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阿多飒】白鹭滩④

【从那以后,乙狩阿多尼斯每当回想起那天的烟花祭,都觉得自己在做一个至今未醒的梦。】

这一次祭拜龙王的花火大会的地点,是要乘坐列车前往郊区的大广场处。

“列车上可是严禁带刀的。”阿多尼斯看着满脸不服气的飒马。

“……知道是知道……所以以前在学校附近活动的时候,我也避免坐列车。”飒马郁郁地把武士刀解下来放在桌子上,“……走吧。”

阿多尼斯看着飒马的眼神,一瞬间觉得这个世界对待武士真是太严苛了。

在开始前三个小时,列车就被穿着各色浴衣的人们塞得满满当当了,阿多尼斯听着周围的人兴奋地交谈,甚至还能听出好几种不同的口音,大概是从外地专程赶来。

他和飒马却还是穿着普通的印花短袖,在没有化妆也没有特意渲染的情况下,两个人看起来更像是学院组合“UnDead”和“红月”的粉丝。

不过阿多尼斯的肤色和发色显然非常有标志性,毕竟之前在做UnDead的宣传时,有一张只截了每个人的眼睛,让粉丝在页面下说出第几个是谁的海报,总是能有无数粉丝就能一眼认出他——

“肤色简直暴露了一切嘛!”活跃的粉丝在下面评论。

 有个女生似乎也注意到了,拿出手机和照片上的人反复对比之后,小心翼翼地拨开人群挤过去,问:“那、那个,请问……是乙狩、阿多尼斯大人吗……”

飒马觉得,阿多尼斯因为惊讶而看过去的那一眼,一定是吓到人家姑娘了。

“我……仰慕您很久了!请给我签名……啊!”列车此时因为刹车剧烈晃动了一下,阿多尼斯伸出手,拉住的却是因为这样而后退了好几步的飒马的胳膊。

最后还是在摇摇晃晃的列车上想尽办法给女生签了名,留了梦之咲官方给出的联系方式,周围太挤不能合影,女生兴奋到抽气的声音还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目光。

车厢的另一头传来几乎是兴奋到尖叫的男声:“……那是神崎飒马殿下!”

神崎飒马当时被吓了一跳,他自认为红月繁琐的衣服加上舞台浓艳的妆容,足以让他可以大隐隐于人群,怎么还是被认出来了……

“这句话莲巳前辈还是可以说的。”阿多尼斯在那个小男孩往这边挤过来的时候用手指轻轻地碰了碰他的马尾,“太显眼了,很少有人把头发留到这个长度。”

“是、是吗……”飒马看着正在往这边挤过来的小男孩,无奈地笑了笑。

通过对话知道是因为姐姐带着他一起去看过【S1】级别的梦幻祭,而姐姐最喜欢的就是组合红月,弟弟当然会受到姐姐的影响,结果两个人还因为“莲巳敬人帅还是神崎飒马帅”起了争执。

简直可以想象到姐弟两个在《百花缭乱、红月夜》和《花灯之恋文》的背景音乐里你一言我一语互不相让的情况,但是一到关键时刻还要挥舞着红色的荧光棒声援“saiya!”“sa!sa!sa!”的场面。

真是意外地可爱……

“我今后也想成为神崎殿下那样的男人!”小男孩在要到签名之后开心地拍手,眼睛里亮晶晶的全是喜悦。

“姐姐和姐夫先一步去烟花大会啦,我是自己一个人坐车的哦——”小男孩一脸的“快夸我快夸我”,结果在看到阿多尼斯的表情时沉默的收住了话头。

飒马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发,“不用害怕,他只是长得比较……不讨小孩子喜欢。”

当然也因为飒马没有回头,他才没有看到阿多尼斯金色的双眼里几乎要满溢的情绪。

——不要碰他。

还因为他的肤色和表情,把这种威压放大了一倍。



列车到站的时候小男孩满脸心有余悸又止不住激动地和飒马挥手告别。

飒马同小男孩道别后回过头,对阿多尼斯笑,“和我的弟弟差不多呢。不过比我弟弟可爱多了。”

“弟弟?”

“嗯……因为他的志愿不是在偶像这一块的,所以我和他不经常见面。”飒马摇头笑了笑,“不是个可爱的少年。同我要东西都是提出要通过堂堂正正的‘决斗’,也不知道是和谁学的。”

阿多尼斯顺着他的话想象了一下,一个缩小版的飒马跟正常大小的飒马提出决斗,两个人拿着木刀对战,倒也是很可爱。

“……啊啊……真是不好。早知道应该带一件浴衣过来的。”飒马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不过,话说回来,阿多尼斯殿下有浴衣吗?”

“……有的,之前母亲就给我做过一件。不过,我也不知道放在哪里了。”阿多尼斯摇摇头,“……穿起来很麻烦。”

“唔……阿多尼斯殿下的话,穿上会很帅气的。”飒马笑了笑,“如果下次再遇到这样的祭典的话,我可以来帮你。”

阿多尼斯一愣,“可以吗?”

“没有问题的,红月的衣服都比较复杂,对于我来说,浴衣就不在话下了。”飒马点头,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唔……”阿多尼斯答应的声音有一些含糊,“……那就拜托飒马了。”

花火大会还没有正式开始,人群聚集在长长的小摊一条街上,入夜,灯笼高高挂起,一整条街都是灿烂明黄的,还有人弹着乐器进行表演。

“啊……”飒马指了指一个挂了许多团扇的摊位,上面的图案是各色当红偶像的照片,正中间挂着天祥院英智的,然后稍稍旁边一点的地方就看到了朔间零。

飒马过去绕着摊子转了一圈,跟摊主问了价钱后,一柄上面印着有些变形的紫发金眸头像的团扇被交到阿多尼斯手上。

“喂……”阿多尼斯无奈地看着飒马手上拿的印有红月标志的团扇,忍不住笑着叹了口气。

由他吧。

远处传来盛大的锣鼓声,八尺吹出的曲调苍茫,飒马看着阿多尼斯投过来的疑惑眼神,干脆在他还没有开始问的时候就回答:“是祭神的队伍,抬着神像一路走到神坛,然后诵经、唱歌、跳舞。”想着阿多尼斯对这些鬼神一类也不会特别了解,于是只挑了重点的说。

“飒马,以前也是负责跳舞的?”阿多尼斯想起他之前说的话。

飒马点点头,“嗯,穿上华丽的服饰从起点出发,和队伍一路走到神社,然后在高高的祭台上跳舞。”想了想又补充,“……唔,是邀请神灵莅临观看的舞蹈。”

“……想看。”

“那就等他们到达祭台,然后再……”

“……想看,飒马跳的。”阿多尼斯重新补充。

“诶?”飒马愣了愣,弯起眼睛,“……那就等到有机会的时候再说吧。”

“那个时候,一定要通知我。”

飒马还是记得的,第一次参加这样的祭典,他还是个四肢和五官都未长开的小少年,穿着繁琐沉重的服饰跟着队伍往前走,脚步严格按照节拍迈,铃响一下,左脚迈出去,右脚跟上,顿一顿,摇铃,周而复始。

天空盛开巨大的烟花,周围笑闹的人群,被迫地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砰——”

夜空中的爆响吸引所有人的视线,人群开始嘈杂起来,孩子们说着“开始了开始了”一边圾拉着木屐哐啦哐啦地跑过去。

飒马抬头看上去的时候正巧赶上火红烟花的末尾,是光芒最绚烂后消隐下去的那一瞬,内心一边感叹着“好遗憾啊”一边随着人群走到开阔的地方。

期间各色绚丽的烟花涌上广袤的夜空,仿佛开了一大捧转瞬即逝的灿烂鲜花,偶尔又似金雨沙沙落下。

如同巨大的白鹭在空中拂扫过银白的羽翼,或是麒麟走在夜空中一道发光的剪影。

无数的精灵在夏夜里漫行。

周围穿着各色浴衣的情侣,或是成群结队的女孩子们,发出低声的惊叹和欢呼,有兴奋的小女生扯着男朋友的衣袖,“快看啊快看啊。”

飒马注意到阿多尼斯的视线,目光从夜空中绚烂的画面收回,转向他,“……怎么了?阿多尼斯殿下,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

阿多尼斯微微一愣,想了想干脆点头,“睫毛上。”说着抬手碰了碰他的眼角,“……现在好了。”

对上飒马疑惑的神情,几乎就要戳破这微不足道的谎言。

随着时间的流逝,聚集在海岸边观看烟花的人也开始再次向商铺流动,飒马买来一盒线香烟花打算边走边放,他小时候就特别喜欢这个。因为祭神的舞蹈过后,距离结束也只有一小段时间,和朋友打闹不合适,走去看末场的烟花更加不合适,于是只能买来一小盒坐在石阶上放完,等着家里人过来接他。

光是冷的,就算手背挨上那些细微的火星都没有事,借一次别人灯笼里的烛光就可以安静地烧掉一整盒。

半盒烟花被分到阿多尼斯手上。

安静燃烧的冷光烟花带出的气氛实在太过暧昧,阿多尼斯看着手中只是发出微微燃烧声音的线香烟花,目光又转到飒马的脸上,被温凉的火光照耀。

——目之所见。

“啊,都熄灭了。”飒马看着阿多尼斯手上已经燃烧殆尽的烟花,另外拿过一支,接在自己手上燃烧得正欢快的那支点燃,再次递过去。

——流萤、烟火、繁星。

等到一盒烟花烧尽后,两个人拍拍手从地上站起来,飒马又因为姿势性低血压晕了一阵,下意识地抓住阿多尼斯的胳膊。

被握住手腕带到怀里。

“刚才,有个人跑过去。”阿多尼斯同他解释。

飒马于是信任地点点头。

夜空中燃放的烟花逐渐到尽头,表演的艺人连声说着“感谢,太感谢了”“感谢这一切的一切啊”

“飒马。”阿多尼斯最后还是出声叫他的名字,“……刚才,其实你的眼角没有东西。”

“诶?”飒马微微一愣,随后微笑起来,声音被夜色浸得温柔,“我知道。”

——不可抵你眼中的光,哪怕万分之一。

阿多尼斯突然觉得,飒马似乎是什么都明白的。

“夜已经深了,再不回去的话,大概赶不上末班车了?”他把脑后的发带解下,重新系好。

走出几步,他回头看还站在原地的阿多尼斯,那亮晶晶的眼神似乎在说“我知道你喜欢我”。

开口却变成了另外一句话,“今晚的月色,很美。阿多尼斯殿下。”

——月が綺麗ですね。

——君が綺麗ですね。

——————【END】——————

啊,两个恋爱笨蛋的故事终于结束了……这里是青灯璃,我们《远构绮罗》见……

……你以为就这么完了吗?

不!它和《远构绮罗》的时间线是连在一起的!!!

以及飒马的弟弟,存在感真的好低……和鬼龙的妹妹比起来的话……

写得很开心~不过祭神啊什么的这种细节就不要考据了……我没有任何底气,一切都是我根据看过的动漫瞎编的。

大概《远构绮罗》会有一次捡起自己的验尸官属性吧……

那么,感谢看完。


评论(10)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