对上最新的研究成果。
  
  B.
  卡米尔对此颇有研究,向雷狮解释,哈姆雷特型号的机甲杀伤力强,移动方面的优势很大。
  而审判之剑型号的机甲重在灵活和速度。
  雷狮满意地点点头。
  
  C.
  而安迷修也用实际证明了他的选择是正确的。审判之剑如同灵活的软刃,顺利躲闪开哈姆雷特多种多样的重大火力打击。
  而佩利早就玩够,他大笑着释放最后一颗导弹,然后操纵着机甲扑了上去!
  近战!
  
  D.
  两台机甲撞到了一起!模拟投影的效果太过逼真,雷狮甚至看到了碰撞时产生的火花。
  审判之剑的装甲的确是不如哈姆雷特的,可这也正如他的优势一般——轻便,灵活。仿佛在跳优雅的环舞。
  
  E.
  安迷修操纵着他的机甲灵活闪躲拆招,也顺便迎接耳机里佩利对着麦克风兴奋的大叫——
  “嘿,正面上啊!”
  安迷修小声地说,骑士道可不是白白送死。
  
  F.
  此时审判之剑已经找准了哈姆雷特的弱点,对着最脆弱的装甲就是一记重拳!
  随即,笨重的机甲迅速用肘部顶向机甲的发炮装置!
  
  G.
  眼尖的雷狮一眼看破天机:“马步冲拳和弹裆顶肘?”
  在一边的拉斐尔点点头,“的确是军体拳。”
  
  H.
  尽管佩利在闪躲、还击和火力输出方面都已经发挥出了哈姆雷特的最大优势,最后还是难逃被审判之剑击中能量舱,宣告失败的命运。
  继狱老大之后,又一个人被安迷修用军体拳干翻在地。
  
  I.
  雷狮趁机教育卡米尔,“就是如此,如果力量不够,完全可以用速度补上,如果敌人在砍你一刀的同时,你已经连开十枪……”
  卡米尔敬佩地点头。
  
  J.
  安迷修和佩利摘下模拟头套,从各自的操作台上站起,走到房间中间握手。
  “打得不错,近战方面真是一把好手,下次再比过啊。”佩利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
  安迷修谦虚地回答,“不敢当,不敢当,你在火力输出方面有非比常人的精准度,我差点就……”
  两人再次友好握手。
  
  K.
  雷狮觉得这是他们之间友谊进步的一大跨,跨得经典跨得动人跨得荡气回肠。
  
  L.
  从此安迷修确立了在船上机甲师的地位,除了观察培养舱做菜做饭以外,还要接过帕洛斯的重担——
  逗狗。
  佩利:????
  
  M.
  佩利有了固定的陪练对象后,基本上每天都会找安迷修互相切磋。在近身作战方面安迷修有非比寻常的可怕天赋,但是佩利的远程作战则更胜一筹。
  驾驶战斗机对地面进行精确打击,是十分需要天赋的。
  
  N.
  雷狮对此不作表态,他对他的船员和飞船了如指掌,如同一个男孩了解他从小玩闹过的大街小巷,一切都在他的控制范围内。
  
   O.
  这次前往黑天鹅星系的原因在安迷修看来是很神奇的,因为雷狮在船上养的一只宠物蜥蜴在黑天鹅星系的其中一颗行星上做手术。
  手术原因是因为这只蜥蜴把雷狮放在手边的啤酒瓶整个吞下去了。
  
  P.
  在(因为重力网格需要维修的)失重条件下,雷狮喝啤酒也只能憋屈地把酒装在一个小皮球样的容器里,通过一个小口吸进嘴里。所以那只蜥蜴把这么柔软的容器吞进去,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万幸中的不幸,是那个容器的吸嘴是玻璃做的。
  
  O.
  更不幸的是,在前往黑天鹅星系的途中,卡米尔被帕洛斯坑到入狱,雷狮不得不在把蜥蜴丢进宠物医院之后就迅速跃迁去救人,导致他们现在还要折返回去。
  “燃料会不够用的,况且我们还多带了一个人。”雷狮瞟了安迷修一眼。
  
  R.
  安迷修一瞬间觉得雷狮是在针对他。
  拉斐尔轻咳一声,出言表示安慰,“没事的,团长他喜欢针对任何人,除了卡米尔。”
  安迷修点点头似乎真的得到了安慰,却被拉斐尔的下一句话夯回了地里。
  
  S.
  “但团长一般都会对新人好一点,你现在是个记录了。”
  安迷修敏锐地提问,“关于团长怼得最狠的新人的记录?”
  拉斐尔神秘莫测地点点头。
  安迷修一时间不知该做何表情。
  
  T.
  雷狮养的蜥蜴叫宙斯,如同拉斐尔形容的一样,全身漆黑,细长而光滑无鳞,甚至能够在受到威胁时对敌人制造电击,或喷出消化液。
  雷神号上的一行人到达属于黑天鹅星系的巨象星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个祖宗接回来,刚刚做完手术的宙斯精神还不错,见到了雷狮就吐吐信子,盘到了他的手臂上。
  并且眯起眼睛十分不友好地看着安迷修。
  
  U.
  安迷修一头雾水,好嘛,一人一蜥蜴都是这种画风。
  
  V.
  宠物蜥蜴也是海盗团的一员,团员归队了大家都高兴,雷狮宣布大家在这个星球上随意放松一个星期,只要不在犯事的时候被警察逮到。
  于是大家欢呼雀跃地散了,帕洛斯单独行动,佩利勾着卡米尔的肩膀去买衣服,雷狮带着他的宙斯回了船上。
  
  W.
  安迷修无处可去,跟着雷狮一起回了船,还在船上碰见了手拿资料一直喋喋不休着“所有人都出去玩了”“压榨劳动力”的拉斐尔。
  “你为什么不出去放松一下呢?”安迷修询问。
  拉斐尔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把话硬生生地改成了,“我还有大量的维修工作要做!怎么可能去享受生活!”就走了。
  安迷修耸耸肩,准备抓紧时间,到有大浴缸的船舱里泡个热水澡。
  
  X.
  结果事与愿违……也不能说是事与愿违,安迷修的热水澡泡完了,身上洗干净了,正准备围着毛巾出去的时候,雷狮带着他的蜥蜴推门而入。
  安迷修:……?!?!?!
  
  Y.
  雷狮的反应倒是很快,迅速把门关上了,动作麻利语气冷静,“抱歉,我还以为这个时候船上没人。”
  安迷修的内心十分复杂,甚至想泪流满面。
  
  Z.
  不久之后安迷修萎顿地在船上碰见了拉斐尔,精神不振地对他说了“我在洗完澡还没穿衣服的时候被团长看了个精光”的前因后果,拉斐尔点点头,说他已经知道了。
  安迷修说,啊?
  拉斐尔继续点点头,“团长对此的评价只有三个字:很旺盛。”
  安迷修想死的心都有了。
  
  
  
  

说一下关于中国文豪的事情!

是的这里是青灯璃!没想到会因为太久不写中国文豪系列而做噩梦……
梦里我也不知道是谁啦,可能是正式登场都算不上的李煜和庄周,还有一直在OOC的屈原李贺李白杜甫白居易……
(到、到底还有谁不OOC啦(ノ ○ Д ○)ノ)
都在用一双锃光瓦亮的眼睛盯着我QAQ
突然感受到了深深的罪恶感。

因为中国文豪古人版这个系列呢,也是掺和了风桑一脚,我自己都没想到大家会喜欢啦。一开始除了诗句的出处外其他的都是真•瞎编啦。
啊,不过杜甫是李白的小迷弟是真的,李清照喜欢喝酒又好胜是真的,孟郊很能挨饿是真的,嵇康很风雅是真的,阮籍很装逼是真的……
嗯,是真的哟☆
不过还是更喜欢把他们都聚在一起成为朋友,凭借超能力(?)作威作福(????)的样子x因为一定超级随心所欲又好玩的,该多开心啊,李白一定会比喝酒作诗还开心。

接下来有计划写一个如何用文豪们的生平作素材写作文系列,算是助力高考?大概吧。
还有写点小段子接着怼唐抄公抄。
毕竟普通的文字怎么能描绘出他们万分之一的瑰丽人生呢,他们真的都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