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阿多飒】远构绮罗•伍

  实际上让飒马参与“冲吧偶像”,的确是染崎枫做的职业生涯的一个正确决定。甚至是她经纪人生涯的第一个正确决定。
  因为飒马在“冲吧偶像”里认真严谨的风格和不俗的反应,让他迅速圈了一大批的粉丝,其中UnDead的粉丝通过节目饭上他的例子不在少数,阿多尼斯的小迷妹更是第一时间关注了飒马的某推和某书。
  因为这两个在社交平台上的互动实在是太闪了。
  比如“冲吧偶像”第一期拍摄完毕的时候。
  【乙狩阿多尼斯】:今天玩得很开心。不过好像弄伤你了。对不起。@神崎飒马
  【神崎飒马】回复【乙狩阿多尼斯】:没有受伤,只是有点痛。
  ……腐眼看人基的话,以上互动简直糟糕透顶。
  比如UnDead拍摄MV的时候。
  【神崎飒马】:今天UnDead的MV拍摄完毕了,阿多尼斯殿下之前还跟我说因为拍摄这个受了伤,大家都是好样的。@乙狩阿多尼斯 @UnDead主页君
  【点赞:乙狩阿多尼斯】【莲巳敬人】【染崎枫_穹澜公司】等21307人。
  再比如飒马睡前发了一条动态。
  【神崎飒马】:今天在跑活动,唱歌太多了,嗓子有些不好受。总之大家晚安。
  【乙狩阿多尼斯】评论:好好休息。
  【染崎枫_穹澜公司】评论:你们两个不要再秀了……太闪了……
  ……已经不需要腐眼看人基了。
  关注UnDead的粉丝们很大一部分是喜欢看他们自产自销的,朔间零和大神晃牙基本上捆绑,在社交平台上的日常(xiu)互(en)动(ai)能把不腐的硬生生掰腐,本来她们都期待着羽风薰能和阿多尼斯擦出些火花,毕竟自产自销实在是一大萌点,在之前的节目里“阿多薰”或者“薰阿多”相关还是热门话题……当然前者的热度大大超越了后者。
  结果“冲吧偶像”一播出,“阿多飒”的tag就快把【红月】的相关话题给霸占了。染崎枫几年之后还记得当年一打开【红月】的相关, 带着“阿多飒”tag的消息就能霸占九分之五屏幕的恐惧。
  莲巳敬人得知消息后忍不住打电话给飒马旁敲侧击地问了一下,得到的答案也是再耿直单纯不过的“只是感情很好而已”。
  当时飒马好不容易得到了休息的机会,戴着口罩,在初秋微冷的天气里穿着白色T恤和卫衣,手里拿着一杯无糖的绿茶,站在叶子开始变红的枫树下等人。打过电话后肩膀被谁拍了一下,猛地回头,对上那双金色的眼睛。
  “……吓到我了。”飒马笑了笑,“差点就要拔刀了。”
  “所以啊。”阿多尼斯忍不住轻轻揉了揉他的发顶,把兜帽提起来扣上,“长马尾,武士刀,你还想多引人注目。”
  “……都是修行必须的。”飒马耸耸肩,指尖点上他的手臂,“你不也是么?无论是肤色,还是眼睛的颜色。”
  “飒马不喜欢吗?”
  过了这样长的时间,飒马已经能够坦率地说出“喜欢”,阿多尼斯听到后却还是觉得心脏震了一下。
  周围无人,阿多尼斯索性直接把他揽进怀里,唇贴着他的耳畔,“……我怎么就那么喜欢你呢。”
  飒马轻轻推他的肩膀,小声提醒,“万一有人偷拍……”
  “那就拍吧。”阿多尼斯把脸埋在他的颈窝处,手臂收紧,声音里带着疲倦的心满意足,“我很想你。”
  ——那样的日子太难以忍受,镜头之下,众目睽睽,不能抱住你。
  飒马沉默了一阵,最后抬手,缓慢地抱住他的肩膀安抚似的轻拍,“最近是不是很累?”
  “……嗯。”
  飒马笑了笑,“那你今天应该好好休息。”
  阿多尼斯在他肩上果断地摇头,“见到你就好了。”
  飒马愣了愣,微微弯起眼睛,“……我也是。”
  
  两人的约会不像是约会,坐地铁的最末节车厢去某个地方,那里没有人,则可以光明正大地挨在一起牵手,飒马中途睡了过去,头随着列车的行进一点一点,最后一个幅度地要坠下去,阿多尼斯在看出征兆时伸手扶住,犹豫了一下,力气从手臂传到手心,缓慢地向自己的这边带。
  柔软的鬓发碰到肩膀处的衣料,接着是倚靠的重量。
  动作轻得像一个小心翼翼的吻。
  到达终点站的时候才是临近中午,阿多尼斯叫醒他,随意找个地方吃饭,然后看着电影的排片,挑了一部应该是观众最少的人看。
  冗长的文艺片,男主角和女主角在不同的场景开始同一个话题,随着光和影的变换谈论不同的答案,周而复始,周而复始。
  如果是书上说的约会,大概也不太像话?飒马研究剧情的时候,突然冒出这个念头。
  一直放在扶手上的手掌被轻轻握住,银幕上是暖黄色的夕阳。
  飒马在余晖一般温软的光线里抬眼看过去,像是正正落入了罗好的一张网,阿多尼斯抬臂环住他的脖颈,唇缓慢而强硬地压了过去。
  飒马的身子僵了一下,最后闭上眼睛,顺从地抱住他的肩膀。
  银幕上的火车轰鸣。
  双唇交叠。
  “我很早以前,就想这么做了。”他听到阿多尼斯在他的耳边低笑,轻快而温柔,“在你参加那个活动,撩开帘幕的时候。”
  ——还要更早。
  ——在你还在梦之咲的时候,和莲巳、鬼龙一起在红色荧光棒的海洋中舞着纸扇,仿佛看到了神话传说中在新月弯钩上起舞的神。
  ——如果是的话,我想渎神。
  
  走出电影院的时候已经是日落,文艺片长得让人记不清楚剧情,男女主人公的对话只让人听了觉得空旷又冷寂,最后的结局男主角握着女主角的手,说:“你让我疯狂一次吧。”
  当时落日的余晖洒满整个卧房,女主角点点头,两个人吻到一起。
  飒马看着满眼被落日镀上的金红色,有些分不清楚电影和现实。
  “飒马,晚上有安排么?”阿多尼斯问他。
  飒马打开手机看了行程,“……看公司的通知,不过晚上也应该没什么事情了。”
  “……很久没有吃飒马做的东西了。”阿多尼斯顿了顿,开口,“……有些,遗忘了那个味道。”
  飒马听出语句中莫名的委屈,忍不住笑出来,看了一眼时间,“……公寓的冰箱里还有些蔬菜,肉的话,现在去超市买应该也来得及。”
  “我和你一起去。”
  飒马摇摇头,“像之前在梦之咲一样哦?一个深色皮肤的同学,和一个扎着长马尾的同学走在一起,前者叫乙狩阿多尼斯,后者叫神崎飒马。辨识度太高了。”
  阿多尼斯沉默了一阵,最后还是点头,“那……我先去你那里。”
  “好,我给你钥匙。”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