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脑子有坑,身体有病,但是身残志坚x专业表演退堂鼓,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沙雕向】当古人们的诗词碰上机翻

自从Good good study day day up之后,各种莫名其妙的机翻就是快乐源泉。
前几天整理中国文豪的资料(我真的没有弃这个坑……)时兴趣来了,把文豪们的诗词用翻译软件翻了一遍……
出现的诗句都是很好、很有意境的,看个乐呵的同时不要忘记背下来!写作文用得上!实在不行日常装装X也行啊!(来自语文课代表撕心裂肺的呐喊)

首先是李清照:
  寻寻觅觅,凄凄惨惨戚戚。
  英文翻译:Looking and looking, sad and sad.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
  英文翻译:The mist is thick and the clouds are sad and the days are long.
  再翻回来:雾气蒙蒙,乌云密布,白昼漫长。
(其实这句翻回来还挺对的……)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英文翻译:It is often recorded that the stream pavilion day and night, intoxicated do not know the way back.
  翻回来:常言道,日日夜夜的溪亭,喝醉的人不知道回来的路。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英文翻译:Life is a man, death is a devil.
  翻回来:生是人,死是魔鬼。
(你告诉我为什么死后会变成魔鬼?化学反应吗???)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英文翻译:East fence wine dusk, there is a fragrance full sleeves, do not say do not disappear soul, the west wind, people than yellow flowers thin.
  翻回来:东篱酒色黄昏,有一缕清香满袖,不说不消失的灵魂,西风,人比黄花细。
(还好,就是人比黄花细有点出戏)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英文翻译:There was a sudden rain and wind last night.A good sleep does not make a bad wine.
  翻回来:昨晚突然刮风下雨了,良好的睡眠不会酿成劣酒。

  孟浩然的: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英文翻译:When spring sleeps, birds are heard everywhere.
(太简单了我就不翻回去了)

  看取莲花净,应知不染心。
  英文翻译:When you see a lotus, you should know not to touch your heart.
  翻回来:当你看到一朵莲花,你应该知道不要触摸你的心。

  木落雁南渡,北风江上寒。
  英文翻译:Wild goose cross south, cold on the north wind river.
  翻回来:雁南十字,寒气袭击北风河。

  鹿门月照开烟树,忽到庞公栖隐处。
  英文翻译:As the moon shone on the smoke tree, the deer came to penggong's seclusion.
  翻回来:当月亮照在烟树上的时候,鹿来到了鹏公的隐居地。
  

  贾岛:
  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
  英文翻译:Two three years get, a Yin two tears flow.
  翻回来:两年三年得,一阴两泪流。

  君子忌苟合,择交如求师。
  英文翻译:A gentleman should avoid sexual relations,Choose a friend as a teacher
  翻回来:绅士应该避免X关系,选择一个朋友作为老师。
(这就非常不对劲了啊!!!)

  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
  英文翻译:Autumn wind blowing weishui, leaves full chang 'an.
  翻回来:秋风吹渭水,叶张完整的一个。

  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
  英文翻译:The tree by the pond, the monk knocked on the moon door.
  翻回来:池塘边的树,和尚敲了敲月亮的门。
(和尚敲了敲月亮的门颇有童话风格,挺美的……)

  孟郊: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英文翻译:Who said inch grass heart, reported three chunhui.

  不有百炼火,熟知寸金精。
  英文翻译:No fire is refined, but gold is refined.
  翻回来:没有精火,但黄金精炼。

  镜破不改光,兰死不改香。
  英文翻译:A mirror that breaks does not change light, a orchid that dies does not change incense.
  翻回来:打破的镜子改变不了光,死去的兰花改变不了香。
  

  李白:
  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英文翻译:The son of heaven said he would not go on board, but he was a spirit in wine.
  翻回来:天子说他不上船,但他是个好酒的精灵。
(好酒的精灵和酒中仙……)

  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
  英文翻译:Tianmu continued to cross the sky, the potential of the five yue masu chicheng.
  翻回来:天目继续横越天空,五岳马苏赤诚之势。

  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英文翻译:Looking at each other, only jingting mountain
  翻回来:望着彼此,只有静亭山。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英文翻译:He raised his head to look at the moon and looked down to his hometown.
  翻回来:他抬头望着月亮,俯视着他的家乡。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英文翻译:When will you meet? It was a very embarrassing night.
  翻回来:你什么时候能见面?那是一个非常尴尬的夜晚。
(难为情和尴尬果然有时候不是一个意思!)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英文翻译:By nature I am useful; by nature I am good.
(这个英文翻译其实也挺励志)

  杜甫: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英文翻译:National broken mountains and rivers in the city spring vegetation deep.
  翻回来:全国山河断流,城市春植被深。
(全国的山河都断流了,植被还是很深,可见pi其生命力顽强)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英文翻译:Good rain knows the season, when spring is happening.
  翻回来:好的雨知道季节,当春天正在发生的事情。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英文翻译:The Windows contain xiling thousand autumn snow, door park east wu wanli ship.
  翻回来:窗外有西陵千秋的雪,门园东乌万里船。
  
  
  欧阳修:
  若夫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穴暝,晦明变化者,山间之朝暮也。
  英文翻译:If the sunrise and the forest open, the clouds return to the cave of the night, changes in the twilight of the mountains.
  翻回来:如果日出和森林开放,云朵就会回到夜晚的洞穴,在黄昏的群山中变幻。
  

  柳宗元: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英文翻译:A boat SuoLiWeng, fishing alone like snow.
  翻回来:一艘船索里翁,独自像雪一样钓鱼。

  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
  英文翻译:Green trees and verdure, covered by rolling affix, covered by a general brush.
  翻回来:绿树翠绿,盖着滚花,盖着一般的灌木。

  君子在下位则多谤,在上位则多誉;小人在下位则多誉,在上位则多谤。
  英文翻译:The superior man is more slanderous in his lower position and more reputed in his upper position. The little man is reputed in his lower position and reviled in his upper position.
  翻回来:地位高的人在地位低的时候更爱诽谤,在地位高的时候更出名。这个矮小的人因地位低而出名,因地位高而挨骂。
  
 杜牧: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英文翻译:Shang women do not know the subjugation, across the river still sing the backyard flowers.
  翻回来:商女不知道亡国之苦,河对岸依然唱着后花园的花。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英文翻译:On the night of the moon and the moon the jade taught him how to blow.
  翻回来:在月亮和月亮的夜晚,玉教他如何吹。
  (这个月亮和月亮的夜晚到底……)
  

【邱郑】鹊桥仙

写在前面:七夕特别篇,时间轴在两个人已经谈恋爱的时候!不虐还甜!

所以求求筒子们不要再跟我争论邱居新为什么不修无情道了!

都CP向甜文了啊!你真的要看无情道等我写其他CP行不行啊!我一定给你塑造一个追随萧疏寒半点凡尘不沾的无情道邱居新!

真的不想跟这种人理论啦!我就是恋爱脑嘛!不讲道理!

再发私信青灯灯就咬人了!嗷呜喵!!!

——————————————————————————

1.
武当山上的七夕向来是不热闹、也不冷淡的一个节日。

说不热闹,是因为众位师叔对于七夕无甚兴趣,说不冷淡,是因为以宋居亦为首的师兄们很喜欢这样的节日。

一众修道之人这个时候放下架子,大家拉拉扯扯地起哄,问哪个师弟有了心上人,何时去提亲,武当该出多少彩礼钱合适……

“嗳,该不会是那个天天打上门的云梦小姑娘吧?那泼辣的性子……”

“不是?难不成是那个天天找你切磋的华山少侠?可不能便宜了他!”

“诶,你口中那个面冷心善,人也是极美的公子哥儿,什么来头?”


2.
话题说着说着,矛头便转向一直在桃树下看戏的郑居和。

用来观赏的桃树结不出什么果子,初结的那些又小又涩的果子大多都被贪玩的师弟摘下来做游戏了,少数被摘了酿酒,郑居和便舒舒服服地在树干上靠着,也不怕什么天降桃果。

“大师兄,论年龄,你是最适合婚配的了吧?”小师弟们仗着喝了些酒,又是节日,笑嘻嘻地挤到郑居和身边,“大师兄,你有没有心上人?”

郑居和笑着摇头,这才慢慢站直了,“说我做甚?我日日忙着纳穗悟道,怎么能有时间跟姑娘往来。”

小师弟不放过,“不能跟姑娘往来,那跟公子往来呢?”

“对对对,那日有个膏粱年少,带着一把镶了金边的折扇的,见着去办事的大师兄,眼睛都移不开了!”

“你别说,上次有个书生,在太和桥那儿不慎撞了大师兄一下,之后借口身体虚弱,次次都要往大师兄怀里撞……”

“姑娘们还有要送香帕、送吊坠的呢,要不是大师兄……”

郑居和越听越笑,最后忍不住一个一个去敲他们脑袋,“胡闹,哪里传的这等说辞。”

奈何郑居和实在下不去狠手,敲师弟们脑袋的力度比闲敲棋子时的力度重不到哪儿去,师弟们笑嘻嘻地只是消停了一阵,又有个小师弟带头,“大师兄当真没个喜欢的人?”


3.
“咳。”却是不知什么时候到众人身后的邱居新清了清嗓子,“今日课业做完了?”

师弟们噤声,在三师兄冰冷的目光下乖乖散开了。

郑居和便看着邱居新走到他跟前,垂眸唤他,“……居和师兄。”

“哎,居新,怎么了?”

邱居新不多言,“嗯?”

郑居和眨了眨眼睛,“嗯。”

“……居和。”邱居新有些不悦,放轻声音又唤他。

郑居和笑得眉眼弯弯,看他半晌,终于点头。

邱居新的眉头依旧没展开。

“大师兄当真有个喜欢的人。”郑居和只能乖乖点头。


4.
邱居新似是不放心,又追问,“是谁?”

“居新说呢?”

“……”邱居新不言,只是定定地看他,似乎他若不说话,自己决不会再说半个字。

郑居和总算败下阵来,“是邱居新。”

邱居新这才像得了肉骨头的小狼狗,满意地点头。


5.
方才这一幕被小师弟们看在眼里,还以为是他们三师兄生气,被大师兄三言两语哄好,对大师兄的佩服又更上一层楼。

只有萧居棠独具慧眼,嘿嘿嘿嘿地拿起炭笔准备写新的话本子了。

“看看那眼神。”萧居棠对宋居亦耳语,“郑师兄也就罢了,你看邱师兄那眼神,温柔得能滴出水来。”

宋居亦深以为意,疯狂点头。

两个人回过神时,邱居新和郑居和的身影却已经从桃树下消失了。


6.
“走。”是邱居新先拉过郑居和的手,“去个地方。”

郑居和还未反应过来,便被邱居新用轻功带着飞去了。

“去哪儿?”郑居和哭笑不得,暗自运气跟上他的步伐。

“跟着。”邱居新也不多言,只回头露出个挺乖的笑。

郑居和无奈,只能仔细不太落后。这方向是武当后山。

7.
邱居新稳稳落到后山最高的古树枝桠上,郑居和慢了他六个吐息的时间,最终也还是平稳地落在邱居新身边。

邱居新去拉他的手,按到脉搏附近的时候发现他心跳极快,额头也有些汗珠。

用轻功飞这么远,邱居新一路上甚至忘了要放缓速度。

还是有些太勉强了。

邱居新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却是郑居和压着低喘的气音,依旧是一如既往的笑,“居新是想带我来这里?”

“这里……风景好。”邱居新点头。

郑居和无奈笑起来放眼望去,的确重峦叠嶂,万里繁星尽收眼底,煞是好看。

天悬星河,牵牛星和织女星该相会了罢?


8.

邱居新注意着郑居和的表情,稍稍松口气。

倒是郑居和比他心细,“怎么了?”

邱居新斟酌着语句,“……担心你不喜欢。”

“怎么会。”郑居和又笑起来,“这样也不错。”

“可……”邱居新又把话头止住了。

可方才,你似乎跟得很吃力。

……会又想起伤重的往事么?

郑居和却似乎毫不在意,“居新,我考你一首词。”

邱居新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解地应下,“请说。”

郑居和也只是随口一提,看过群山又看漫天的星,才想到句合适的,“双星良夜,耕慵织懒,应被群仙相妒。娟娟月姊满眉颦,更无奈、风姨吹雨。”

邱居新答得很快,“相逢草草,争如休见,重搅别离心绪。新欢不抵旧愁多,倒添了、新愁归去。 ”答完了才问,“师兄何意?”

郑居和笑着回头,“只有这般,你才会多说几个字。”

“……师兄。”

郑居和笑了笑,“我又不是那什么苦命鸳鸯,没什么旧愁新愁,你在担心什么?”


9.

邱居新沉默片刻才重新开口,“……师兄。可否再近一分?”

郑居和便配合地又往他那处挨了半步,“哎,怎么?”

邱居新顺势揽过他腰身,轻咬着他下唇递过去一个吻。

郑居和甚至都没来得及闭眼,便看着邱居新的面容骤然放大,双目轻轻闭着,清冷的星光与夜色将他的五官都擦出一圈温和的轮廓。

眼睫微颤,煞是深情。

郑居和的喉间低低笑一声,慢慢闭目回应这个吻。

邱居新连亲吻都发乎情止乎礼,低低道,“借此一吻,讨师兄开心。”

“……什么时候学坏的?”郑居和无奈地笑起来,正想故作严肃兴师问罪,唇便被再次吻住,“唔……”

——“师弟无师自通。”


——————————————————————————————

我真的觉得这种关键时刻能说出不得了台词的邱居新非常厉害……

关节炎好一点了!所以今天尽量就先写了一篇有点感觉的!

好想看他们为爱鼓掌哦咳咳咳咳……

邱郑的正篇分为四季,已经在筹划秋冬了,应该是收获与成长的故事。


【卡雷】红灯行③(通灵师卡X魔术师雷)

简短的摸鱼。是两位小时候的事情。
熬夜复习到胸痛,真要放开手写东西还是要等考完试……

————————————
卡米尔又做梦了,他在梦中睁眼,无边的黑暗翻着波涛从他身边流过。

这是一个多么、多么空荡荡的地方啊,没有上,没有下,也没有前,没有后,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这黑暗中漂浮还是下沉。

他睁着眼睛在黑暗中等待了许久,终于有声音传来——
“卡米尔。”

与声音一同到来的是光。

“卡米尔,你在发什么呆?”

卡米尔才下意识地做了一个撑起身子的动作,发现自己正坐在“家里”。

漂浮的灰尘都可以凝固的地方。

周围的人都有一张隐藏在阴影里的脸,只有雷狮的脸迎着光。

五官深邃又锋利,在昏暗的室内也看得真切。

“快别发呆,大家都在看着你。”

那双漂亮的眼睛微微弯起来,是带着些许笑意的。
“噢,好……”

卡米尔正准备坐正,坐着的椅子便化为空气,凝结的尘埃流动起来,阳光照进视线里。

身子往下重重一跌,再回神时自己已经在周围都是花草的地面上了,身下一片不应该出现的碎石子。

看一眼自己的手,骨骼小了一圈,皮肉很嫩。细小的伤口后知后觉,血液往外渗进掌心纹路。

手臂被人拽住拉起,又是那汪干净的紫色。

“受伤了吗?”

卡米尔摇头。

周围传来刺耳的笑声,“雷狮!你当心点,被私生子碰过的地方会烂掉!”

手臂上的拉力没有停住,直到把卡米尔从地上拉起来站稳,雷狮才似笑非笑地回头对那些大笑的人说:“我的医生说,我最近得了一种奇怪的眼疾,被我看到的人眼睛会觉得痛。”

他们笑得更大声,“你骗人!我现在还好好的呢!”

雷狮摊了摊手,“我现在也没烂掉。”

卡米尔说不出话,只能拉着雷狮的手,一点一点地收紧指间的力度。

雷狮回过头。

他问,你恨他们么?

卡米尔摇摇头,又点点头。

“我也是。”

就是在此时,黑暗又重新降临了,这个时候的黑暗有了形状,像一只稳稳托着他的手。

黑暗问,你喜欢他,是么?

卡米尔摇了摇头。

“你爱他。”黑暗的声音听不出性别,听不出情绪,音量轻得不仔细注意就要消散,“这是何等低贱,何等卑微的爱啊。”

卡米尔抿着唇,等待这个梦醒来。

他终于醒过来时,面前除了雷狮的脸以外还有一张脸,苍白无比,头上还有个巨大的坑。

五官都位移了,谁也不服谁的那种。

卡米尔跟那双充血的眼睛对视了半秒,见怪不怪地先念出一句冗长又复杂、 语调诡异到几乎不是人类能够说出来的咒语,最后说,“小姐,您好,您知不知道怎么把自己变成死之前的样子?”

女鬼摇了摇头。

“我来帮您。”卡米尔于是又念了一句稍短的咒语,面前苍白又狰狞着脸的女鬼五官开始缓慢挪动,血液回到身上的伤口,头发整齐地披在肩膀处,变回了原本干净的样子。

不难看出是坠楼死亡的。

“……为什么来这里?”卡米尔又问。

女鬼咧开嘴,嘿嘿嘿笑了一声,“你很帅。”

“……“卡米尔沉默了半天,憋出一句,“您过奖。”

女鬼又转过头,看着雷狮熟睡的脸庞,一脸认真“他也很帅。”

“嗯。”

“所以你们两个很般配。”女鬼再次咧开嘴,“嘿嘿嘿。”

卡米尔:“……”

“他对我挺好的。”女鬼似乎受不了安静,想了想就再次开口,“……但是我死不是因为他。您可以看到我,不知道能不能理解我的理由……”她说到这里,就有些踌躇了。

卡米尔的直觉告诉她,她写遗书费了很大力气才编排出一个像样的理由,于是示意她继续说。

“我只是不想活了。”

眼眸一动,女鬼知道他理解了,就又把话题转回去,“所以,你们做过了吗?”

卡米尔:“……”

他最后试图转开话题,“……你为什么不进入轮回?”

女鬼眨了眨眼睛一脸疑惑,“我找不到路去轮回。”

最后卡米尔询问女鬼知不知道最近十字街那里发生的案子,女鬼回答了当天看到的情况,卡米尔拿过床角的便签纸,慢慢折了一只纸鹤。

是一只很普通的纸鹤,因为一开始没有撕好正方形的关系,它甚至有些歪斜。

但卡米尔轻轻一吹,它便展开纸质的翅膀飞向虚空——
“请您跟着它,它会带您回归正轨。”

女鬼的表情有点遗憾,“可我还没看你们为爱鼓掌呢。”

卡米尔猛地被呛了一下,“请您跟上它。”

女鬼跟着纸鹤消失后,卡米尔才迟迟反应过来,这里是他的床,本来应该睡在自己对面的雷狮正躺在他床上呼呼大睡,现在眼睫颤了颤,喉间模模糊糊地轻哼一声,才有点醒过来的意思。

“……大哥?你怎么……”

雷狮听到卡米尔自言自语了一会儿,才从睡梦中刚刚回神,迷糊地“嗯”了一声。

卡米尔只能给他拉好滑落到腰间的毯子,“怎么睡到我床上了?”

雷狮揉了揉眼睛,抬手把被子拉过头顶,语气隔了被子也听不出喜怒哀乐,“……不行么?”

卡米尔只好又坐到他身边,腰身正挨着他的腰身,垂头看着那一团有点轮廓的被子,“……当然行。”

他听到雷狮轻笑一声,被子滑落下去些许,露出藏在凌乱发丝间的脸。

从高挺的鼻梁到微张的双唇。

果然仅凭外貌就能轰动全城了,更何况还能从手指上变出那么绚烂的魔术。

那一瞬间,他有想亲吻他的冲动。

但也仅仅是一时冲动,卡米尔小声说了句“大哥,我去做早餐”就准备离开房间,拉开门之前听到一句“我要吃煎蛋”。

“好。”卡米尔应下来,“也请大哥准备起床。”

“如果我不呢?”

“那我就要强吻你了。”

“……嗤。”雷狮的笑声这回清晰不少,“坐以待之。”

【邱郑】夏往③

迟来的夏至篇。
反正lof改版面之后我这种题材肯定就没人看了,放飞自我写甜饼~( ̄▽ ̄~)~
青灯璃内心OS: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滚床单啊!!!!
————————————————————

54.
郑居和每日除了日常课业、管理纳穗之外,便是看书,偶尔也有小师弟无聊了往他那边跑,一日邱居新还未走进长生殿,便听到一位师弟在与他论道。

“大师兄,我近日总与一魔教中人产生摩擦,那人锋芒太盛,杀人如麻,还欲与我比一高下,何如?”

郑居和微微一顿,声音依旧是不紧不慢,茶杯磕碰在桌子上,有水声缓慢注入,“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

师弟沉默良久,是有所悟。

“大师兄真好啊。”小师弟起身离开前笑笑,语气带着些许如释重负的轻松。

郑居和垂着眸,一边清点手中的兵器图纸,声音温缓,“哎,哪儿有的事。”

小师弟笑着又凑近了,“大师兄,什么味道?好香。”

“就数你鼻子最灵。”郑居和的声音带了明显的笑意,“可别偷吃。”

邱居新一直等到那个小师弟离开才走进长生殿。
刚跨过门槛呢。

“居新?”郑居和见他来了,似乎是收起了什么东西,笑笑示意桌边位子,“来得正好,喝茶么?”

邱居新摇摇头,“……居和,过来。”

55.
郑居和也不知道他究竟想做什么,乖乖起身走过去,“嗯?”

邱居新伸出手,揽着他的腰把他往怀里带。一言不发。
郑居和隐约能知道邱居新是有那么一丝丝不高兴,又不知道是为什么,只能抬手一下一下地拍抚他后背“哎,居新。”

邱居新依旧一言不发,只用下颌蹭了蹭他肩膀表示听到。

“居新?”

“嗯。”

“居新——”郑居和无可奈何地弯起眼睛,声音拉长了些。

邱居新依旧不说话,在殿内环视一周也找不到蛛丝马迹,只觉得确实有什么食物的香味。

他想不出个所以然,过了一阵才小声开口,“……大师兄真好。”

郑居和这下便明了,哭笑不得地偏头碰了一下他脸颊,“……大师兄当对人一视同仁地好。”

56.
邱居新当真不知自己在不满些什么,大师兄过去就是这般了,年少时就是这般了,还小的时候——他没见过大师兄的小时候,但也一定是个和气温柔的好孩子。

在这么长远的过去就是这般,平和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让人动心了。

——他的郑居和。

“啪”。桌上烛花爆出一朵,邱居新猛地回神。

过去就是这般的是什么,现在依旧这般的是什么?

邱居新撑着额头,想不出什么所以然,索性背起剑匣准备出门。

窗外已染透无边夜色,一钩残月上挂几点星。

轻缓的脚步声渐近,门上有人屈指轻叩。

“居新?”

57.
郑居和便这么带着模糊的月色和夏日不甚凉快的风露进了屋,手上拎着个泛着些微光泽的木质食盒,眉目间依旧是那般柔和笑意,“夏至了。”

“……嗯?”邱居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眨了眨眼睛不解地看过去。顺手又把剑匣解下来放回去。

“冬至饺子夏至面。”郑居和将食盒在桌上打开,藏得很好的高汤的香气便飘飘散散地溢出来,“我向一个故人要了汤底食谱,愿意赏脸尝尝么?”

两只白瓷碗,汤水清澈,面条细软,青菜在碗边翠绿的一排。

还有一小碟他挺喜欢的芙蓉蛋。

邱居新这才明了,“噢”一声,赶忙去接郑居和递过来的筷子。

58.

——还是不一样的。

邱居新夹起面条尝了一口,郑居和在做这般事情上面似乎总是有天赋,抄经书属他的字迹最干净工整,背书时属他最不紧不慢毫无错漏,纳穗库房也是从未出过一笔差错,现下又知道,连做饭也是。

“……怎么知道的?”邱居新抬起眼睛,有些好奇地问。

郑居和也知道他在问什么,“居新,记得你初来武当,第一次跟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么?”

邱居新一愣,只记得他那个时候还不似现在这般寡言,当时……

“当时你每道菜都夹了一筷子,只有芙蓉蛋你多要了几勺。”郑居和弯起眼睛,“……啊,居新当时还是个……糯米团子呢。”

连邱居新自己都不记得,他从来不是会说自己乐意吃什么给别人添麻烦的性格,实际上要他说自己喜欢吃什么,他可能还会沉默很久。

但是郑居和记住了。
  

59.

邱居新不说话,郑居和也不再多提,房间内便只有碗筷碰撞的声音。

“……为什么会记得?”邱居新开口问,看着郑居和夹面条的动作一顿,眨眨眼睛好奇地又看过去。

郑居和弯起眼睛,“……很奇怪么?”

邱居新沉默半晌,“毕竟……很久以前。”

“不只是那次。我总会记得,你喜欢多要点芙蓉蛋的。”郑居和的声音里带着一如既往的柔和笑意,又似乎有何处不太一样。

邱居新听出了些什么,心情莫名地雀跃起来。

60.
也许哪怕是再过一个夏至,两个白露,三个立冬,四个芒种,邱居新也还会记得夏夜虫鸣,熏风习习中有人拎着食盒叩开他的房门,眉间温和的笑意春风化雨。

邱居新舀空碟子里的芙蓉蛋,忽地冒出一句,“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

郑居和似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眨眨眼睛看过去。

“……第一次读到这句,就觉得很适合你。”邱居新同他解释。

郑居和便弯起眼睛,“千二百轻鸾,春衫瘦著宽。倚风行稍急,含雪语应寒。 ”看着邱居新投过来不解的眼神,便笑笑接下一句,“带火遗金斗,兼珠碎玉盘。河阳看花过,曾不问潘安。 ”

“……师兄过誉了。没有这么好看。”邱居新听到“潘安”二字才反应过来,目光一动,缓慢凑近,“……居和师兄。”

“当然有这么好看。”郑居和笑笑地也不躲,伸手轻抚那剑也似的眉,“……唔?”

“……耳朵红了。”邱居新偏头,握住他的手腕用唇轻轻蹭过。

郑居和有些意外地笑起来,不动声色地任了邱居新的触碰,“……是居新的错觉。”

邱居新又凑近了些,衣衫与衣衫交叠,唇与唇相贴的一个亲吻。

“现在更红了。”

——不一样的,现在是他的郑居和。

【邱郑】夏往②

求生欲使我摸鱼……
决赛拿了第一!!!!看到这句话了没有!!!快点恭喜我啦!!!!!QAQ

————————————————————
48.
入夏以来日头便毒,每年都有不少武当弟子因为炎炎烈日而中暑,郑居和一如既往地配了些药丸,溶水服用便能缓解症状。什么药拿多少,如何配比都有精细讲究。

郑居和因着这事已经忙了好些天,师弟们来纳穗时大老远便闻到扑鼻的药味,推门进去,他们的大师兄正磨药呢。 一点一点调好比例,搓成药丸。与师弟们的闲谈也多围绕中暑后如何处理,药应该带着多少。

邱居新每日练功过后便去长生殿边上听着,或直接进去坐在里面,在安神香缭绕的紫烟里看着郑居和。

低垂着眼睫,深色专注。

邱居新不知不觉便会看出神。

49.

“居新?”倒是郑居和察觉到他的目光,停了手中的动作,低声唤他,“我的脸上是不是沾了什么?”

邱居新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伸过手去,按了按他时常含着笑意的眼角,“……嗯。”

郑居和也没有多想,道了谢后便继续配药。

于是前来纳穗的小师弟们口耳相传,郑师兄好生厉害,连那武当山三大冰块脸之一的邱师兄对着他,表情都十分温柔。

“不得了不得了。”萧居棠明显是要搞事,一脸神秘,“我三师兄看大师兄的眼神,像……像花前月下的公子哥儿看他心仪的姑娘。”

宋居亦表示不服,“我觉得那是说饿又不饿的人看着自己想吃的菜。”

萧居棠冷哼一声,“就是这样你才写不了话本子!”

50.

这点流言还未传到邱居新的耳朵里,郑居和处理完了药正清查库房,邱居新的视线便毫不遮掩地落在他身上。

眉眼温和,睫毛纤长,许是常年面上都是温温和和的笑,五官越看越像用温润的玉雕琢出,一丝一毫的锋利都见不得。

和他的话,他的人一般。

再往下些,长期坐守长生殿的人皮肤总是见不太到阳光,脖颈处一片温润的白,和光袍的领口又深,毫不费力地看到胸前肌肤。

依旧是一片温润的白。

再往下,习武之人的腰身总是柔韧,能轻而易举地……
“居新?”却听闻郑居和开口了,柔和的目光隔着兵器图谱看过来,“……怎么一直盯着我看?”

邱居新老实得很,把眼神收回去,起身走到郑居和身边。

51.

“嗯?”

郑居和知道他的话向来不多,只是笑笑地等他下一步的动作。

邱居新挨过去,动作轻手轻脚又不容抗拒,下巴蹭上他的颈窝,手环住那柔韧的腰身后慢慢收紧。

郑居和不慌不忙,任由他抱,点好了这一沓图谱后抬手安抚似的揉过他后脑,“怎么了?”

邱居新的声音闷在他颈间,“……更喜欢了。”

“……哎?”

“就是……更喜欢了。”邱居新从来不说多余的话,这样的姿势微一偏头便能吻到那温润的颈侧,邱居新便那么做了,“……不知为何。”

不知为何心动了,不知为何喜欢了。不知为何更喜欢了。

郑居和的声音依旧不紧不慢,“莫扰你修行便是。”

“嗯。”邱居新乖乖应了一声。

郑居和笑起来,轻拍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臂,“乖。”

邱居新总觉得这声“乖”有那么些许隔应。又说不上哪里隔应。

52.

从外游历回来的小师弟们这段时间讨论起了江南的稻田,说过不了几日稻花开了,清香味道煞是好闻。

萧居棠便闹着也要去看,宋居亦经不住他闹,又不敢找邱居新,就拉着萧居棠跑去长生殿一唱一和说对口相声。

郑居和被闹得无可奈何,翻着历法书查日子,说这会儿稻花只有点小花苞,没什么好看。

萧居棠不听,正撅着嘴再打算闹,邱居新正好跨进长生殿,在两个活宝身后不咸不淡地开口,“我带你们去。”

萧居棠面色一变,连声说着“不不不不不用了三师兄”“怎么好这么麻烦啊哈哈哈哈”就和宋居亦一起抱头鼠窜(?)。

邱居新满脸疑问地看着把历法书放到一边的郑居和。

郑居和笑而不语地看回去,两人就这么对视了一阵,最后郑居和先笑出声。

邱居新不明就里,“……嗯?”

“你吓着他们了。”郑居和勉强收了声音。

邱居新仍旧是一脸不明就里,走到郑居和身边坐下。

郑居和笑笑地伸出手指,按着邱居新的嘴角往上提,“你下次要不要试试这般说话?”

邱居新僵硬着面部肌肉保持这个表情,“……上次就是这个表情,去借武器的时候,把师弟们吓着了。”

郑居和收回手,邱居新放松下来,挺乖地露出一个笑。

“……这样不就很正常了么。”郑居和弯起眼睛。

邱居新抬手也按了按自己的唇角,“嗯。”

53.

郑居和起身把书本放回书架,邱居新的声音冷不防地从他身后传来,“……只在郑师兄面前会这般。”

“哦?”郑居和回过身,依旧笑得温温和和,又似乎带了什么别的神色,“叫我什么?”

邱居新眨了眨眼睛乖乖改口,“居和师兄。”

郑居和刚想说“这还差不多”,邱居新就紧接着来了一句,“居和。”

没等郑居和给出任何反应,邱居新那双眼睛就直直地看过去,声音低沉又诚恳,“……喜欢。”

“……!”郑居和怔愣过后才无奈地弯起眼睛,“我也是。”

邱居新的眼神闪了闪,沉默过后继续追问,“喜欢什么?”

“喜欢居新啊。”郑居和的声音温温的带着笑意,又有了别的什么意味,全天下独一份的意味。

郑居和走近了,俯身与他额头相抵再次重复,“喜欢居新。”

——啪。

有什么火苗在邱居新的脑海里亮起了。

像坠入荒原的星火,风过,不一阵就要烧遍。

【迦周迦】我们的御主变小了怎么办②

我流爽文,没有逻辑,给下一章做铺垫。
梅林改变战斗体验。
我真的没有在黑帕拉塞尔苏斯……
————————————————

  这次的特异点比较小型,也不像上次有个大boss要开对行星宝具弄死御主,就是圣杯据说在冰川底下。

  信息发送回迦勒底后,工作人员迅速分析了冰川的魔力点。

  “……两个圣杯?”御主坐在阿周那的肩膀上,十分疑惑地歪过头。

  由于喝了返老还童药水,她的声音又嫩又尖,小孩子的反应速度也没有那么快,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哦!这是异常事态啊!”

  虽然是异常事态,不过只要把圣杯回收了,应该就没什么问题。

  “这次的事态进展太过顺利了……”玛修觉得有些不太妙,“我们连这次圣杯召唤出了何方英灵都不知道……”

  御主点点头,“也没发现什么太大的异常事态,果然只是小型特异点吧。”

  阿周那说:“无妨,哪怕是什么难以解决的敌人,只要有我这把神造的弓……等等,迦尔纳,你要做什么?”

  迦尔纳默默举起了枪,说,迦勒底的工作人员既然已经锁定了冰川位置,那就由我的火焰来溶解冰川,把圣杯取出吧。

  “……倒是提前说一下你的计划啊!”阿周那绷不住了,一手扶着自己肩膀上的小团子,一手把玛修拎起来,迅速离开迦尔纳的宝具范围。

  御主现在十分好保护,小小的一个,手臂揽着在怀里就可以了。玛修张开护盾以防迦尔纳那破格的宝具给大家造成什么其他伤害。

  “领悟诸神之王的慈悲吧。”

  “绝灭,即在此一刺。”

  “因陀罗啊,好好看着吧。”

  “彻底燃烧吧——‘日轮啊,顺从死亡’!!”

  御主在玛修的盾后面听到阿周那的喃喃自语,她毕竟是被阿周那抱怀里的,透过胸骨传达的声音更为清晰——

  “真是一如既往地乱来。”

  御主内心:嘿♂嘿♂嘿

  

  小型特异点的冰川瞬间蒸发!

  天地崩裂一般的轰鸣!

  圣杯光芒显现!只等待回收!

  玛修把盾收起时,不由自主地感叹,“真是耀眼的光辉啊。”

  “像太阳一样。”阿周那抱着御主慢慢落回地面,“让人不由得又有了射落的冲动。”

  御主知道这无异于开虐,于是镇定地接了阿周那的话茬,“射落就算了吧,你射♂他我是没有意见的。”

  阿周那:“虽然不知道那个哲学符号是什么意思,不过既然是御主的命令,我可以放过他。”

  此时迦尔纳已经将冰川底下出现的一个圣杯拿到了御主面前,“恕我无能,master,在融化冰川后,只找到了这个。”

  御主表示不要紧,毕竟异常事态又不是第一次遇到。

  经过分析,那个圣杯虽然“看起来”像圣杯,魔力量却只有常规圣杯的一半。

  “那看样子另一半还在这附近……”御主小声分析。

  迦尔纳点点头,又转向阿周那,“阿周那啊,我刚才似乎听到了什么。”

  阿周那不说话。

  “可现在我是枪兵。”迦尔纳满脸无辜地眨眨眼睛,“打你红色伤害的。”

  阿周那忍不住拉起了弓。

  “阿周那,请听我说完。”迦尔纳不为所动,“但是你那把神造的弓,曾经违反规矩杀死我,也是不争的事实。”

  阿周那:“……”

  两人于是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御主觉得,迦尔纳对这件事还是有莫名其妙的自豪感的。

  “……听到了吗!”结果控制中心传来了消息,“冰川下的圣杯其中之一被收回了,但是其中之二侦测到了强大的魔力反应!那应该是吸收了圣杯的英灵!”

  御主有点懵逼,“那个英灵一直被冻在冰川底下吗?!”

  阿周那握紧了弓,迦尔纳再次提枪,两个人的眼睛都看向了同一个地方。

  被融化的冰川中心升起了什么!

  “拿着烧瓶,飘逸的衣摆和长发,哇这个影子该不会又是……”

  “迦勒底的master啊,请不要……阻止我探寻根源……”

  御主崩溃了,“为什么每次黑幕不是你就是凯撒啊!”

  “P”想了想,“……其实也有我们两个都是黑幕的时候。”

  玛修已经立好了盾,“master,请指示!”

  “P”似乎对这种情况十分得心应手,“稍等,我现在已经持有了这个圣杯,只要你们喝下这融化的冰川之水……”

  御主和玛修、阿周那都不由自主地捂住了耳朵。

  迦尔纳倒是没表现出那么大的抵触,于是“P”继续说:“就可以与圣杯同调,抵达根源,实现你们的心愿。”

  迦尔纳认真地跟着他的思路听了半天,最后觉得这个“抵达根源”好像没什么用处,御主又一言不发地给他开了自充和红魔放。御主自己的礼装给所有人加了攻击。

  阿周那见状给自己开了天授的英雄和同款红魔放。

  “P”开始慌了,“等等,你们两位的宝具都是群攻,而我的血量……”

  结果御主把玛修换了下去,让梅林来给迦尔纳上了个挂哔作成。

  “这根本不是战斗……!”

  结果持有圣杯的黑幕又在一瞬间被消灭了。

  圣杯的另一半被顺利回收。

  “……没有魔神柱吗,真是无聊的战斗……”御主伸了个懒腰,“修正开始啦。”

  “迦尔纳啊。”阿周那注意到自己周身的金色光点,不紧不慢地开口,“刚才那位黑幕同你说的条件,你难道不心动吗?”

  “我没有什么想依托圣杯实现的愿望。”迦尔纳淡淡回答。

  阿周那丝毫不意外,在灵子转移开始之前,低声叹息都不会听到。

  ——“的确是你的想法。”

【迦周迦】我们的御主是个腐女怎么办⑥

看看发文时间,问问青灯灯有几个肝。
其实是因为半夜姨妈痛干脆起来写东西……
一边写一边笑越笑越痛……
———————————————

  190.漫长的长草期来得猝不及防。
  迦尔纳和阿周那的出场率瞬间高了很多,每天打种火本,来蹭经验的玛丽和阿尔托莉雅都能听到前方的“帕拉喜怕他!!!”“瓦撒比夏挺!!!!”
  
  191.久而久之,阿尔托莉雅和玛丽都能把他们开招之前说的话背出来了,一个带英腔一个带法腔,玛丽还到处教其他人怎么说。
  
  192.一时间迦勒底的语言文化非常地百花争艳。
  
  193.迦尔纳听着各种百花齐放的发音表示,真是无是无非啊。
  
  194.御主说,我们迦勒底的文化博大精深嘛。啊,迦尔纳,我怎么觉得你刚才在笑。
  
  195.迦尔纳如实回答,刚才达芬奇亲说“破坏神之手影”的语气非常到位,不如说是非常不到位。
  
  196.啊,意大利腔吗。御主点点头,又问迦尔纳,那正统的应该怎么说呢?
  
  197.迦尔纳对告诉御主如何正确发音这件事感到十分荣幸,轻轻咳了一声,“神圣领域扩大,空间固定,神罚执行期限设定……全部批准完毕。用这湿婆的愤怒,让你们命丧于此吧——「Pashupatastra」!”
  
  198.在另一边,阿周那的弓猛地就散开,突然变成了一个小球。
  
  199.本来这是没关系的,但是阿周那当时正在和阿拉什比射箭。
  阿拉什回过头一看到阿周那手上的小球就慌了,“老兄,你冷静点啊!我不就是赢了你几局么,不至于开宝具灭口吧?!”
  
  200.阿周那看着自己手上的小球球良久,“不,没有。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似乎刚才我的灵基有点失控。”
  
  201.阿拉什突然有了深深的负罪感,“我居然把你气到这种地步了吗,真是抱歉,我……”
  阿周那无奈地叹了口气打断他,“不,这是我的问题,你不用在意的。”
  
  202.迦尔纳还不知道自己一不留神解锁了一个这么厉害的技能,继续跟御主讨论着口音的问题。
  玛丽蹦蹦跳跳地凑过来也加入讨论,期间包括了根本不着调的“哇,这个读音像马卡龙一样!”
  
  203.所以阿周那受到的暴击伤害今天来自于玛丽,他在路过两个从者一个御主聚众讨论的地方时,很好奇地停下来听了一下内容。
  玛丽津津乐道,“唔,我觉得迦尔纳先生的声音像一杯清茶,阿周那先生更难形容些。”
  
  204.阿周那心想,哼,必然是我更讨人喜欢吧,毕竟我……
  “阿周那先生的声音很苦呢!像烤焦的咖啡豆哦!”
  
  205.一吨大石从天而降。
  
  206.“啊,也不能这么说,我觉得他的声音比我要温柔。”迦尔纳淡淡地开口。
  阿周那一时不知道那吨大石是飞走了,还是又来了一吨大石。
  
  207.反应过来时阿周那已经走上前去,“哦呀,这不是迦尔纳么。”
  “啊,阿周那。”迦尔纳淡淡地跟他打招呼,顺便对玛丽说,“您看,这正是阿周那的声音,的确温柔很多。”
  “真难得,这算被你当面赞扬了么?迦尔纳。”阿周那抽了抽嘴角。
  
  208.迦尔纳处变不惊,“是的。阿周那啊。虽说我总是不擅长语言表达,但是,你能明白,我很高兴。”
  阿周那冷哼一声,内心却莫名地雀跃。
  
  209.御主已经露出了老姨母一般的微笑。迦尔纳一眼瞟到,甚至有一瞬间觉得这个笑容比阿周那的微笑更让人觉得可怕些。
  
  210.最后还是玛丽成功打破凝结又有些暧昧的空气,她两眼放光地请求阿周那说一下迦尔纳解放宝具的台词。
  
  211.阿周那也还是不会拒绝女性,尤其是能把大半个迦勒底都变成vive la france教教徒的皇后,于是板着脸把迦尔纳解放宝具的台词背了出来,连解放真名后的那句“无是无非”都说了。
  玛丽非常给面子地拍起小手,“不愧是阿周那先生!真像啊,惟妙惟肖!”
  
  212.阿周那一瞬间觉得那句“不愧是阿周那先生”话里有话。
  
  213.迦尔纳认同地点点头。玛丽于是继续表达她的惊喜和认可,“果然最了解迦尔纳先生的,一定是阿周那先生呢!刚才那句话的感觉很对,像一道菜放了适量的盐一般!”
  
  214.阿周那更觉得话里有话了,又有些不解,最后只能看向御主。
  御主在一边嘿嘿嘿嘿嘿,笑而不语。
  
  215.迦尔纳也不理解阿周那为何如此不安,双眼中全是不明真相的无辜,让阿周那感到了深深的无力。
  “阿周那啊。”迦尔纳还好死不死地叫了他的名字,“的确,宿敌之间的了解,总是会异于常人。”
  
  216.御主十分认同地点头,“对,例如你们两个,在来到迦勒底后,我对你们的这份羁绊有了全♂新的认知。”
  迦尔纳:“虽然不知道那个哲学符号是怎么回事,但是master说的不无道理。”
  
  217.玛丽这个时候不明白了,“诶——可是,两位真的是宿敌吗?你们很讨厌对方吗?”
  阿周那和迦尔纳看着面前快哭出来的小皇后,一时语塞。
  连御主都扶额了。
  
  218.最后阿周那开口,“不是,我并不讨厌迦尔纳。我只是……”
  玛丽飞速打断他,“那就是喜欢吧?对吧?对吧?”
  阿周那的内心全是咆哮。
  
  219.比起来迦尔纳就淡定了很多,“安托瓦内特,并不是所有感情都能用喜欢和讨厌来界限……”
  玛丽反问:“啊不然呢?难道可以又喜欢又讨厌吗?世界上最巧手的甜点师都做不出既苦又甜的甜点呢!”
  迦尔纳语塞。
  玛丽•安托瓦内特大获全胜。
  
  220.最后迦尔纳率先做出让步,“我不讨厌他。”
  阿周那点点头,“我也是。”
  玛丽终于收起了那副要哭不哭的表情,一只手牵起迦尔纳的手,另一只手又牵了阿周那的,把两只手交叠在一起,“那你们要好好握手言和哦!”
  阿周那:“?!!!???”
  迦尔纳:“??!!!?。”
  御主:“yooooooooooo~”
  
 

【普奥】钢琴、诗篇与岁月②

备考和排练之间的生死时速,终于写完了第二部分。
青某差不多也是一盏废灯了……
————————————————————

  到达目的地后入住酒店,基尔伯特之前就订了最后一间海景房,本以为伊丽莎白还要闹着换房间,结果伊丽莎白意味深长地看了他和罗德里赫一眼,拎着行李箱定了其他房间。

  路德维希犹豫半晌,拍了拍基尔伯特的肩膀。

  “哥哥。”

  “怎么了west?”

  “……虽然旅行是个好时机,但是,不要过度。”

  “……”

  一边的罗德里赫深表赞同地点了点头。

  基尔伯特:“???”

  甚至连前台管住房登记的小姐姐都意味深长地在把单据递过去的时候,顺便从手边的盒子里抽出了两包杜x斯,放在了柜台上无声示意。

  基尔伯特:“……”

  喂你们把本大爷当成什么了!

  大家都到住处安置好行李后,基尔伯特习惯性地扑到大床上打了几个滚。

  “……你订这么大的床干什么?”罗德里赫看了一眼比平时出去旅行或者办公大上一倍还多的床,把行李放好。

  “容易滚啊。”基尔伯特继续在床上打滚。

  罗德里赫无奈,本来想说“像个小孩儿似的”,就听到基尔伯特的下一句。

  ——“容易跟你一起滚啊。”

  老司机如罗德里赫,一下子就听出了什么不对。

  “……精虫上脑!”

  
  而此时伊莎已经开始敲房间的门,“罗德罗德!我们傍晚去海边玩水吧!”

  结果开门的是基尔伯特,他刚刚因为在床上打了几个滚,衣冠略略有些不整。

  而罗德里赫正在卫生间里洗手。

  伊丽莎白面色一凛,瞬间脑补出了一万字的剧情。

  “现在还是中……”基尔伯特话还没说完,伊丽莎白自己把门给关上了。

  “……她怎么了?”罗德里赫从卫生间里探出个脑袋。

  基尔伯特摇摇头,“……可能是发神经吧。”

  罗德里赫于是拿出手机给伊丽莎白发了消息,“玩水要等到傍晚,你可以先在房间里休息一下。”

  伊丽莎白的短信几乎是立刻就回了过来,“我觉得你们更需要休息。”

  过了一会儿,罗德里赫的手机又震了震,“你们两个不用管我的,我理解,男人嘛。”

  罗德里赫:???

  最后伊丽莎白还是没有玩成水,海边的风雨来得又快又猛烈,回过神来时天边雷光阵阵,低沉的隆隆声从远处一点一点铺过来。

  罗德里赫在落地窗那儿往外看,天色阴沉,只能无奈地笑起来,“伊莎没办法去海边了。”

  基尔伯特显然有些挫败,“……天气预报上没说这个时候会下雨啊。”

  罗德里赫倒是不以为意,在沙发上坐下来,随手拿过去楼下咖啡厅借来的一本不知道是什么的什么,翻开一看,题目居中,字号大两号,一页几行句子,原来是诗集。

  异国的文字,罗德里赫看了半天也看不明白,随手放在一边。

  基尔伯特拿过书,翻到一页后笑起来,神秘兮兮地问罗德里赫,“小少爷,你看得懂吗?”

  罗德里赫诚实地摇头。

  基尔伯特于是坐到他旁边,把书本随便打开到一页带有钢琴插图的诗,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哦,我亲爱的爱人啊。”

  ——“是上帝种植下漫天星光后,又亲手将它送给了你的眼睛?”

  ——“或是霞光编织漫长幻境,把最柔软的云雾 融进了你的声音?”

  ——“四季永恒,在你的笑容里,轮回也会脱离守序。”

  ——“我是否可以借一个位置,长久地,长久地住进你的心里?”

  基尔伯特猩红的双眼弯起来,颇为得意地眨了眨,“怎么样小少爷?”

  罗德里赫转开眼睛,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没想到你居然看得懂。”

  基尔伯特笑得kesesesese,说那不是当然的吗。

  “不过……”罗德里赫的耳根开始发烫了,他试图转移一下话题,“这首诗和钢琴没什么关系吧?”

  基尔伯特的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啊……对,插图应该是乱配的。”

  罗德里赫还没来得及哦一声表示他接受这个理由,基尔伯特就已经压了过去,双手撑在他肩窝边上,一副饿虎扑食的架势。

  “……?!你……”

  基尔伯特脸上的笑容依旧不变,声音慢条斯理,“让本大爷来写的话……应该是,我的爱人,今夜可否能用你的嗓音,哼唱一首深夜的情歌?”

  “你……少开玩笑,这不是也和钢琴没什么关……”

  剩下的话被封住,基尔伯特毫不客气地吻住他的唇,安抚又似挑逗地慢慢吮吸舔咬。

  “小少爷啊……”基尔伯特声音低哑,“本大爷饿了。”

——————【TBC】——————
普爷在吃完之后告诉小少爷,其实那首诗是他瞎编的。
开不了车了,今天的青某依旧没有考完试。真的没心情。
这一篇藏进去的题目是“灯下共读”。

【阿多飒】青潮(校园ABO)

我不会加链接!!!!!先放一小段文字!我忘了我微博账号密码了!!!!
那啥车就是这条动态之后的第一条!!!有张自拍在前边挡着的!
————————————————
  阿多尼斯的本能也许用野兽来形容会更好一些。他在某些方面是拥有天份的。
  比如有时候他会从飒马的颈间嗅过去,微微眯起眼睛,“你身上的油烟味……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给我吗?”
  飒马是早有预料他会凑过来的,他眨了眨眼睛,“……嗯。”
  像与生俱来的本领,嗅觉。
  
  飒马自己也开始闻得到茶香了,他隐约有某种预感。
  那种香气应该怎么形容呢,像一壶新泡的茶,香气连着水雾一起,飘飘摇摇地漫出来。
  这是,第三次事与愿违。
  他身上开始有些发热,默念着这样不妙必须尽快回家向父母求助,却在下楼时脚一软,只能扶着墙进入空无一人的教室,希望自己能够尽快恢复体力。
  可是身侧的茶香越来越浓,本来隐隐约约不被察觉到的咖啡香也逐渐明显。
  在颈侧,在发间,丝丝缕缕地绕起来。
  一张松散又精密的罗网,无数丝线编织成无数网眼。
  “……!”
  飒马的膝盖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被锁定了。是被野兽盯上的错觉。
  体内沸腾的信息素几乎是不受控制地从四肢百骸中蔓延出来,被什么勾得更加失控,如果气味可见,它们现在应该是轻盈透明的,水雾一般漫了整个教室。
  飒马握紧了手中的武士刀。
  来人如果不是阿多尼斯,他就要拔刀了。
————————

……很好,在好几个月不动笔写阿多飒加上之前的文件丢失,我的风格貌似开始变了。
不过,不影响炖肉。
偷跑一段,大家凑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