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乙狩阿多尼斯生贺】花烟已至(阿多飒向)

写在前面:……我现在还在纠结是写欢乐向还是清新向。你们能理解吗,昨天我写完了快四千字的《鸣蝉之夏》,然后睡觉前准备清一下AP,就发现是翠翠和阿多的生日……

我搭档问我还写不写贺文。

……写!

————————————————————————

高峯翠对于生日的印象从来淡薄,今年守泽千秋带着南云铁虎、仙石忍、深海奏汰一大早地守在校门口,等他一进入校门就冲上去搂着他的脖子大喊“生日快乐”,然后一群五……啊不,四色战队不顾他“啊好麻烦啊要死了”的碎碎念把他一下一下地抛起来。

当然没有论坛上面那种损友才会做的抛起来五次接住四次的戏码,高峯的心脏跳得快要飞出胸膛,却意外地觉得不讨厌。

实际上从来就没有讨厌过。

乙狩阿多尼斯是跟在高峯身后进的学校,想起来今天似乎也是他的生日,八月底准备进入九月,书上说是花烟草开放的时候。

印在他的学生证上,明明白白的出生日期,8.29,对于他来说却更像一个什么都没有代表的符号。

自己本人并没有什么名气,在UD里作为后辈更只是起到一个陪衬作用,演唱会过后卸妆,换上普通的衣服,如果能听到走得很慢的几个女生聚在一起说“那个在后面默默唱歌的人也好帅呀”就是莫大的安慰。

尽管这样的话总是容不得多听一会儿,在同行的女生笑着打趣“啊呀呀,希子原来喜欢这样类型的男声吗——”之后,笑闹一阵,就要转变为“我家Rei果然是最帅的!”“暗夜的吸血鬼!如果是被他吸血我也心甘情愿呀!”

没什么可以心情低落的。阿多尼斯一抬头,发现神崎飒马拿着两杯饮料站在人群外,暖黄的路灯给他擦出一圈柔软的边,似乎是看着他很久了,但是碍于手上的杯子和怀里的武士刀,没有办法好好挥手。

目光对上时,那双与查罗石同色的眼睛微微地弯起来。

——终于发现我了?

“原来精神力是真的可以影响到人的吗?”飒马等他走到身前,把其中一杯饮料递过去,“演唱会辛苦了。……刚才我一直在想,如果你能抬头往这里看一下,我就不用出声喊你了。”

“……怎么样?”阿多尼斯接过饮料,插管时封膜发出清脆的声音,“唔……很甜。这是什么?”

“嗯。……你们的歌曲,对于我来说,还是太激烈了一些。……但是台下的粉丝们喊得都很开心呢。”飒马笑了笑,“这个是冰糖雪梨。特意拜托转校生殿下带的,对嗓子好。”

“真是细心啊,飒马。”

“是转校生殿下提醒的。真不愧是制作人,已经有了君主运筹帷幄的气势了。”飒马点点头,“我也要跟上那份气概才行啊。”

阿多尼斯还是能回忆起那个味道,清平的甜凉的,吸管上还带着飒马手指上的温度。

到达教室的时候阿多尼斯看到桌上放着一杯茶,绿茶特有的袅袅香气也只有他不太熟悉。

旁边的卡片写着“TO:乙狩阿多尼斯,生日快乐。”笔迹带着锋芒,十分熟悉。杯沿下压着在庙里求来的平安符,写着神社的名字和学业胜利字样。他知道在日本,这个东西叫御守。

应该是拜托莲巳敬人拿到的。

飒马坐在他的位置上,闭着眼睛,大概是在精神统一。那一定知道有人进来了。

“……今天给你带的便当,有加菜。”飒马缓慢地睁开眼睛,目光清明地看过去,“生日快乐,阿多尼斯殿下。”

阿多尼斯沉默地捂住了心脏,“……谢谢你,飒马。我自己都快忘记了。”

班上的同学陆陆续续地来到教室,冰鹰北斗似乎是在阿多尼斯的身边走了几圈,终于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牛肉干,“……生日快乐,阿多尼斯同学。”

“……嗯?”阿多尼斯愣了一下,“谢谢。……你怎么知道的?”

“上一次班级登记,看到了你的学生证。上面有写。”冰鹰北斗深吸一口气,认真地重复一遍,“祝你生日快乐。”

又陆陆续续收到明星昴流送的有亮闪闪糖纸的糖果,游木真送的《start☆!人际完美解决攻略!》

去UD训练的时候,朔间零告诉他,他们内部集资了一笔钱,然后预支了小卖部一个月份的红豆包。

阿多尼斯一瞬间觉得福至心灵,简直不能再贴心。

“你应该感谢同伴的神崎。像你这种不起眼的人啊,也只有他会提出‘你们可以这么做’来着。”大神晃牙哼了一声偏过头去。

“哦呀?小狗不是最积极响应的那个吗?”朔间零习惯性地去揉大神的头,避开抓挠和撕咬也是轻车熟路,“唔,阿多,你的眼神看起来……”

阿多尼斯想了想,认真地开口:“我想现在去向他道谢。”

“哦呀……难得你有这样强烈的意念呢,强大到如果拒绝你,我会被灼伤的吧?”朔间零说的话依旧让人不太能明白,但是知道是准许了。阿多尼斯于是向飒马经常会在的花园露台跑去。

他当然会在那里的,练剑、精神统一之后才会进行关于偶像的练习,阿多尼斯轻车熟路,甚至不知道会为何如此轻车熟路。

如同每天都需要走过的路径,过程渐渐变成闭着眼睛无意识也可以走完的时候,突然之间有意识地去观察,就会开始疑惑。

飒马也正好把刀收入刀鞘,正想向着练习室走去,就看见阿多尼斯跑过来,看着那个表情他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莲巳殿下被刺杀”这种不得了的大事,还在想如果真的是的话是不是当场切腹比较好一些……

“飒马?”飒马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正把刀尖对着阿多尼斯,赶紧收起来。

“怎么了?”飒马眨了眨眼睛,“你不是应该去训练……哇!”下一秒却被紧紧抱住,险些透不上气后突然觉得这种行为在初秋的季节里还是太热了。

……果然还是太热了……

“飒马,如果这个时候你说那个主意不是转校生出的,我会更开心一些。”低沉的声音在耳边缓慢滚过,带着因为奔跑而有的粗重喘息,还有再明显不过的笑意。

飒马一愣,阿多尼斯抱得太紧,他甚至不能抬手捂住自己发烫的耳朵,只能偏头断断续续地开口,“我只是……唔,朔间殿下说他在为此烦恼,所以……也不是什么好提议。……阿多尼斯殿下,松手……抱得太紧了,喘不过气……”

“已经是最好的提议了。”阿多尼斯松开他,忍不住笑着顺了顺他脑后的马尾,“谢谢,飒马。”

飒马只能偏过头去,奈何今天的头发绑得实在太一丝不苟,根本掩盖不住温度过高的耳廓,“……我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了。红月的前辈过生日的时候,我会给他们送一些平时就用得上的东西,认识的同学过生日,大概就送运动饮料,或者干脆写一张贺卡就好。”

——可偏偏是你……

——“关于你的话,我却实在是无从下手了。”

坦然又释怀的语气。

“到头来还是你最好啊……”阿多尼斯再次抱住他。

——我怎么就这么喜欢你呢。

飒马没有说什么,想着今天的训练晚一点到场会如何,构思了种种可能的后果之后,抬起手,回抱住他的肩膀。

“……我听说8月29出声的人,诞生花是花烟草。在我家的后院种了一片。”飒马最后开口,“……很好看。”

阿多尼斯收紧手臂,飒马不用看都知道他一定在微笑。

——秋意连浓,秋色连波,秋月一新,未及卿。

“……我怎么就这么喜欢你呢。”


————————【END】————————

好了!我写完了!感觉我真是太棒了!【青灯璃 自我膨胀中】

最后一句“秋意连浓,秋色连波,秋月一新,未及卿”对应“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

飒马真的是春风十里不如你啊~喧哗祭把钻败得差不多之后肝到了飒马,简直美(hao)颜(xiang)盛(cao)世(ta)……

纯情(?)阿多真是太可爱了!【捂脸】

顺便预热阿多飒向长篇《远构绮罗》,依旧是清新治愈的风格~不过是写毕业以后大家的事情啦,可能要比校园沉重一些?(如果脑洞够的话,我真的好想原创一个助理来跟杏断背山下百合花开……)(当然只是我想想啊!总觉得这么做会被打的!)

不过放心,我从来不太擅长发刀片……

之前说的阿多飒的【消音】也会在绮罗里放出!当然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坑!大概会在这里和白熊同时更新~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我们下一篇文再见~

评论(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