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迦周迦】我们的御主是个腐女怎么办①(无差,紧急摸鱼)

一条紧急摸🐠!这对骨科真是太棒了!因为不上床就不分攻受啦,全程娱乐OOC,大家一笑就好~
可能到他们之间的恩怨和羁绊在迦勒底能暂时化解就完结啦。不虐,全程欢脱!

——————————————

  1.阿周那不知道这件事从何说起。
  2.迦尔纳也不知道。
  3.迦尔纳和阿周那是前后脚被召唤出来的,迦尔纳刚刚说完“真名,迦尔纳,请多指教”后,后背就被人用弓戳了一下。
  4.“走开,迦尔纳。servant archer,名为阿周那。master,请尽情使用我吧。”
  5.迦尔纳的内心是黑人问号的。但是鉴于他心目中的黑人要么是杰罗尼莫,要么是阿周那,而他和杰罗尼莫也不熟。所以也可以说,迦尔纳的内心是阿周那问号的。
  6.他们的御主连出两个ssr,还这么处变不惊,面无表情地欢迎他们,看样子有点欧。
  7.后来才发现御主其实是个非洲人,只不过这个时候欧了一把。
  8.迦尔纳看着阿周那,满脸都写着,“我愚蠢的欧豆豆啊。”
  9.阿周那正眼都不甩迦尔纳一下的,拿着大弓走到一边去了。
  10.鉴于御主是个非洲人,阿周那和迦尔纳同时被培养了起来。升级也是一起升。
  11.不过鉴于迦尔纳身为Lancer的诅咒,他的强化大成功和极大成功的概率比阿周那少了一点。所以阿周那比迦尔纳高了那么一两级,率先灵基再临的也是阿周那。
  12.阿周那穿上白衣后对御主说,“非常感谢”。还不咸不淡又愉♂悦地瞟了迦尔纳一眼。
  13.罗摩下意识地就要按住迦尔纳说你别冲动,结果发现迦尔纳不愧是施舍的英雄,完全没什么反应。
  14.“哦,世间也有这样的事。”
  15.他们的御主敏锐地捕捉到了什么,拍了拍迦尔纳的肩膀,“没事,你也快了。”
  16.御主是个非洲人,她的主力只有玛修、罗摩、两仪式(杀阶)、乔尔乔斯和安日天(划掉)安徒生。现在添了阿周那和迦尔纳,勉强才看的过去。也能打打高难度的本了。
  17.上面一条是想说明,所以御主在很多对战的时候都会把阿周那和迦尔纳凑一起。
  18.比如今天这一场,领队就是迦尔纳,二号位阿周那,三号位罗摩。候补都是xjbd,不提也罢。
  19.阿周那的眼神里有那么一丢丢不服气。
  20.御主手气虽不太好,但是眼光很准,于是对阿周那说。
  21.“你叫他一声欧尼酱,队长就是你的。”
  22.阿周那严词拒绝,说天授的英雄怎么能用尊严换取地位。
  23.迦尔纳在一边点头,“是吗,世间也有这样的事。”
  24.阿周那问他是不是想再打一场,毕竟北美神话大陆那一场没有分出个胜负,他也没打过瘾。被迦尔纳严词拒绝。
  25.因为战斗已经开始了。
  26.阿周那把不满化作箭矢,对骷髅兵一阵狂射。
  27.迦尔纳面无表情地以眼杀人去了。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28.战斗结束,全场MVP:罗摩。
  29.罗摩:???道理我都懂,可是对面都是Lancer啊。你们冷静别瞪着我!
  30.阿周那和迦尔纳共同怀疑起了御主是故意的。
  
  31.打够了材料轮到迦尔纳灵基再临,随着材料与灵核同调,迦尔纳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然后!然后!他!他!
  32.爆衣了。
  33.你觉得以上一条不够劲爆吗,那么再补充一条,他在他的欧豆豆面前爆衣了。
  34.御主:卧槽,简直羞耻PLAY。
  35.阿周那不厚道地抽了抽嘴角,像在发自真心地笑。
  36.御主把一切都看在眼里,想着,啊,真他妈苏。这是在对小太阳笑吧。
  37.所以在两个人都一破之后,他们两个之间的互怼终于消停了一些。
  38.实际上是阿周那单方面在怼迦尔纳,所以是阿周那消停了一点。毕竟换了新衣服,弄脏不太好。
  39.迦尔纳是很无所谓的,反正爆衣也在他面前爆了,再破一点也没关系。
  40.御主问阿周那,迦尔纳那种对什么东西都无所谓的态度是不是会特别激怒你啊?
  41.阿周那当时在擦弓,想都没想,“不会啊,他对我有所谓。”
  42.御主内心:卧槽。
  43.为了验证这个看法,御主又跑去问了迦尔纳。
  44.迦尔纳很诚实,点点头说,嗯,我的确对他有所谓。
  45.御主:……麻烦你们快去骨科吧。
  46.他们的御主作为一个伟大的女性,扛得住“医生的身份太可怕了”“两次十连坠机保底是四星礼装简直非到极致”“魔力棱镜还要攒好久才能换礼装”“罗摩天天念叨悉多”,甚至连“清姬要把自己扎上丝带送给她”这种可怕的事情都经历过了,本来,御主认为她会心狠手辣地过完这拯救世界的一生。
  47.但是她还是太年轻了。这场对战boss的战斗,迦尔纳和阿周那先打了起来。
  48.御主惨叫一声,从噩梦中惊醒了……哦,噩梦啊。
  49.结果门外传来了打斗声,他们两个真的打起来了。
  50.“不对……是右边!”“呃……!可恶……”“迦尔纳……”
  51.御主:卧槽?!
  52.御主觉得这冲击太大了,于是她心狠手辣地推开门,发现……
  53.哦,原来是迦尔纳在被阿周那按在地上……别激动,别激动,包扎伤口。
  54.还是听到动静也赶来的罗摩先开的口,“你们大晚上的在干什么?”
  55.阿周那对罗摩这个同为“开技能都要中二地摸一下脸”的家伙还是有点好感的,于是好声好气地解释了迦尔纳训练时受伤,他只是路过帮他包扎一下。
  56.罗摩点头,说道理我都明白,可是医生那里不是有治疗术式的卷轴吗,为什么要用绷带这种落后的医疗方式。
  57.阿周那和(被压在地上的)迦尔纳陷入了沉默。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冬木大桥。
  58.阿周那和(被压在地上的)迦尔纳愣了半天,在御主和罗摩回去后,迦尔纳才难得有点咬牙切齿,“从我身上下去!”
  59这回轮到阿周那处变不惊,把绷带拉紧了打结,说了一句“又不是我想的。”就一脸傲娇(?)地走了。
  60.迦尔纳从地上爬起来,摸着手臂上的绷带,咬牙切齿地也回了房间。

————【TBC】————
都说了全程OOC!无差!我萌这对也不知道是周迦好还是迦周好啊!干脆就无差吧!
  

来自一个五一跑去表演的青灯灯

_(:з」∠)_……如题,所以青潮跳票了……
其实写了挺多的,但是车还没飙完,干脆不发了,我怕你们说我卡h不道德……
我……五一之后还有比赛和一堆任务,总之看情况有时间就写一点有时间就写一点看看能不能尽快凑出来吧……
【手动扶额】
妈的我就不应该接学生会这个烂摊子。

青潮(更新前放的片段)

  阿多尼斯顺着气味一路找到空着的练习室,脚步一顿,转身毫不犹豫地把门推开。
  “阿多尼斯……殿下……”
  他听见他牵挂了如此之久的人喃喃低语。
  ——阿多尼斯殿下。

————————————
不打tag啦。大概五一更新。
手机屏幕不太好使,我又不喜欢在电脑上开车……
因为超耻的啦……
看情况。不想写得长一点就飙完全套,想写得长一点就留着下次开车写。
啊,飒马这样。
真好看。

一个乱七八糟的碎碎念

过两天就会删吧。大概。
身体又开始慢慢变差。比变好的速度快了许多。
这些是不能告诉父母的,自己撑着,谨遵医嘱,总会过去。
也就是身体方面的事情啦,导致心情不好。

凪,我去看过你了。清明节的时候。
你还是那样微笑的样子,真好。
遇到其他人的离去,我会想,如果从来没有认识过他们也挺好。
可是你。
我不后悔认识你。
我至今还记得你教我唱过的歌和写过的字,不过我和你的弟弟没有联系过了,偶尔听其他人提起,才知道他比我还要想你。
那边不冷吧。你存在的地方怎么会冷呢。
想起你的离开,我还是不由自主地觉得难过。即使我清楚你不愿意我难过。
但是怎么可能不哭呢。我们真的一点联系都没有了。你来得太匆忙,离开也是,没有留下任何我能够作为寄托的东西。
如同你的步伐。
他们说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当时我们眼神明透,似乎可以装下整个用苇草编织的世界。
而你眉眼冷冷又目光温柔,
怎么可能不难过。怎么可能不哭。
我明明没有那么多眼泪的。

……让人看笑话了。总之,说说其他的吧。
最近车总有开不动的嫌疑。大概是梗早年间就被我玩烂了,现在写起来就审美疲劳。
ABO发情?写过啊。
QJ?没问题。
下克上?玩腻了。
受方变装?写了好多次。
熟悉到大脑自成一套,下笔时就会觉得干涩,因为实在没什么兴致勃勃的心情。
所以也就那么卡着了。
幸好不是因为不够喜欢。
阿多飒是喜欢的,薰飒是喜欢的,好茶是喜欢的,普奥是喜欢的,黑白澳是喜欢的。
都是喜欢的,还有力气去喜欢。
还是要提起精神呀,毕竟我在普奥飙的车,因为飒马而关注我的小天使们还没看过呢。【budui】
而且飒马一哭,我就硬。【nibizui】

以及最近“可能不撸出第一part我就更不了其他文”的《旅程朝露暮霭》。讲的是一个精灵的故事。
无比精致和美丽,却病态到无法被拯救,一生的愿望是“请给我永恒的孤独。”
……其实主角纠结了好久,在死灵术士和精灵里,最后选了精灵。
要有温暖的金发,要苍白,要温柔,要救不了任何人,也不被任何人所救。
这样的精灵。如同朝露暮霭,一触即散,步履匆匆。
如果笔调足够温柔,会不会有人看呢?
我笔下的这位精灵,茵拂蒙亚•艾维利恩,流浪时自称德安格罗•奥兰彻•诺斯托伽。
关于他的一生。

中国文豪古人版——当文豪们变成了从者

  一个脑子有毛病的产物。
  第一批是李白杜甫李清照辛弃疾和苏轼阮籍嵇康。
  可能没有第二批……我脑子这会儿有毛病就够了……
  以上人物稀有度全为SSR。别问了。
  李白让我很苦恼,可能会有剑阶李白杀阶李白术阶李白弓阶李白……
  辛弃疾也是。狂阶辛弃疾剑阶辛弃疾弓阶辛弃疾……
【重点:本意是让没有中高考的同学记一下诗句的出处!这些诗句都可以拿来装X!好用就是一句话!】
——————————————————
  
  
  人物:李白
  职阶:assassin
  技能1:侠客行 A(解除敌方一人增益状态)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技能2:月下独酌 B(赋予自身回避状态 1回合,提升自身quick指令卡性能)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技能3:行路难 A-(大量获得暴击星)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宝具:静夜思
  宝具种类:对人宝具
  对指定目标发动强大的多段攻击,并附加状态【思乡】(防御力,异常状态抗性下降三回合)附加中概率即死状态。
  从者简介:狂放的assassin,纵酒长歌,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是赫赫有名的大诗人,也许作为assassin,更适合作为其他职阶的从者呢。
  
  “servant李白,assassin。比起杀人,更喜欢喝酒和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喝酒吗,master?”
  
  人物:杜甫
  职阶:archer
  技能1:登高 A(己方全体quick指令卡性能提升 三回合)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技能2:北征 B-(己方全体burst指令卡性能提升 一回合)
  乾坤含疮痍,忧虞何时毕。
  技能3:春望 B(对方全体防御力下降 一回合)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宝具:三吏三别
  宝具种类:对军宝具
  对敌方全体发动强大的无视防御的攻击,一定概率附加眩晕状态,敌方change下降。
  从者简介:同样是赫赫有名的大诗人,似乎经常提起李白。忧国忧民,眉头经常皱着。
  别看如此,其实他是个心地善良,受不得其他人对他撒娇的好人哦。

  “servant archer,杜甫,应召唤前来。您有没有看到李白?”
  
  人物:李清照
  职阶:caster
  技能1:薄雾浓云愁永昼 A+(己方单体hp大量回复,解除弱化状态)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技能2:武陵春 B (指定目标防御力下降三回合)
  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宝具:声声慢
  宝具种类:对人宝具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对敌方全体附加防御力大幅下降与诅咒效果三回合,一定概率眩晕敌方一回合。
  从者简介:一个更愿意去前线杀敌的caster,豪气满怀而心思细腻,是个风情万种的美女,喜欢喝酒。
  如果没有那样漂泊的身世,她应当也会一直活得无忧无虑吧。

  “我是李清照,三流的caster,因为我更愿意冲到前线杀敌哦。”

  人物:辛弃疾
  职阶:saber
  技能1:书博山道中壁 A+(自身暴击星掉率提升 三回合)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技能2:京口北固亭怀古 B+(赋予自身集星状态)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技能3:夜行黄沙道中 B(自身burst指令卡性能大幅提升)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
  宝具: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
  宝具种类:对军宝具
  对敌方全体发动无视防御的超强攻击。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从者简介:不得君王重用,遗憾终老的saber,作战能力强悍,用一人一军形容也不为过。
  不过,这样悲壮又遗憾的人生里,他也为东风夜放花千树留了恰当的空位。

  “saber,辛弃疾。行军打仗是我一生的执念,请将战斗托付给我。”

  人物:苏轼
  职阶:caster
  技能1:蔌蔌衣巾落枣花 B(己方全体burst指令卡性能提升 三回合)
  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
  技能2:游蕲水清泉寺 A(己方全体攻击力提升三回合 获得np。)
  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
  宝具: 赤壁怀古
  宝具种类:对人宝具
  己方全体宝具威力大幅上升,并对敌方附加诅咒状态。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从者简介:性格豪放的caster,同时是个美食家。
  自乌台诗案之后,人生一路坎坷,也丝毫不为所动。
  一蓑烟雨任平生,说的正是他自己。
 
  “servant caster,苏轼,也可以叫我东坡先生,应召唤前来。……这么说就没问题了吧?我给你做东坡肉怎么样?”

  人物:阮籍
  职阶:berserker
  技能1:青眼 B(一定概率眩晕对方一回合)
  技能2:末路穷途 A+(自身burst指令卡性能大幅提升)
  宝具:咏怀
  宝具种类:对人宝具
  对敌方全体发动强大的多段攻击。据说有八十二段。
  从者简介:因为国不国矣,挚爱的(划掉)敬重的友人嵇康被处死后走上狂化之路的berserker。

  “别看我这样,我是被逼至末路的berserker,阮籍。”

  
  人物:嵇康
  职阶:archer
  技能1:风入松 B(自身quick指令卡性能大幅提升 一回合)
  技能2:琴赋(赋予自身回避状态 一回合)
  乱曰:愔愔琴德,不可测兮;体清心远,邈难极兮;良质美手,遇今世兮;纷纶翕响,冠众艺兮;识音者希,孰能珍兮;能尽雅琴,唯至人兮!
  宝具:广陵散
  宝具种类:对军宝具
  对敌方全体发动强大的攻击,己方全体hp回复,解除弱化状态。
  从者简介:在声乐方面有着天才一般的造诣。令人可惜的是,果然天妒英才。
  时常抱着琴温柔地微笑,琴声亦可化为利箭攻击敌人。

  “servant archer,嵇康,应召唤前来。master,要我为您抚琴么?”

——————————————
我知道没有枪兵也没有骑兵,其实辛弃疾完全可以胜任骑兵来着,然而就是想写他是个saber……
可能没有后续了,我脑子有毛病……

哦,我可能会再写一个式神设定的文豪们,比如李商隐杜牧李贺白居易元稹什么的,让他们窝里斗……

【阿多飒】青潮(双向暗恋ABO)

就很对不起大家,我藏不住东西……
咳。
————————————————
  飒马一直希望自己是个普通人。如同他的寿司就应该配最普通的酱油一样。
  然而是谁说的一生中起码有三次事与愿违,他的第一次事与愿违是在上小学时卸下了武士刀,第二次事与愿违是在上国中的时候打了叛逆的弟弟一巴掌,第三次事与愿违还没到。
  时候未到。
  
  
  “……鬼龙,你闻到茶香了么?”莲巳敬人在训练结束后问正在擦汗的鬼龙红郎。
  鬼龙红郎摇头。
  “唔,很新鲜的茶味。”莲巳敬人垂首沉思,“……你真的没有闻到?”
  鬼龙红郎点头。
  莲巳敬人似乎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看向在一边挥剑挥得开心的神崎飒马——在学校内剑绝对不可以出鞘,他挥的是木刀。
  “啊,可能是我的错觉。”莲巳敬人艰难地把“你是个beta闻不到信息素”这句话吞了下去。
  看看飒马的年龄,好像是时候了……
  
  阿多尼斯的信息素是咖啡味,特别提神又香又浓的那种。
  他一开始之所以和飒马很合得来,是因为UD里的人都不太喜欢他的信息素。
  废话,朔间零那样沉迷番茄汁的大A,是不允许其他味道干扰他品尝番茄汁的美味的。
  羽风薰更是,他坚称他身上(娘里娘气)的玫瑰花和果木味混合(限量版世界仅有撩妹必备)(前一个括号省略一百字形容)信息素会被咖啡味搅得不成样子。
  大神晃牙……他谁的信息素都不喜欢。
  ……谁让他是个omega。在羽风薰和朔间零用信息素互怼时,他的脸立刻会白下去。
  所以,你想想看,阿多尼斯此时碰到一个闻不出咖啡味的神崎飒马,还愿意做饭给他吃,讲故事给他听,是多么多么值得欣慰的一件事啊。
  值得欣慰,alpha天生的占有欲紧随其后。
  阿多尼斯表达的方法也笨拙,飒马更是感觉不出来。但是学园里只要是个除beta以外性别的家伙,都会闻到神崎飒马身上的那股咖啡味,不仅香,还带有侵略性。
  只要脑袋不缺根筋,闻得出来的都会绕着他走。
  因为阿多尼斯经常拥抱他。趁着双手环绕,毛绒绒的脑袋埋进他的颈窝,偷偷地伸舌碰一下飒马纤细的脖颈。
  信息素覆盖其上。
  ——别靠太近,他是我的。
  
  “鬼龙,飒马的第二性别要觉醒了。”
  “哦?飒马难道不是beta?”
  “……可能。按照现在缓慢溢出的信息素……”莲巳敬人顿了一下,他觉得在一个本来信心满满觉得自己是个大A,结果是个beta的队友面前说这话不太友好,又管不了那么多,“……来分析,也许,是个omega。”
  “那要传授他一些保护自己的知识了,大少爷,是不是应该给他买个防狼警报器……”
  “……你在想什么。你去和他说一说吧,我的alpha性别可能不太方便。”
  鬼龙红郎一挑眉,显得信心十足,“哦,要我教导后辈防身知识么?”
  莲巳敬人看着鬼龙红郎,沉默了几秒,“你这家伙这方面不太靠谱啊,说教还是让我来吧。”
  
  
  “飒马,记得和学院里的alpha保持距离。”莲巳敬人在训练结束时拉住飒马。
  “诶?莲巳殿下何出此言,可是阿多尼斯殿……”
  “听话。”莲巳敬人镜片后犀利的小眼神看过去,开始了一长段说教。
  飒马期间几次想开口,说几句“阿多尼斯殿下不会那样”“他不会伤害我的”“他会保护我”然而一动唇,就要被莲巳敬人瞪到闭嘴。
  飒马内心:我有一句莲巳殿下道理我都懂不知当讲不当讲。
  莲巳敬人无视了飒马眼中的哀怨,接着喋喋不休。
  真是完全不需要信息素的效用就能压得人说不出话呢,不愧是莲巳殿下啊。
  这么想着,飒马的心中又生出一丝敬佩来。
  飒马的性别还未到完全觉醒的时候,也控制不好,到最后实在是哀怨得不知道做什么表情,信息素咕嘟冒一下,飘开一股淡淡的茶香。
  莲巳敬人的脸色瞬间就变了,赶紧放他走。
  飒马如蒙大赦一般地走了,脑后长长的马尾辫开心地一晃一晃。
  鬼龙红郎还在一边坐着缝表演时被撑破的衣服,飒马走远后,他抬头对莲巳敬人欲言又止了半天,“……我觉得,飒马不知为何,看起来有点……”
  莲巳敬人皱眉,“……有点什么?”
  鬼龙红郎的喉结上下动了动,“……诱人。”
  “……鬼龙红郎。”
  “你当我什么都没说。”鬼龙红郎举起双手,“别说教了,大少爷。”
  
  
  阿多尼斯此时刚刚结束UD的训练,坐在长椅上面擦汗。他基本上没什么刻意掩饰或者花花肠子,既然大神晃牙这个omega不在,他又更放松了,整个休息室里都是一股咖啡味。
  又香又苦。
  朔间零都需要捏住鼻尖才能好好享受番茄汁的美味。羽风薰已经捂住鼻子出门了。
  “……阿多啊。你把味道收一收……”朔间零的语气里透出一股子万念俱灰的颓败。
  阿多尼斯眨了眨眼睛,噢了一声,点头。
  咖啡味收回去一些,阿多尼斯却嗅到一股不一样的气息。
  陌生也不陌生,相反,阿多尼斯甚至觉得熟悉。
  很淡的茶香,丝线一样弯弯绕绕,在他鼻尖轻轻一晃,又要飘散。
  好香的味道。阿多尼斯还未来得及考虑,咖啡香味的信息素就已经先一步循着味道放出去,轻轻一勾。
  茶香更浓了。一层层沁入心脾化在肺部和血液里。明明是清淡平和的香味,却又令人心痒。
  心痒……
  阿多尼斯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信息素。
  信息素……omega的信息素。从未闻到过。
  omega。
  阿多尼斯的瞳色一暗,那个人的名字呼之欲出。
  (我的)神崎飒马。
  我的,神崎飒马。
  朔间零在闻到茶香时就觉得不对,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正在擦汗的阿多尼斯啪地甩下毛巾起身冲过去开门。
  砰。
  天花板哭泣着被震落下薄薄的一层灰。
  吸着番茄汁的吸血鬼看着被阿多尼斯暴力摔上的门,一口番茄汁含在嘴里没来得及吞下去。
  哦,那家伙是omega?
  ……年轻人啊。朔间零摇摇头,把番茄汁吞下去。
——————————————

还是没上高速耶……
飒马好可爱啊我自己写的时候都被萌了一下QAQ
怎么办一铺细节就收不住,立了flag说四章之内完结……
……我尽量吧。哭泣。

哦,这句话是发完之后加的。
我觉得有些回复很不礼貌。请问删回复会不会有提示?
有提示我就过两天删。

忘了这茬好久了……总之15个赞。
那么写作工具:
一般用笔和笔记本……还有手机。电脑偶尔用,高二高三的时候用平板疯狂码字,当时码了将近30w的随笔……
黑历史:
呃。我觉得现在主页往前翻的都是黑历史……最黑的好像叫《唯一的星光》?一个游戏的同人文……
构思过程:
……很乱的,我有一堆写了意识流的小卡片,无聊的时候就抽卡玩儿,灵感来了就记,攒着攒着多了,一拍脑袋。加上一首歌。
比如《白鹭滩》,我写的就是一组海和花火大会的意象……
然后想啊,飒马和阿多在海边有什么动作?他们有什么对话?
会不会摔倒?会不会互相打闹?
哎呀呀,刚才哪个哪个念头不行啊,换掉换掉。
那他们去花火大会呢?有没有人认得出他们?
飒马以前参加过吧?
就是这样,一条一条,一串一串,把他们记到文字里。
……没有条理,我写阿多飒好像也有几个小可爱关注了我……真、真是感谢你们啊,我简直写文跟湾湾家发电一样,完全不讲道理全部靠爱的……

那么就到这里啦。

中国文豪(古人版)——读书人的事,能叫抄吗?!

写在前面:觉得三三十桃没抄,或者觉得唐七抄得没错的,就可以把这篇关上了。
我妈不让我和三观歪的人玩儿。
一个小段子,也不长。质量可能有点低……算是说说古代文豪们化用的那点事……
顺便怼一下抄袭。

——————————————————

范仲淹和李清照已经懵逼了几天。

原因是不知道是谁联系了《卧槽日报》,把范仲淹和李清照早年间的词放上去对比了一下,说李清照,十分无耻地,抄袭。

“女词人李清照!抄袭了我家范仲淹大大的东西!你们看!”

说着《卧槽日报》的编辑将李清照的《一剪梅》“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和范仲淹的《御街行》中“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一对比。

李清照当下无语。

范仲淹说,小姑娘,你也别生气,你看白居易还“旧语相传聊自慰,世间七十古来稀。”呢,杜甫写的不是“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么,这都是化用。你看杜甫和白居易的关系也不错嘛。

李清照说我气的不是这个。你看看晏几道的《鹧鸪天》,再看看我的《一剪梅》,他不拿这个说事都是他文化水平有限。

范仲淹问她,那小姑娘你气什么呀。

李清照愤怒地一拍报纸,“他说唐X公子看到了也要自愧不如!”

范仲淹眨眨眼睛,哦,这就不太对了。啊不不,太不对了。

李清照更愤怒了,“岂止是不对!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唐X公子的那篇垃圾,也配和我的《一剪梅》相提并论?!把51处梗拿出来,她那篇玩意儿里就只剩下夜华白浅!”

李清照生气之余,差点就放出了【江东项羽】。众人都倒抽一口冷气。

“息怒息怒,你这样会OOC的。”李商隐拍了拍李清照的背。

李清照脖颈上的青筋都要凸起来了,“什么?难道作者写我们有不OOC的时候吗!”

李商隐:“……也是哦……”

李白在一边听着没说话。

杜甫疑惑,拍了拍李白的肩膀,问他,太白兄今天我们打谁?

李白摇头。

杜甫又问,太白兄我们今天收哪片的保护费?!

李白继续摇头。

这下所有人都惊恐了。

“卧槽帮主怎么了?!”

李白幽幽地叹了口气,“我在XX荣耀论坛上的马甲被扒了。他们说我抄袭。”

“啥?!”

李白指了指屏幕上的《留别金陵诸公》,“香炉紫烟灭,瀑布落太清,这句话你们熟吗?”

“我知道!”杜甫点头,“和《望庐山瀑布》的意象很相似!”

李白看着杜甫,表情严肃,“嗯,然后?”

“然后这就是太白兄写的!”

李白撑着额头叹了口气,“……完了,我的马甲又被扒了一个,青莲剑仙也不能用了……重点是,他们居然说唐X看到了会笑。居然用唐X那个下三流之辈形容我?是可忍,孰不可忍?!”

李白顿了顿,又补充,

“况且我那篇《留别金陵诸公》,可以算作《望庐山瀑布》的第二部吧?她那个下三流,肚子里那点墨水岂能写出第二部?”

“说得对!!!”

——————【TBC?】——————

拒绝撕逼,谢谢谢谢。你们看得开心就好。

其实可能没有后续了_(:з」∠)_古人们化用的例子很多,想写根本写不过来。

有站抄抄公子那边的,我们不约。身体不好,吵不起来。

李杜特辑我也会放出来的!

【阿多飒】青潮②(片段)

证明我真的没有死掉啦!有在码这篇哦!真的有在码哦!占tag致歉!
——————————————————
【“……鬼龙,你闻到茶香了么?”莲巳敬人在训练结束后问正在擦汗的鬼龙红郎。
  鬼龙红郎摇头。
  “唔,很新鲜的茶味。”莲巳敬人垂首沉思,“……你真的没有闻到?”
  鬼龙红郎点头。
  莲巳敬人似乎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看向在一边挥剑挥得开心的神崎飒马——在学校内剑绝对不可以出鞘,他挥的是木刀。
  “啊,可能是我的错觉。”莲巳敬人艰难地把“你是个beta闻不到信息素”这句话吞了下去。】

【所以,你想想看,阿多尼斯此时碰到一个闻不出咖啡味的神崎飒马,还愿意做饭给他吃,讲故事给他听,是多么多么值得欣慰的一件事啊。
  值得欣慰,alpha天生的占有欲紧随其后。】

正篇敬请期待吧,看最近油量够不够,够的话我就一脚油门上个高速……
反正我特别喜欢飒马被嗯嗯到哭出来……
他一哭我就石更……
阿多尼斯的信息素是咖啡味的,又香又苦的咖啡味。
飒马的是茶~一个味道提神一个味道安神。至于这个脑洞怎么来的我也忘了……
敬人的信息素味道是竹香。
(朔间零的信息素是番茄汁味)(呸)老零的信息素是红酒味啦……
其他的估计在正剧里都不会被怼出信息素,就不提了。
_(:з」∠)_

郑重致歉ORZ

对不起你们的坑逼回来了。
我拖了远构绮罗和青潮……
APH还有一个大纲太傻逼导致懒得更新的应榭妆浓……太浪了导致大纲丢失加上普奥厨力不太够没更新的茫寒长夜……
以及中国文豪……
哦,还有打好大纲根本懒得写的牡丹莲中篇《入夜长灯》……
而且居然没掉粉……
_(:з」∠)_
前段时间身体一直不好,不知道的就别问啦,总之身体一直不好。严重时耳边连幻听都会出现。
现在养得差不多了……
再缓一段时间会恢复更新,好友的忌日要到了,实在有些……
……难受。嗯。也怕把这份难受带到文里去。
总之,过了这段时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那么谢谢至今没有取关的各位啦。
国足都赢了!青灯璃也要振作起来!
【比心♡】
感谢至今依然在关注的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