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C剑】Keep your eyes on me②

————————【凝眸】————————

谁的青春不迷茫。

这句话是谁说的来着。

cola坐在教室里百无聊赖地盯着黑板,日复一日,他的历史课本依旧空白一片。不想记,没兴趣。

身边的少年倒是记得很勤快。

没什么时间迷茫的,他调整姿势,在课桌底下翻开新的一本小说,这个时候不看,下一节课就是体育了,看不了。

没时间迷茫啊。“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谁管那么多啊。


然而谁的青春没有几件刻骨铭心的大事呢,早恋?逃课?打架斗殴?闹得整个学校风风雨雨?

cola自认为是个好学生,跟这种事情扯不上什么关系,剑仁当然更是,他的日常就是带着耳机听音乐,偶尔跟着音乐的旋律做点中二的动作或者唱点中二的歌词。

就是了啊,他们这么讲道理的优质学生,怎么可能打架斗殴哪家强,亲爹苍云帮你忙呢。

然而他们发现他们真是竖了一个天大的flag。因为要找他们打架的人不讲道理。

剧情也不是那种一个染了一头黄毛的混混从教室门口大摇大摆叼了根烟走进来,下巴一挑说你就是内谁谁谁吧?我想追的女人喜欢你。

太狗血了,cola和剑仁是直接被打的,书本扇过来时这两人还懵了一下。

他们还一直以为这种市重点的学生质量会优秀一些,实际上真的优秀,但是就是要碰上一个渣渣,也不算什么事。

当时下午放学,人都走得七七八八,金灿灿夕阳的颜色洒了一整个教室,温暖得不行,书本里夹的试卷被那一下拍散开,哗啦啦,哗啦啦。

耳膜里嗡嗡作响,也许是被那一下拍散了原来不算坚定的认知,崩碎得仿佛水分蒸发的沙雕。

cola当然毫不含糊,二话不说挥着拳头就要招呼过去,剑仁更是,似乎听音乐听多了在某些方面也会获得特别的感知,五指一张按住那个二话不说就打人君的脸,幸好眼镜没有被拍掉,口香糖精确无误地吐进那个人的眼睛里。

二话不说就打人君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cola意会得非常快,抄起一边的凳子,直接擦着那个人的脸颊砸过去。

“【——】你妈。”剑仁在动完手之后说了今天下午除开“老师讲到哪里了”“第几页啊”“放学去不去食堂吃饭”的第一句话。

完完全全的脏字。

后面跟上来的几个也想闹事的完全被镇住,最后当然也没有言情小说里的“男主角锋利如钢针的眼神穿刺过去,喽啰架着自己的老大狼狈不堪地撤退。从此男主角的名字在全校传开”这种剧情,走廊处传来年级主任的喊声“诶诶,你们这群人在干什么?!”就足够有威慑力,比锋利如钢针的眼神要好用很多。

所以小喽罗们架着老大飞快地跑了。

“比我们高一个年级的吧?”cola显然还没出够气,把凳子捡回来的动作说不清的憋屈,“东西还要我们自己收拾。怎么突然闹出这种事情?神经病吗?”

剑仁捡起地上的试卷,“谁知道啊,我觉得cola你确实挺出挑的。”

“什么?!”

“除了身高比我稍微逊色那么一点,其他地方还是挺看的过去的。你看这么快就混到了班长这个职务,所以仇恨值也会拉得比较大吧,虽然说我们班的女生都没有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但是难保其他班的就不会……”

“觉得我优秀就直说吧。”

“放屁。”

“滚。”

最后还是以拌嘴结束这个话题,两个人到了食堂还在你一言我一语地互损,来来去去就那几个词还不觉得无聊,简直热闹非凡。



cola优秀吗?优秀啊。剑仁优秀吗?也优秀啊。

但是cola就是要比较引人注目一点,可能气质占了很大的原因。

虽然他也不知道别人说的给里给气是什么气质就是了。(……)

并且对比是残忍的,剑仁身上没什么特别的气质。

非得说有的话,也的确是有很多女生会把他身上那股子颓废忧郁的感觉百转千回地美化再美化,变成气质的一种。而能被很多人百转千回地美化,本身也是一种气质。

当然在cola的眼里只有冷笑,呵这个算个什么气质,和他待久了连他房间里的公仔看起来都是一副颓废的样子,两个眼珠子和没有高光一样。

体育还差得要命。

就是那种“看爷爷的一发旋风扣篮!”结果咔嚓一下扭到腰的差。

……不,剑仁也不打篮球,cola说着开始想更好的例子。

所以,大概是扔实心球的时候大喊一声“嘿呀!”结果扔到平均水平以下的那种差吧。

cola紧接着把实心球捡起来,轻轻“嘿”一声,一下扔过了优秀线。

旁边有女生捂着胸口一脸“哎呀人家的小心心被戳到啦”地窃窃私语起来,本来以为大概就是“啊他好帅”这类台词,结果有几句话顺着风飘过来。

“我觉得他和剑仁特别般配是不是啊!”

“就是就是!他们超级互补的!”

cola感受到了一丝这个世界似乎不按照套路走的危机。

回过神之后他才发现大事不妙。

为什么要想他?

“喂,你在想什么?”眼前突然晃过五指,“走了。”


多年以后cola还能明晰地回想起当时的心境,从试卷、草稿纸上两个人大相径庭的笔迹中看出,从保存完好的小纸条的内容中找寻。

如同漫长岁月里从未走失的一朵无名花,稍一闻香便可寻到。

“我怎么就偏偏碰上你了?”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的。”

剑仁满脸的不服气,“喂,你这话不厚道啊,和你走在一起女孩子光看你去了。”

校道上人来人往,确实有很多女生的目光都在往这里看。剑仁突发奇想买了一件黑色的T恤,刚好cola也穿了一件黑的,情侣装的即视感终是因为一个人胸口印了个精灵球,另一个人胸口印了乐正绫而打了一点折扣。

“……我是不是应该穿那件印了星尘的出来啊?”cola当时看到剑仁的衣服,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你要在衣服上撕X吗?!”之后剑仁又注意到更多已经带着窃窃私语声的目光,不服气地回头又看他一眼,“你看,我都说了女孩子们净是在看你去了。”

“这是你现在看着我的原因吗?”cola面无表情。

“……去你大爷。”

“哦。”

被冷漠对待的剑仁同学还想说什么,耳机里却传来一阵杂音,只好手忙脚乱地拿出mp3调整。

阵阵杂音里传来cola轻描淡写的声音,“反正我也不喜欢。”

大概是不喜欢被女生盯着看?剑仁下意识地和他抬杠,“不喜欢女的吗?”

“嗯。”

“哦。”剑仁先应一声才慢慢反应过来,瞪大眼睛惊讶地看过去,“什么?!”

cola却好像不愿意再说什么了,目光放远,“……你说刚刚走过去的那个老师是不是硅胶垫得太过了?”

“……你倒是小声点啊!”

当时如果像那种正常的普法栏目剧的桥段一样,cola突然低着头来一句“这样是不是挺让人接受不了的”或者干脆再矫情一点,说句“这么说出来了你会不会讨厌我啊”,那多有意思啊。

会不会整个人突然像放了什么悲伤的逼急爱母(BGM),垂下头去突然停了脚步,然后放了平时那一脸矜贵(?)的样子,稍有一点哀伤?

剑仁想得太开心,差点忘了说“其实我也是”。

反正也是差点忘了而已。

cola这回真的停下了脚步,“……你说什么?”

剑仁的声音比他清晰,少年经过了变声期后声音带着一股和主人一样的颓丧,利落却是不减的。

“我说我也是啊。”


————————【END】————————

我在这里打END会不会被亲友打死啊。不过多亏这篇文找到了一点手感……

总之……

嗯,我很高兴认识那位亲友啦,拜她所赐,她带着我接触的一切我都是喜欢的。

所以呢。所以祝破浪乘风,一切困难不生不复。

她应该值得身边所有人喜欢的。

心之所向,无所不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