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迦周迦】我们的御主是个腐女怎么办③

……请在等阿多飒肉的筒子们不要心急,我明天就把肉处理一下装盘给你们盛上来。
最近自己生病猫也生病忙得团团转……现在猫好了我自己又病了……
废话不多说,全程欢乐OOC!不适请自己退出去!我不会负责的!!!!
——————————————
  101.局面在玛丽来到迦勒底后一片豁然开朗,毕竟上次玛丽一语成谶,导致迦尔纳的枪一下子插到地里,拔出来还要费半天劲。

  102.玛丽是什么人,连两仪式看见她都会心情挺好地用“vive la france”打招呼,半个迦勒底都是vive la france的教徒。

  103.因此半个迦勒底的人都相信迦尔纳和阿周那彼此相爱了。

  104.阿周那一直在想当时在场的不是只有三个人吗,为什么风声走漏得这么快。

  105.仔细一想莎士比亚在候补区。一切都豁然开朗了起来。

  106.……豁然开朗个屁。

  107.对此迦尔纳的心情就比较平静,毕竟拥有贫者的见识,他对他和阿周那之间的解释也很平静,有理有据让人信服。

  108.“我和他之间是不可替代的,命中注定的宿敌。”

  109.御主恍然大悟地一捶掌心,“哦!这是相爱相杀吧!”

  110.迦尔纳突然觉得百口莫辩。

  111.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哎呀!就算树上的叶子都变成舌头,也无法说清楚我和他的关系!”

  112.阿周那在心里泪流满面:越描越黑了好吗!

  113.但是换到阿周那向玛丽解释他们不是彼此相爱的关系,玛丽却完全无法理解,还能毫不害怕地问他一串问题。

  114.玛丽问,你觉得迦尔纳重要吗?
  阿周那毫不犹豫地点头。

  115.玛丽又问,你允许别人伤害迦尔纳吗?
  阿周那毫不犹豫地摇头。

  116.玛丽接着问,你愿意不愿意见到迦尔纳?
  阿周那愣了好一会儿,内心挣扎半天,点头又摇头。

  117.按理来说是个普通人都不会明白阿周那的意思,但是玛丽是什么人,当机立断,“你一定像我爱着法兰西一样,深深地爱着迦尔纳吧!我明白这种感情的!像一杯颜色缤纷的果汁一样复杂、甜蜜又稍带青涩!”

  118.阿周那的内心是卧槽不对安托瓦内特你听我解释的。

  119.然后阿周那就莫名其妙地跟着玛丽一起vive la france去了。

  120.玛丽皇后真是旮旯底的至宝啊。

  121.阿周那觉得不对劲的时候已经很不对劲了,打随机种火时,御主失误忘了套闪避,迦尔纳被种火一个暴击打成金色光粒回了迦勒底。

  122.于是在队伍后面的罗摩和替补的安徒生就眼睁睁地看着阿周那疯狂地射箭暴击。

  123.阿周那甚至破天荒地在开大的时候即死了种火们。真是令人万分欣慰。

  124.这一切都被候补和场上队员们看得清清楚楚,御主上去拍了拍阿周那的肩膀,问他,“你是不是觉得除了你之外谁都不能杀他?”

  125.阿周那毫不犹豫地把头一点。

  126.御主胸有成竹地说,那你叫他一声欧尼酱,我的闪避优先套给他。

  127.阿周那毫不犹豫地把头一摇。
  咔嚓,御主胸有的成竹跟flag一样断了。

  128.御主泪流满面:承认一下又怎么地了!

  129.不过在逼供(?)这个方面。去逼阿周那永远比去逼迦尔纳要有趣,毕竟阿周那的表情丰富多彩语气跌宕起伏,话要判断正着听还是反着听,十分激动人心。

  130.相反,迦尔纳真的太乖了,没有特别的让人逗的欲望。

  131.迦勒底一直保持着优秀的互黑传统,比如乔尔乔斯的“笑什么笑,你也是龙”,比如安徒生的“我来给你写个故事”,比如玛修的欧派,比如……

  132.反正没人敢比如阿周那的即死率和迦尔纳的水枪。

  133.说迦尔纳的水枪,阿周那会对你微微一笑,说阿周那的即死率低,迦尔纳会瞪你。

  134.哪个后果都是迦勒底恐怖故事吧。

  135.御主又去问迦尔纳,你是不是不允许其他人伤害阿周那。

  136.迦尔纳多诚实啊,点点头说,除了我以外,没人能够伤害他。

  137.御主又多嘴问了一句包括某些方面的伤害吗,被迦尔纳不谙世事的眼神看得不知所措。

  138.今天御主最害怕的事情还是来了。她今天一早起来就发现不对,后来发现是真的不对。

  139.迦尔纳和他愚蠢的欧豆豆突然达成了某些方面的共识。他们打起来了。

  140.御主泪流满面:你们这是要拆了旮旯底啊!

评论(6)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