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阿多飒】白鹭滩①(清新治愈向)

写在前面:

大概只是校园生活的一些琐事组成的小故事而已。真是好喜欢阿多和飒马的相处模式呀,有一种老夫老妻的感觉~

诶呀,其实要求我写这篇文的朋友是想让我写ABO的……但是对于我来说太困难了……

——————————————————

生活总是由大大小小的事情组成,小事多于大事,失败多于成功。偶像也是如此。

神崎飒马从锅里小心翼翼地舀出最后一块里脊,尝味道的时候没吹得够凉,被烫出眼泪来。

“唔……太咸了。怎么办……”飒马下意识地吐了吐被烫着的舌头,微微呼着气,手上还有油,只能退而求其次地用手腕蹭了蹭被烫出来的泪水。

抬眼再一看时间,也顾不上什么咸淡,匆匆收拾好东西,把东西放在便当盒里赶紧出门。

天照大神毕竟喜欢愚弄世人么?给人处理“失败”的时间总是少之又少。

舌头似乎是被烫出了水泡,飒马在上课的时候不小心碰到,还是被痛出了一层泪光。

啊啊……忍受疼痛也是武士的修行才对。飒马捂住嘴唇,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当时乙狩阿多尼斯正捡起掉在地上的橡皮,一抬起头,就跟飒马还泛着泪光的眼睛对了个正着。

不知道为何,阿多尼斯总觉得那双眼睛,同之前见到的小奶猫的眼睛有着大部分的重叠。

赶快移开眼睛。

于是整节课都不自觉地在往那边看。飒马似乎是有察觉,下意识地看回去,于是目光有了四五次相碰。

阿多尼斯只能庆幸较深的肤色有着能掩盖脸色发烫的优势,才没像大神晃牙一样那么轻易地就暴露自己内心的想法。

下课时两个人都在友好地交流其他的事情,昨天飒马在古书上翻到的传说,前天阿多尼斯在花店里看到的白鸽,上课时眼神的碰撞像是两个人都说好一般自动略过。

“啊,我今天在去教室的路上见到了一只……”阿多尼斯说到这里时似乎想起了什么,最后收住句末,“……没什么。唔,不是重要的事。”

避开飒马认真地在疑惑的眼神。

……更像了,那只丝毫不害怕,走过来围着自己裤腿打转的小奶猫。

午饭时间在阿多尼斯的饥饿感中姗姗来迟,上午最后一节课结束,神崎飒马从背包里掏出阿多尼斯一直在用的那个加大号的半透明蓝色饭盒递过去。

“唔,谢谢……今天神崎做了什么菜?”阿多尼斯接过饭盒,透过饭盒盖去看,也看不出来是什么。

飒马拿出筷子和纸巾,想了想,“嗯……今天尝试了一下软炸里脊……不过,似乎……”

“有些咸。”阿多尼斯已经打开饭盒,用手指小心翼翼地捏住一块放进嘴里。

飒马叹了口气,“……我知道。下次会做得好些的。”倒也没有辩解什么。

“我可以去买一些番茄酱,中和咸味。”阿多尼斯说着起身去买,飒马也抬起头,倒是也没有阻止的意思。暗暗叹口气。

……究竟是哪一步出错了?

在认真思考的时候手里的饭盒已经被撒了一层番茄沙司,阿多尼斯看着飒马的饭盒里几块肉和一排满满的蔬菜,微微皱眉,“只吃这些怎么行呢?要多吃肉。”

“我觉得吃这些就……唔?!”话音未落,就被阿多尼斯夹了一筷子里脊塞进嘴里。

满嘴微咸又带着番茄味的肉,飒马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能咽下去。还险些被呛到,眼泪汪汪地看过去,似乎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阿多尼斯沉默地偏过脸。

心好像被什么射中了,开始狂跳起来。

这是之前发生的事情。

现在枯哑蝉鸣迎来烈烈盛夏,炽白的阳光让云层的遮挡也无济于事,神崎飒马受到阿多尼斯的邀请,到他海边的老家来小住。

脑子一热的邀请,飒马答应得也算是脑子一热。

他当然不会承认是因为“如果神崎能去,就更好了”这句话,他听了莫名觉得心软。

神崎飒马从小沐山风听松涛,纵使之后在近海的梦之咲读书,对海洋的好奇也依旧新鲜——大概也是他为什么能和深海奏汰能这么合得来的原因?

说是“老家”,实际上也只是一座小房子,在海边的一条小路边上,周围还长着翠绿的青竹,因为长时间无人打理,倒是长得有了几分直指苍天的气势。

“这真是!所谓竹子的高风亮节,大概说的就是这样吧!”飒马看到那一片青竹时不由感叹,双眼亮晶晶的满是发现了“被印证的印象极好的物品”的神情。

阿多尼斯不太了解这些,只能在一边应和一般地点头。

……其实什么高风亮节,做竹筒饭也挺好的。……竹笋拿来炒肉就更好了。

小屋子还留着阿多尼斯的姐姐们上一次居住留下来的痕迹,只需要进行简单的打扫即可。

“在学校里,如果不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很难听到海潮的声音。”飒马在小小的和室内跪坐下来,闭上眼睛静听,脸上还带着兴奋的神情,倒是像个十足的小孩子了。

阿多尼斯在他对面学着样子端正地跪坐下来,笑着问他,“听你这么说,神崎之前曾经在学校里留宿过?”

“嗯,在上一次[S2]前夕,莲巳殿下因为连日参加学生会的工作而无法顾及练习,于是我们租用了隔音教室恶补,晚上也在那里住宿。练到深夜,我出门打水的时候,就听到了远处浪潮的声音。”

对于他来说似乎是十分美好的回忆,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神是十分温柔又明亮的。

“唔……那在这里,可以尽情地听。”阿多尼斯的声音有一瞬间的低落,又迅速恢复正常,“而且……我还在你身边。”

“嗯?”飒马不解地看过去。

“啊,没什么。”阿多尼斯又开始烦恼自己的不善表述,“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说,不过,不是重要的事情。”

飒马的表情依旧不解,阿多尼斯只能转开话题,“唔,不远处的海滩叫白鹭滩,山里从前是白鹭栖息的地方,海滩也很平整,虽说是在夏天很适合游泳的场所,不过也因为名气低,没什么人来这里玩。周围的鱼也不算很多,连渔业也没有发展起来。”

……你会对下海游泳有兴趣吗?这个年纪,会不会也像小孩子那般喜欢堆沙雕呢?

说不出口。明明在心里想了无数次,却不知道要怎么说出来。

飒马听完后将手抵在下巴处,微微垂头,似乎是在认真思考,“既然如此……阿多尼斯殿下对下海游泳有兴趣吗?”

阿多尼斯的心脏震了一下,心事被戳破了一般的小小惊愕,“啊……有。神崎呢?”

“那我们今晚一起去吧。我现在去做饭。”飒马慢慢地站起来,先前被教导过是防止“姿势性低血压”的办法,却还是觉得一阵轻微的目眩,“唔……听着海潮的声音做饭。似乎也是不错的经历。”

阿多尼斯看着他趔趄了一下的脚步,莫名地有了一种他还是要好好保护的小动物的冲动,“……我跟你去吧,神崎。”

飒马一愣,“唔?……厨房的事情,我自己一个人也处理得过来。况且今天买的食材也很简单……”

“我想看神崎是如何做饭的。”阿多尼斯说得却直白。

飒马无奈地看着他一会儿,只好转过身去,“……好吧,不过,小心油烟。”

飒马在做饭的时候偶尔会自言自语,比如“啊,这个时候需要关小火”“该撒盐了”“……沿着边小心地放下去……”

青菜在锅内发出响亮的爆沸声,阿多尼斯看见飒马被飞溅出来的油星烫了一下,还要飞快地再按几下电磁炉的什么按键,才能用被烫到的手指捏捏自己的耳垂。

“烫烫烫……”

似乎是很危险的事情……阿多尼斯想,他每天都要经历这么危险的事情,才能做出料理来吗?
虽说也看到了他不会展露给同学们看的,相对跳脱的一面。
迷人至极。

飒马的表情却像是毫不介意,熟练地调味,随后用锅铲舀起一些汁水简单的试了试味道,满意地点头,起锅。

菜刀在砧板上响过整齐划一的“嗒嗒嗒”,又是下一道菜了。

飒马的动作很快,因为做的都是拿手菜,甚至看不出一丝手忙脚乱的神色,偶尔被高高绑在脑后的马尾晃一下——他在跳舞的时候,这是和纸扇一样令粉丝们尖叫的要素。

阿多尼斯没有想要尖叫,毕竟他看过很多次飒马的舞蹈,在练习室、在花园露台,一把纸扇开合自如,柔软地向后折腰,仿佛是要把一切都献祭给天神。

美得令人忘记呼吸。

“……殿下?阿多尼斯殿下?”他的声音在极近的地方,飒马收回在他眼前晃动的手,笑起来,“在发什么呆?可以的话,就把菜端出去吧。”

“啊,好。”阿多尼斯点点头,伸手要去端菜,却被烫得收回手去。

飒马看着他的动作,无奈地笑了笑,“好歹也要用抹布把盘子边沿包住吧?”说着握住他的手,拉到自己身前,“被烫到了?”

阿多尼斯一愣,赶紧收回手,“我不要紧的。知道了方法,就可以做好了。”

……他的手比刚才的盘子还要烫。阿多尼斯跟在飒马身后,把菜端出去时,暗自想道。

————————TBC————————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