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C剑】Keep your eyes on me

打开电脑是不坑爹的第一步。

状况下滑,总觉得大背景的架构能力在我手上死得差不多了,最近又沉迷阴阳师无法自拔……

好了,我已经把最近不写东西的理由交代完了,如果是知道怎么写还不写的话,我会死远点的。

哦,这篇文的性质的话……不知道内情的请当校园BL来看吧。我也不给人设了……当我骰输了……(妈的也是输得倾家荡产……)

知道内情……那你就知道吧。

OOC不怪我,毕竟笔者是个货真价实的恶役啊。


————————【孽缘】————————

“孽缘。”多年以后cola评价起剑仁,来来回回就是这个词,在牙齿间咀嚼好几遍,没什么好词了,当时KTV里灯光温暖得看起来一点都不像KTV,目光锁定点歌台前面的人,指尖在屏幕上点点画画,吐槽咒骂声被话筒丝毫不差地收入,通过音箱外放——

“什么情况?!不能因为时之歌系列老了就从点歌单上消失啊!坑爹呢!”

“……嗤。”cola拿起手中的话筒,嘲讽的笑声被成倍放大。

那人的目光从点歌单上转过来,大屏幕上的歌词正好走到末尾,漫长的结束曲,“笑什么?”

cola从来不介意在一众人面前呛他,“神经病啊。”

诶呀,走过来了,点歌台被占了——

两个人在皮质沙发上扭打成一团。无关痛痒,cola如果着急了就直接伸手到剑仁的衣服底下,挠痒痒。

但是他现在又不着急。打闹到最后要么彼此各退一步慢慢收手,要么以亲吻结束。

这个地方要怎么以亲吻结束,满包间吵吵闹闹的人。那就各退一步慢慢收手吧。

最后cola举起双手率先投降,“拿你没办法,好了好了。”

货真价实安抚小动物的口气,名叫剑仁的小动物得到了安抚,乖乖地停手,收手之前补上最后灌注了男人尊严的补刀,拍了拍cola的腰。

“……嗤,神经病。”

这样下去就要继续死循环了吧。所以cola最后也还是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


从一开始就是可以笑着提起的“孽缘”了,一开始是几年前?刚刚开学的时候?周围几乎全是不认识的人。视线从PSP上的解谜游戏收回,戴着眼镜瘦弱的男生问自己缺不缺同桌。

一种瘦瘦小小的角色在RPG游戏里找大佬抱大腿的即视感。话说回来,形容男生用“瘦弱”真的恰当吗?……在他这里好像还挺恰当。

自动战斗的界面里角色刚刚挥剑砍翻了中BOSS,动动手指【继续战斗】,cola点点头,“缺啊。”

新生活一开始总是分分钟都……

妙不可言个屁。

新的学习生活一旦开始就完全没有停下来的余地,老师在讲台上恨不得拿个漏斗往学生的脑袋里灌满要点,好让他们不用学习就分分钟直升重点。

“鸦片战争爆发的根本原因:英国资本主义发展的需要,要求扩大海外市场和……”

cola从课外书中回神,指尖摩挲着书本的封面,看了一眼黑板,确定自己对粉笔字潦草书写的内容没有印象,大脑没有过多考虑的时间,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男生。

男生转过头一脸不在状态,满眼都是缠缠绕绕的迷糊,眨了眨眼睛也没有见清醒几分。

cola只好又重复一遍。

剑仁把盖在耳朵上的手拿下来,示意下面黑色的耳塞。

……好吧。cola笑出来,摇头又回去看书。

这回把课本翻开了。


班级里的女生对于他们的关系都抱着一种莫名其妙的热衷。大概是因为最近的杂志都太廉价,什么《哥哥与我的男朋友》《龙床上的将军》《路西法与米迦勒的二三事》都太容易买到,所以。

“剑仁,借我数学作业抄抄?”cola拍拍他的肩膀。

“不借。”剑仁小心地一页一页挑开手中刚刚借来的旧书,线缝的,纸页泛黄发脆,似乎手指稍微用力就会碎裂。

“借不借?”cola的架势大有“平时借你抄了那么多次你借给我抄一次会死吗”的意思。

“借给你你也看不懂的。”他转着笔在笔记本上勾勾画画,念叨着“平安年代”“天狗喰月”。

cola作势要搬起两个人之间的桌子砸过去。在听到一边的女生窃窃私语,“诶呀,果然打是亲骂是爱啊。”“不愧是官配!哎呀呀!”

最后把抠在桌子边缘的手收回去了。

“……怎么可能看不懂。”最后cola抽出练习本一个人嘟哝。

剑仁干脆真的把练习本递过去,挑眉,眼神挑衅。

指尖用力,把练习本抽过来。

哗啦翻开。

“X你妈,写字难看也能这么理直气壮吗。”cola的吐槽脱口而出。

“怎么不能?!”反问也是理直气壮。

“傻缺。”

“你伤害到了我幼小的心灵!”剑仁双手做出咬手帕的动作。

“你也配?”cola冷笑。

剑仁转回去,当作耳机音量太大他刚才什么都没有听见。

孽缘。


—————————【TBC】—————————

我发誓,写完这篇我就去开车。阿多飒的那个。

写完还不开车你们就取关吧。烟

我特么为了找灵感去下了小电影……【等等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