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阿多飒】青潮(双向暗恋ABO)

就很对不起大家,我藏不住东西……
咳。
————————————————
  飒马一直希望自己是个普通人。如同他的寿司就应该配最普通的酱油一样。
  然而是谁说的一生中起码有三次事与愿违,他的第一次事与愿违是在上小学时卸下了武士刀,第二次事与愿违是在上国中的时候打了叛逆的弟弟一巴掌,第三次事与愿违还没到。
  时候未到。
  
  
  “……鬼龙,你闻到茶香了么?”莲巳敬人在训练结束后问正在擦汗的鬼龙红郎。
  鬼龙红郎摇头。
  “唔,很新鲜的茶味。”莲巳敬人垂首沉思,“……你真的没有闻到?”
  鬼龙红郎点头。
  莲巳敬人似乎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看向在一边挥剑挥得开心的神崎飒马——在学校内剑绝对不可以出鞘,他挥的是木刀。
  “啊,可能是我的错觉。”莲巳敬人艰难地把“你是个beta闻不到信息素”这句话吞了下去。
  看看飒马的年龄,好像是时候了……
  
  阿多尼斯的信息素是咖啡味,特别提神又香又浓的那种。
  他一开始之所以和飒马很合得来,是因为UD里的人都不太喜欢他的信息素。
  废话,朔间零那样沉迷番茄汁的大A,是不允许其他味道干扰他品尝番茄汁的美味的。
  羽风薰更是,他坚称他身上(娘里娘气)的玫瑰花和果木味混合(限量版世界仅有撩妹必备)(前一个括号省略一百字形容)信息素会被咖啡味搅得不成样子。
  大神晃牙……他谁的信息素都不喜欢。
  ……谁让他是个omega。在羽风薰和朔间零用信息素互怼时,他的脸立刻会白下去。
  所以,你想想看,阿多尼斯此时碰到一个闻不出咖啡味的神崎飒马,还愿意做饭给他吃,讲故事给他听,是多么多么值得欣慰的一件事啊。
  值得欣慰,alpha天生的占有欲紧随其后。
  阿多尼斯表达的方法也笨拙,飒马更是感觉不出来。但是学园里只要是个除beta以外性别的家伙,都会闻到神崎飒马身上的那股咖啡味,不仅香,还带有侵略性。
  只要脑袋不缺根筋,闻得出来的都会绕着他走。
  因为阿多尼斯经常拥抱他。趁着双手环绕,毛绒绒的脑袋埋进他的颈窝,偷偷地伸舌碰一下飒马纤细的脖颈。
  信息素覆盖其上。
  ——别靠太近,他是我的。
  
  “鬼龙,飒马的第二性别要觉醒了。”
  “哦?飒马难道不是beta?”
  “……可能。按照现在缓慢溢出的信息素……”莲巳敬人顿了一下,他觉得在一个本来信心满满觉得自己是个大A,结果是个beta的队友面前说这话不太友好,又管不了那么多,“……来分析,也许,是个omega。”
  “那要传授他一些保护自己的知识了,大少爷,是不是应该给他买个防狼警报器……”
  “……你在想什么。你去和他说一说吧,我的alpha性别可能不太方便。”
  鬼龙红郎一挑眉,显得信心十足,“哦,要我教导后辈防身知识么?”
  莲巳敬人看着鬼龙红郎,沉默了几秒,“你这家伙这方面不太靠谱啊,说教还是让我来吧。”
  
  
  “飒马,记得和学院里的alpha保持距离。”莲巳敬人在训练结束时拉住飒马。
  “诶?莲巳殿下何出此言,可是阿多尼斯殿……”
  “听话。”莲巳敬人镜片后犀利的小眼神看过去,开始了一长段说教。
  飒马期间几次想开口,说几句“阿多尼斯殿下不会那样”“他不会伤害我的”“他会保护我”然而一动唇,就要被莲巳敬人瞪到闭嘴。
  飒马内心:我有一句莲巳殿下道理我都懂不知当讲不当讲。
  莲巳敬人无视了飒马眼中的哀怨,接着喋喋不休。
  真是完全不需要信息素的效用就能压得人说不出话呢,不愧是莲巳殿下啊。
  这么想着,飒马的心中又生出一丝敬佩来。
  飒马的性别还未到完全觉醒的时候,也控制不好,到最后实在是哀怨得不知道做什么表情,信息素咕嘟冒一下,飘开一股淡淡的茶香。
  莲巳敬人的脸色瞬间就变了,赶紧放他走。
  飒马如蒙大赦一般地走了,脑后长长的马尾辫开心地一晃一晃。
  鬼龙红郎还在一边坐着缝表演时被撑破的衣服,飒马走远后,他抬头对莲巳敬人欲言又止了半天,“……我觉得,飒马不知为何,看起来有点……”
  莲巳敬人皱眉,“……有点什么?”
  鬼龙红郎的喉结上下动了动,“……诱人。”
  “……鬼龙红郎。”
  “你当我什么都没说。”鬼龙红郎举起双手,“别说教了,大少爷。”
  
  
  阿多尼斯此时刚刚结束UD的训练,坐在长椅上面擦汗。他基本上没什么刻意掩饰或者花花肠子,既然大神晃牙这个omega不在,他又更放松了,整个休息室里都是一股咖啡味。
  又香又苦。
  朔间零都需要捏住鼻尖才能好好享受番茄汁的美味。羽风薰已经捂住鼻子出门了。
  “……阿多啊。你把味道收一收……”朔间零的语气里透出一股子万念俱灰的颓败。
  阿多尼斯眨了眨眼睛,噢了一声,点头。
  咖啡味收回去一些,阿多尼斯却嗅到一股不一样的气息。
  陌生也不陌生,相反,阿多尼斯甚至觉得熟悉。
  很淡的茶香,丝线一样弯弯绕绕,在他鼻尖轻轻一晃,又要飘散。
  好香的味道。阿多尼斯还未来得及考虑,咖啡香味的信息素就已经先一步循着味道放出去,轻轻一勾。
  茶香更浓了。一层层沁入心脾化在肺部和血液里。明明是清淡平和的香味,却又令人心痒。
  心痒……
  阿多尼斯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信息素。
  信息素……omega的信息素。从未闻到过。
  omega。
  阿多尼斯的瞳色一暗,那个人的名字呼之欲出。
  (我的)神崎飒马。
  我的,神崎飒马。
  朔间零在闻到茶香时就觉得不对,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正在擦汗的阿多尼斯啪地甩下毛巾起身冲过去开门。
  砰。
  天花板哭泣着被震落下薄薄的一层灰。
  吸着番茄汁的吸血鬼看着被阿多尼斯暴力摔上的门,一口番茄汁含在嘴里没来得及吞下去。
  哦,那家伙是omega?
  ……年轻人啊。朔间零摇摇头,把番茄汁吞下去。
——————————————

还是没上高速耶……
飒马好可爱啊我自己写的时候都被萌了一下QAQ
怎么办一铺细节就收不住,立了flag说四章之内完结……
……我尽量吧。哭泣。

哦,这句话是发完之后加的。
我觉得有些回复很不礼貌。请问删回复会不会有提示?
有提示我就过两天删。

评论(13)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