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脑子有坑,身体有病,但是身残志坚x专业表演退堂鼓,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丹顶说④(祝松,日常欢乐向,不虐不纠结)

近来总是听到赤松子叹气。
做饭的时候轻轻淡淡地叹一声。骑上我出门的时候轻轻淡淡地叹一声,给人间布雨的时候,叹息声在滚滚怒雷中微不可闻,几乎要散在风里。
可是他终究是骑在我的背上的,我还是听到了。
听到了,连翅膀都要沉重许多。
见到祝融时,他脸上的笑容就多一些。
我说过,我的主人是极好看,极好看的。就算是皱眉,叹气,摆出一副苦瓜脸(说到这里我是不是应该住口)也是极好看的。
他若是要笑,就更好看了。
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孩子们也都说过,他自己不信而已。
如果我可以说话,我就会告诉他。但是我只能叫几声……他听到后会以为我饿了。
“你笑起来很好看,怎么不多笑点?”低沉而炽热的声音,隐隐透着温柔。
……擦!!!!你这个居心不良的红毛祝融!居然抢我台词!
丹顶鹤的内心是崩溃的,但是丹顶鹤不说。
嘤嘤嘤。

我不知道主人叹气的原因,但是祝融应该知道。不知道他有没有有事没事就向周围的东西倾诉的习惯,我敲了敲主人窗边的植物,白芷姑娘送他的一盆白芷。
白芷摇了摇叶子,告诉我。
“祝融说,白芷姑娘喜欢他,但他是不是喜欢白芷,他不知道。”
我问她,“你觉得这是主人叹气的理由吗?”
“也许,不是吧。”
白芷姑娘送的白芷,声音却没有那份情窦初开一般的温柔,而是活泼泼的,讨人喜欢。
可惜只有我能听到。
我托白芷去问问风,她问了,过了一会儿她反而问了我另一个问题,“你家主人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我想了想,“远着呢,还有一个半月。”我就要因为飞上飞下,累到死。
她的声音欢快,对我说,“祝融啊,可不得了,去要了嫘祖的九尺青纱,三尺紫纱,三尺白纱。”
我点头。似乎知道他要干什么了呢……
那是前几天,主人和祝融一起出行时,主人不经意间提到,他的(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反重力永不脱色限量版)(说到这里我是不是应该住口)飘带,被树枝挂了一下,抽丝了。
祝融大概是上心了。
这不正巧,他昨天就给赤松子带回来了一株似乎可以滋补的草药,我便去问他。
“我不知道,我在他家门边长了这么久,他从来都是大大咧咧的。一不留神就要把东西烧着。”
哦……的确,有时候他碰赤松子的手,我会听到“哧——”的一声,然后看见烟雾从他们的手心里冒出来……
我觉得,主人一定知道他什么时候手里带火。
而且值得庆幸的是,这个红毛没有烧到我的羽毛。
草药又接着同我说,“你说他去要嫘祖的纱?我是看见了,他竟然没有烧着那些轻飘飘的纱,真厉害啊。”
我点头,简直不能更赞同他。
脚步声由远而近,祝融来了。
我转过头去用行动表示我对他的不喜欢。如果我是人,早就把主人拉到一边去了,哪里轮得到你和他拉小手手。哼。
又听到房间内传来赤松子的叹息,轻轻慢慢的一声,却是轻快的,“你倒是也做得出来。”
过了一会儿,不知道祝融还说了什么,平日里他的声音很大,现在却压低了许多。
“我不打算帮你。”戏谑的语气。
我也极少听到他这样说话,大概是和很亲近的人才会这么说……上一次他用这种语气和人说话,又是什么时候了?我大概还是一只小小的,飞不动的丹顶鹤崽子。
不得不感叹一句,变化真大啊,我的主人。

——————TBC——————
心好累……怎么办,我想飙车。
热度过60就飙,圈小不怂。

丹顶说③(祝松,日常向,不虐不纠结)

我是赤松子的坐骑,能飞越九重天,甚至能飞去如升楼的丹顶鹤。
最近我有了一项新工作,送东西。
要不是年代好像有点问题,我可以这样解释我的工作。
送快件的。仙鹤快递,送货上门,看主人的心情免邮费……啊不,扯远了。
我给嫘祖送丝,给鹿神送药草,给后土爷爷送主人家后院长出来的果子……
这一切全因为祝融那一句“天天坐着仙鹤,你自己都不运动,对身体不好”。
……我……你……这……怪我咯?
“可是,仙鹤若不经常飞行,容易生病。”赤松子摸了摸我的翅膀。
是啊是啊主人懂我。
于是祝融提出,让我帮大家送东西。
“嗯?那也是个好提议。”赤松子于是同意了。
我怎么觉得我被祝融坑了。
于是他们又可以拉小手手了(其实在我面前拉小手手又有什么关系……好像还是有关系的……),我叼着包裹,或者爪子里拎着哭闹的小孩,经常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
内心欲哭无泪,主人不要我了……但我还是爱他的。
也是因为无聊……主人不知道我可以向草木花鸟打听任何消息,我很多时候也不太会问他们。
但是用喙敲几下任何一棵树,他们就会活起来,摇摆枝叶,告诉我主人的消息。
我敲了敲一棵白杨。
“他现下同祝融一道。在潭边,你家附近的那个。”
“哦。还有么?”
白杨不语。我于是静下心来梳理羽毛,过了一刻钟,他又开口,“现下,你家主人是一个人了,大概准备回家去。”
我一愣,“当真?”
“风告诉我的。”
我于是向白杨道谢,振翅,准备飞去他身边。
潭边竹林茂密,我只得飞低一些,寻他飘荡的衣带,却听到一个小男孩稚嫩的声音,“松子哥,你今天怎么没跟祝融哥哥一起?”
“他今天有事。”是赤松子的声音,语气不紧不慢,听不出半分情绪。
怎么可能,他刚才应该还和你一道的。
……看样子我确是真不起眼,那个小男孩居然没有问“你的仙鹤呢”。我明明也和赤松子同时出现啊!而且是从小到大都一起呢!
我在他身后降落,微微屈腿,让他跳上我的后背。
“鹤?来的正好。回去吧。”他跳上来,我于是振翅再次起飞。回家。
又听到他的叹气声。
我不能说话,只能尽量飞得再稳一点。
你别伤心……主人。你去哪里,我就会在哪里。哪怕是赴汤蹈火,我也是会去的。
“……他……又把树点着了。用的三昧真火。”赤松子在我背上幽幽地叹了口气,“幸好。若不是我在,那火,怕是灭不掉。”
我翅膀一抖,差点就没飞稳。
主人你就为了这件事情叹气吗?!那我刚才煽情个什么劲啊?!
不对你平时不都是处变不惊的吗?!为什么现在祝融一件小事你也要……
我觉得我要无法吐槽了……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寒来暑往,秋收……啊,到家了,降落。扑腾两下翅膀。
主人让我去一边休息或者喝水,偌大一个围楼都可以任我飞上飞下。
然后余光瞥见祝融拿着一袋什么东西上了楼,敲开赤松子的房门。
居心不良的红毛祝融。我于是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松子,这是那株会开花的野草,我听鹿神说这个滋补养身……”
赤松子正端着一盘菜走出来,看见他后沉默半晌,无奈地偏过头去,“……这就是你刚刚说的所谓急事?”
祝融点头。
我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他了……不过我看人一向也不是很准。
匆匆忙忙跑回去只为给他一株蔫儿巴巴的小草,还真是他的作风。叫我去衔回来,又没什么不可以。
“……我真是越来越不明白你了……”赤松子叹了口气,把手里的菜盘放下,“吃饭吧,今日多做了一份,本是要喂那几只小妖怪的。”
……你昨天才跟我说“多做了一份饭,本来要给他,还是拿去给小妖怪吧”的。
算了,我还是,去吃东西吧。主人的心思你别猜。
我转身飞走之前看到祝融那头火红的头发似乎更亮了,几乎要燃烧起来。
好闪……我的眼睛疼……

————————
停电,在极度害怕的情况下码出来的文。
喜欢这只会炸毛会吐槽能飞能怼人的仙鹤的话可以点赞或者评论~

丹顶说(祝松,丹顶鹤视角,不虐不纠结)

续前一篇。这是一只吐槽技能满点还容易炸毛的坐骑,能飞能怼人的那种。
我不知道我能写多长,疯起来我连丹顶鹤视角的电影剧情都能写完。
——————————

第二天祝融还是来了,堆起十成十的真心笑容,问他:“你能不能……随我一起去割马草?”
等等为什么连割马草都要让赤松子陪?主人你快拒绝他!他昨天还惹你不高兴呢!
“我还有事。”赤松子说完就要把门关上。
主人干得漂亮!
“诶诶别!”祝融却伸脚顶住门板,扒在上面,语气无赖又有些可怜,“……我今天差点把锦葵家的马棚点着了。怕是割个马草,它们在我手里都要化灰。”
你以为你体内的洪荒之力(?)控制不住吗?!主人你别被他蒙骗了!
赤松子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出门,叹口气把门关上,“……走吧。”
我遵从主人的命令,驮着两人飞向湖边。
其实还是这两个人的重量,我比较适应。赤松子一个人觉得太轻,三个人又觉得有些重。两个人就刚刚好。
落地后祝融和善地摸了摸我的翅膀,叫我去一边找东西吃。
居然想把我支开?可是主人在旁边点头了……
好吧,你们要拉小手手,我就不在一边发光发热了,飞去一边找虫子。
然后我就碰到了白芷姑娘。
她是远近闻名的美人,掌管一种和她同名的香草,亭亭玉立,腮若凝脂,美得不可方物。此时却是脸颊微红,采草的竹篮放在脚边,小妖怪们拿了香草玩都不去搭理,大概是怀春了。
毕竟我飞遍了万水千山,这样的表情,见的还不够多么。
她见我走近,眼睛一亮,“诶,这不是松子哥的仙鹤么?”
我于是啄一株香草放进她的篮子里。
她笑起来,看着我良久,突然问我,“诶,你知道不知道,松子哥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我当然不知道,他又不近女色,天天被祝融缠着。
白芷自然知道我不会说话,笑了笑,又继续,“你觉得……我这样的姑娘,怎么样?”
……你挺好的啊。但是搞不好他不喜欢女的……
“啊,祝融哥天天和他走得那么近,没准儿他知道呢!”她说着就一路小跑,去找祝融了。
她怎么知道祝融在这附近的?
……
哦……我和赤松子一般是同时出现的,赤松子和祝融一般也是同时出现的……
我有些好奇祝融的说辞,叼起树枝做掩护,偷偷跟过去。
正看到白芷把祝融拉到一边,问他,“祝融哥,那个……你知不知道,松子哥他……比较喜欢和什么样的人相处?”
“哦,你问这个?”祝融低头认真地想了想,“唔,大概是热情开朗,乐于助人,说话直率,可能有时候会闯点小祸但关键时刻很可靠,法力是攻击型的吧。”
……你说的就是你自己吧!关键时刻怎么你就这么聪明了?!你当时不知道怎么给小孩子换尿布的蠢样呢?!姑娘别信啊!他这是在败坏我主人的名声啊啊啊啊啊啊!!!(好像也算不上败坏)(算了不管了)
白芷姑娘一听,有些失落地问:“真的?”
“真的。”祝融认真地点头。
“哦……”白芷后退一步,声音有些闷闷不乐,“谢谢祝融哥。我先回家了。”
“用不用让仙鹤送送你?”祝融似乎有些于心不忍。
但是祝融,我的主人叫赤松子,不是你……虽然主人肯定也会答应的。
白芷姑娘体贴我,没有答应,自己回家去了。
我于是扔掉树枝,飞回主人身边。
赤松子此时已经割好了一筐马草,正在湖水里把手洗净,见到祝融回来,不紧不慢地擦干手上的水,“已经好了,拿过去的时候,别让马草化成灰。”
“不会的不会的。”祝融笑了笑,凑过去,声音在他的耳边压得低沉,“谢谢你,松子。”
却没想到赤松子话锋一转,“刚才那白芷姑娘,叫你去,是为何事?”
“问我一个问题而已。”祝融的声音里有一丝慌乱,“没什么要紧的。”
“该不会是问你喜不喜欢她吧?”赤松子似笑非笑,“别误了人家……好了,回去吧。”
于是祝融被那句“回去吧”堵得忘了怎么反驳,于是只能跟着他回去了。
其实人家白芷姑娘的重点在于你,主人。
路上他问赤松子,“要不,去我家吃饭吧?太阳真火烧出来的饭菜可香了。”
赤松子倒是笑出了声,“怎么?怕你自己做饭,把灶给炸了?”
“那倒不是……”祝融在他身后把他抱住,下巴抵在他肩窝,轻哼一声,“一个人吃饭太无聊了。”
“你若真的怕无聊,不若去请鼠婆子,她一定会答应你的。”赤松子不为所动。
“可是,请你吃不就好了?和其他人一起吃晚饭,还不如我一个人吃。”祝融把手收紧。
“……罢,败给你了。”
……主人,我不喜欢祝融的手艺啊QAQ,你去是可以,今晚给我开小灶好不好。
丹顶鹤的内心很崩溃,却不能把背上那只红毛的家伙扔下去。
因为赤松子一定会再叫我把他拉上来的……

——————TBC——————

丹顶说(祝松,丹顶鹤视角,日常,不虐不纠结)

我是一只丹顶鹤,因为天天驮着主人(和主人的一个好友)飞来飞去,大家都唤我一声仙鹤,但我从不敢以“仙”自称。
传说中,神仙都是不会死的,但是我知道我会。

说说我的主人,我的主人叫赤松子,十里八方无人不晓得他的名字和本事。他还是个小仙童的时候点化了一个滚出巢穴的蛋,过了七七四十九天……大概是七七四十九天吧,这个数字听着总是吉利些。日出的第一缕光照在蛋壳上,“啪嚓”一声,于是有了我。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数年过去,他已是个少年,能抬手唤来一场甘霖,明眸皓齿的,隐约可以看见日后丰神俊朗的模样。我已从趴在他手心的软茸毛球长成比他高一个头的鹤,能驮着他从昆仑山飞至鹤鸣山,再远些也无妨。
他当时抱着我的脖子,说“你能把我驮着飞来飞去,我最喜欢你啦!”
我不能说话,于是低头,蹭了蹭他的脸颊。
傻孩子。

他还是个骗子,他最喜欢的,哪里是我。
先前我说,我天天驮着主人和主人的一个好友,那个好友是他最喜欢的人,叫祝融。
我不喜欢祝融,因为他火一样的头发,和火一样的性格,比如今天……

“砰砰砰!!!”太阳还未升起,院内便伴着响亮的敲门声,传来一阵孩子的哭闹,还有祝融的的声音,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让我一瞬间以为夜里梦游,直直飞到了他家。
看样子不是。我飞到赤松子窗前,跟着他一起下楼走去院内,这个祝融,一定是又惹……
“祝融,你又惹事了。”赤松子的声音温凉,听不出什么不悦。
啊果然主人懂我。
“那个……茯苓的弟弟尿在裤子里了……”祝融指着他身侧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大的那个哭得实在凶,一张脸上皱皱的全是眼泪,抹都抹不干。他面色为难,“你……知道怎么办么?”
赤松子的眼神有一瞬着实精彩,他沉吟片刻,面露无奈,“……随我来吧,换尿布这种事,你应该去找个当妈妈的,嫘祖就挺好。”
“可是我只知道找你。”祝融一句话把赤松子说得没了声音。
……你是不是傻,祝融,脑袋被马踢了么。上一次一个小姑娘发现裤子上都是血,哭着找你,你也是几乎要哭着来找我主人的。
你真的觉得“来葵水是女孩子长到一定年纪时的正常现象,就是周期性的子宫出血”让赤松子解释比你解释要好一些是吧……是吧……
赤松子于是拿了白布包上一层棉花,做成尿片给小娃娃垫上,顺便教茯苓如何换尿片,又应该如何清洗,然后让我把两个小孩子送回家去。
我于是让那个背着弟弟的小姑娘体验了一把赤松子(和祝融)专利的位置,送给在织机前的妈妈,然后振翅飞回去。
半路上听到赤松子呼唤我的哨声,心急之下拔去一根翅羽,长啸着化作一道白光飞奔过去,他跳上我的背就走,这次(居然)没有等着祝融。
我遵从吩咐飞去貔貅像,往下看一眼,那火急火燎追出来的人,果真是祝融。
发觉追不上还顺便帮赤松子锁了门,才出去。
不错,防止小妖怪进家捣乱的意识还是有的。
赤松子去貔貅像下坐着,我于是去后面的草地寻些虫子吃。
自然是没有忘记要注意他的,他叹气许多次,最后挥手把我招过来,一起回家去。
“本来说给他做了饭,今天晚上,拿去喂小妖怪罢。”我听见他这么说,语气难得有些忿忿。
……总觉得祝融趁我不在的时候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TBC————

《大鱼海棠》?它不算特别好看,但我想看第二遍

【看前注意:非正经向影评】

【有轻微剧透】

《大鱼海棠》这部电影,我在还是小学的时候就听说过,它的标签很多,什么“跳票”“卖情怀”“国产动画的希望”“抄袭千与千寻”都被搬了出来,褒贬不一。

我想无所谓,当年《大圣归来》也是有很多人喷的。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看了它五遍。(当、当然……也是因为那个时候闲钱比较多……)

我们来说说其他事情。

这部电影的起源是导演十二年前的一个梦,这大概是里面许许多多奇幻的大场景的由头,非常壮观,无论是女主角所在的世界里人们的法力,还是一根彩带铺在水面上,上面就像晕开的墨色一样浮现大片的星空,亦或是飞翔在天空中的大鱼。海豚。鲸。

当然,因为起源是梦,所以剧情的确是有不足之处的。我没有看过那么多的电影,连宫崎骏的电影都是至今也没补完的状态,大概这个时候会有人跳出来说“你这个小姑娘,都没看过几部电影,你懂什么”,但是电影剧情上的不足的确是存在的,且不说女主角作大死后让所有人(当然主要还是白毛男主)买单,就说为什么白毛男主角要买这个倾家荡产(?)大单,看到后面大家都知道是因为男主角喜欢女主,但是为什么喜欢她……噢,那是剧情发生之前的事情了。

所以还是很让人在意啊!到底为什么!全剧都没有任何一个回忆杀提出男主喜欢女主的原因啊!虽然知道日久生情和青梅竹马这种原因……但是整部电影都没有提出……还是觉得缺了什么……OTZ

至于为什么那个像大BOSS一样的角色没有告诉女主角,她作的这个大死会招来几乎毁灭的灾难,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难道是提到了,但是我没注意吗。还是说灵婆别有用心呢。

至于人物的塑造,特点还是有的。因为不像某部《XX花开》……我到最后都没有记住女主角的名字(其实说起来,她到底叫什么啊……)但是《大鱼海棠》,我还是能清楚地记住椿,湫,赤松子,祝融,廷牧……虽然剧情比较仓促,但是……我好喜欢松子哥啊【捂脸】。

有人说大鱼是打着传统文化的旗号卖情怀,但是“传统文化”这个旗号,的确不是体现在画面上。银幕上出自《山海经》的妖怪们,《列仙传》和无数传说里都有过的赤松子(关于赤松子……还记得“到乡翻似烂柯人”吗,传说那个樵夫就是在看赤松子和他的兄弟下棋……),还有无论是传说还是游戏还是课本里都十分出名的祝融。凤凰,仙鹤,其他。

而且,你看,现在有多少人知道火神祝融在传说中其实也掌管南海,或者是教授古人用火的知识呀?大概就是共工怒触不周山的典故里知道祝融是火神,有山叫祝融峰而已啦。


最后还是摸着良心讲……大鱼和《千与千寻》的……咳。

我真的觉得女主角在木质的围楼那里奔跑的一幕,下一秒就要出现白龙或者汤婆婆或者坊宝宝了。毕竟也有画面色调的问题……

但是我知道高挂的大红灯笼是中国的传统啊!!!!我真的知道!!!但是就是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嘛!

而且某些地方的特效……的确和《千与千寻》很像。当然也是因为《千与千寻》我看了大概二十遍(因为提供在线观看嘛……),难免会有先入为主的情况……

但是说到抄袭?我觉得没有。

……剧情到底哪里像啊!当时你们说《大圣归来》里的大王抄袭无脸男,那是因为你们没有见过京剧脸谱好不好!红脸的关公白脸的曹操!(不)

当然,最后还有一个比较戳我的小片段,是大boss(吧大概)告诉女主,“我只是个生意人”倒是很现实。大概是在这个比较仓促且有一点不太能理解设定的电影里,最能引起我共鸣的事情。(当然我的点比较奇怪……)

而且最后我也看哭了。很心疼男主角。场面也很震撼。

虽然《大鱼海棠》没有像《千与千寻》那样,在看完后给我更深的思考,并且产生强大的共鸣,但是也许是我的阅历不够。

阅历不够,但是我想看第二遍。

最后,小孩请在家长的陪同下观看。因为你们可能会对那个开放式结局感到不适。

那种遗憾的开放式结局(居然还有彩蛋)的确不适合小孩子。


以上就是这个“没看过几部电影的小姑娘”对“跳票”“卖情怀”“国产动画的希望”“抄袭千与千寻”的《大鱼海棠》的非正经评价。

我很喜欢,我想再看第二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