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黯葵】应榭妆浓②

风月场所,拉客都是有套路的。
譬如那些容颜姣好,最近人气挺高,能够到窗边坐着当招牌的姑娘会娇娇地笑着朝路上的行人挥手,然后假装失手将手帕掉下去,一声儿婉转的“官人,可否帮奴家拿上来呀”叫得人骨酥心软,千金送进红罗帐,也就是这一夜之间。
本田葵向来不喜欢这些姑娘家的做法,他“偏偏”喜欢关窗,偶尔打开一点,从窗户缝里透出的身影慵懒地挨在屏风边抽烟,目光投向窗外,不知道在看哪个地方。
恹恹馥郁。
房间闷热,本田葵走过去把窗推开一些,衣服上装饰用的绸带就直直地落下了楼,本也觉得没什么,长长的绸带在微风中旋转的姿态倒也好看,就由它掉下去罢。
却被一个人捡到,本田葵眯起眼睛想看看仔细,正打算顺便套路一下也算有意思,就正对上了一双血红色的眼睛。
……夜巡队昨天那个砸场子的?
“……军爷,能帮小生拿上来么?”本田葵还是开口询问,没了那份勾人的腔调,只是在简单的要求。
他一定不会上来就是。
王黯点点头,他用长长的红色绸带缠住一个布包,然后抬高声音,“你后退。”
本田葵刚刚后退两步,王黯就把那个布包甩绣球似的直接扔进了窗口,计算好了似的,直直落在他脚边。
“六包烟草,约好了的。”王黯的声音从楼下遥遥地传来,“本想让个小厮给你,但是这个地方连小厮都一股风尘气。”
本田葵听这话觉得有趣,走到窗边,趴在窗框上支着下巴看下去,“本身就是风尘楼,哪儿会没有风尘气。”
王黯笑了笑,“也是。”说着挥挥手,继续巡逻。
本田葵无聊地看着他走远,这才想起来套路也不是百发百中的。
不过对于他,失手似乎也不算奇怪?
“葵,那位爷出了大价钱买你一夜。”身后传来老鸨的声音,“你……”
“是不是有特殊要求?”本田葵拢了拢袖子。
“……是。”
“鞭子?”
“你准备一下,不要太过。”
“小生明白。”
换了艳红的衣袍,衣襟松松拉开露出肩颈大片雪白的肌肤,血红的长鞭握在手中,服装下摆开叉直到腿根,眼尾刻意画了一抹妖艳的红色,眉梢妆得高高挑起,媚得惊心动魄。
推开房门,他目光寒凉,看着坐在房间正中央,那位满眼欲求的“客人”。
——我一点都不喜欢这样的生活。
“那么,调教时间开始了哦?”他光裸的双脚踩在地毯上,握着鞭子居高临下地看,目光却像是在盯着一个死物,语调却极尽魅惑。
——“舔我。”
——死ねよ。

黄与赌从来不分家。
“我今儿看到一个男人——濠镜,你也注意到了,这几个月是常客。”
“那位……书生样的赌客?”王濠镜坐在棺材铺的账房那里打算盘,把下滑的眼镜推一推,得到确定的回复后继续,“上天也眷顾他,手气不错,总是能用小的赌赢大的,怎么了?”
王玄镜本想立刻开口同他说,却忍不住笑出声来,只能摆摆手,笑够了才能正常说话,“你猜他是为什么要来赌?一个穷书生。”
“我当然不知道。”王濠镜笑笑地顺着他的意思说。
“他为了一个风尘人。”王玄镜也没那么多兴致故作高深,直接摊开了讲,“你说,好笑不好笑?用毕生积蓄在赌场拿了什么,第一桶金算不算?……却是为了一个男人。”
王濠镜笑了笑,提笔在账本上写下得数,算盘清脆的响声不绝如缕,“……这,我倒是要敬佩他了。”
王玄镜的声音听不出情绪,似乎是在笑,“哦?”
        “不说了。”王濠镜把账本合上,“今儿该我去赌场巡视。”
        “甚好。”王玄镜挥手算作告别。
—————————【TBC】—————————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