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丹顶说(祝松,丹顶鹤视角,不虐不纠结)

续前一篇。这是一只吐槽技能满点还容易炸毛的坐骑,能飞能怼人的那种。
我不知道我能写多长,疯起来我连丹顶鹤视角的电影剧情都能写完。
——————————

第二天祝融还是来了,堆起十成十的真心笑容,问他:“你能不能……随我一起去割马草?”
等等为什么连割马草都要让赤松子陪?主人你快拒绝他!他昨天还惹你不高兴呢!
“我还有事。”赤松子说完就要把门关上。
主人干得漂亮!
“诶诶别!”祝融却伸脚顶住门板,扒在上面,语气无赖又有些可怜,“……我今天差点把锦葵家的马棚点着了。怕是割个马草,它们在我手里都要化灰。”
你以为你体内的洪荒之力(?)控制不住吗?!主人你别被他蒙骗了!
赤松子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出门,叹口气把门关上,“……走吧。”
我遵从主人的命令,驮着两人飞向湖边。
其实还是这两个人的重量,我比较适应。赤松子一个人觉得太轻,三个人又觉得有些重。两个人就刚刚好。
落地后祝融和善地摸了摸我的翅膀,叫我去一边找东西吃。
居然想把我支开?可是主人在旁边点头了……
好吧,你们要拉小手手,我就不在一边发光发热了,飞去一边找虫子。
然后我就碰到了白芷姑娘。
她是远近闻名的美人,掌管一种和她同名的香草,亭亭玉立,腮若凝脂,美得不可方物。此时却是脸颊微红,采草的竹篮放在脚边,小妖怪们拿了香草玩都不去搭理,大概是怀春了。
毕竟我飞遍了万水千山,这样的表情,见的还不够多么。
她见我走近,眼睛一亮,“诶,这不是松子哥的仙鹤么?”
我于是啄一株香草放进她的篮子里。
她笑起来,看着我良久,突然问我,“诶,你知道不知道,松子哥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我当然不知道,他又不近女色,天天被祝融缠着。
白芷自然知道我不会说话,笑了笑,又继续,“你觉得……我这样的姑娘,怎么样?”
……你挺好的啊。但是搞不好他不喜欢女的……
“啊,祝融哥天天和他走得那么近,没准儿他知道呢!”她说着就一路小跑,去找祝融了。
她怎么知道祝融在这附近的?
……
哦……我和赤松子一般是同时出现的,赤松子和祝融一般也是同时出现的……
我有些好奇祝融的说辞,叼起树枝做掩护,偷偷跟过去。
正看到白芷把祝融拉到一边,问他,“祝融哥,那个……你知不知道,松子哥他……比较喜欢和什么样的人相处?”
“哦,你问这个?”祝融低头认真地想了想,“唔,大概是热情开朗,乐于助人,说话直率,可能有时候会闯点小祸但关键时刻很可靠,法力是攻击型的吧。”
……你说的就是你自己吧!关键时刻怎么你就这么聪明了?!你当时不知道怎么给小孩子换尿布的蠢样呢?!姑娘别信啊!他这是在败坏我主人的名声啊啊啊啊啊啊!!!(好像也算不上败坏)(算了不管了)
白芷姑娘一听,有些失落地问:“真的?”
“真的。”祝融认真地点头。
“哦……”白芷后退一步,声音有些闷闷不乐,“谢谢祝融哥。我先回家了。”
“用不用让仙鹤送送你?”祝融似乎有些于心不忍。
但是祝融,我的主人叫赤松子,不是你……虽然主人肯定也会答应的。
白芷姑娘体贴我,没有答应,自己回家去了。
我于是扔掉树枝,飞回主人身边。
赤松子此时已经割好了一筐马草,正在湖水里把手洗净,见到祝融回来,不紧不慢地擦干手上的水,“已经好了,拿过去的时候,别让马草化成灰。”
“不会的不会的。”祝融笑了笑,凑过去,声音在他的耳边压得低沉,“谢谢你,松子。”
却没想到赤松子话锋一转,“刚才那白芷姑娘,叫你去,是为何事?”
“问我一个问题而已。”祝融的声音里有一丝慌乱,“没什么要紧的。”
“该不会是问你喜不喜欢她吧?”赤松子似笑非笑,“别误了人家……好了,回去吧。”
于是祝融被那句“回去吧”堵得忘了怎么反驳,于是只能跟着他回去了。
其实人家白芷姑娘的重点在于你,主人。
路上他问赤松子,“要不,去我家吃饭吧?太阳真火烧出来的饭菜可香了。”
赤松子倒是笑出了声,“怎么?怕你自己做饭,把灶给炸了?”
“那倒不是……”祝融在他身后把他抱住,下巴抵在他肩窝,轻哼一声,“一个人吃饭太无聊了。”
“你若真的怕无聊,不若去请鼠婆子,她一定会答应你的。”赤松子不为所动。
“可是,请你吃不就好了?和其他人一起吃晚饭,还不如我一个人吃。”祝融把手收紧。
“……罢,败给你了。”
……主人,我不喜欢祝融的手艺啊QAQ,你去是可以,今晚给我开小灶好不好。
丹顶鹤的内心很崩溃,却不能把背上那只红毛的家伙扔下去。
因为赤松子一定会再叫我把他拉上来的……

——————TBC——————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