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薰飒】鸣蝉之夏(《闻听紫阳花》番外)

给语c群里羽风的生贺。顺便就尝试了一下分段式的写法……

明明是温暖又欢乐的剧情,可是现在耳机里放着“雨落三更,厮杀中,还在贪恋红尘”。(……)

OOC有。敬英向有。慎。

————————————————————

>>>微露

神崎飒马对羽风薰改口称呼“羽风前辈”或是“羽风殿下”的时候,也着实是让莲巳敬人吓了一跳,鬼龙红郎倒是一副没什么的样子,笑笑地说着“小男孩的打打闹闹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把莲巳拉去练习。

羽风薰听到他叫自己终于不是“轻浮男”“轻浮好色男”一类的称呼后也惊讶了一下,眼睛瞪得溜圆的程度绝对不亚于莲巳,最后又开始自我膨胀地微笑,“哦呀~看样子飒马对我的好感度已经开始UPUP了?”

“对不起,我现在改口还来得及吗。”当时天才被云层擦得透出一些光来,飒马转过身向教学楼走去,长长的马尾甩出利落的弧度,利落到带着不堪调笑的气恼。

“啊,等等我啊飒马!”羽风薰蛇打随棍上地黏过去。

飒马走出几步才想起来,羽风薰最近到校得越来越早,虽然上课还是有偷偷用手机和女粉丝暧昧传情,打完短信就趴着睡觉的情况,不过也让莲巳省心了不少。

轻浮还是轻浮,本来和“不遵守纪律”不算是捆绑在一起的。

飒马转头看他一眼,抬手掸去他衣袖上被绒毛托起的细小露珠,“……你来得似乎太早了。羽风殿下,对于你来说。”

“你也是。”羽风薰笑眯眯地凑过去,“怎么就那么努力呐?真是可爱……再好好享受一下睡眠也很好哦?”

“已经养成习惯了,懈怠是修行之人的大敌。”飒马淡淡地回答,“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

“真是不解风情的谚语……”羽风薰在他身后懊恼地低叹。


>>>马苋

莲巳敬人对羽风薰的好感度从来不高,来自于他日常的旷课迟到早退上课睡觉玩手机聊天打游戏,甚至自习课无聊的时候和同排的濑名泉在手机上玩起角力游戏,还吸引了守泽千秋的加入……

后来当然被秩序的铁锤(……)——莲巳敬人赶出去罚站了。每人拎了两个水桶,不准洒出来一滴水。

好不容易出勤的天祥院英智在写作业的时候看了一眼窗外,用笔杆戳了戳同样在奋笔疾书的莲巳,一脸“好有趣啊”地微笑起来,“敬人,他们在玩海带啊海带。”

莲巳:= =###



好死不死这两个还被分到了一组去布置班级黑板报,门章臣的理由简直无懈可击——

“守泽他不擅长这些,濑名不愿意,天祥院不倒下就已经是万幸了,羽风虽然散漫,但是帮你举个粉笔还是可以的吧?况且,他的字也不错。“

莲巳敬人张了半天的口,最后垂下头,当作战败后偃旗息鼓的标志。

莲巳在参考书上找到参考的排版,中间画一个高中生,周围是写字的面板,拿去给天祥院看的时候,他只是笑了笑,“敬人还是被束缚了啊。往更开放的方向画怎么样?”

莲巳于是点头。

后来羽风薰看到无意中他的线稿,忍不住吐槽一句:“所以你想让全班海贼王的注目下读书听课吗?”

“其实还想画别的。不过果然只有这种动漫是大家都看过的了。”莲巳推了推眼镜。

“……我就没看过。”

“我理解的,你应该是看美少女战士长大的吧。”莲巳面无表情。

“……这个猜想不好笑啊副会长大人!”

“所以你有看到我在笑吗?”莲巳依旧是面无表情地看过去。

莲巳的冷处理导致了羽风薰的溜号,他说着“还有陷入泥沼的小蒲公英等着我救赎呐”就跑了,完全不给莲巳说“那谁来帮我举线稿”的机会。

莲巳愤怒地掰断了手上的粉笔。

如果飒马听到了以上对话,在羽风薰一如既往地向他走来并且提出一起去买东西的邀请时,一定会果断转身走开。

可惜他没听到。于是在去学校附近的小超市时,他还随口提醒了一句:“夏天多吃五行草比较好。”

“嗯?”

飒马拿起架子上一扎暗红的蔬菜,“又叫马齿苋,可以消炎,比较酸,当作开胃菜是很好的。阿多尼斯殿下有时候很喜欢这个,吃了太多肉的时候,可以解腻。”

抬头时对上羽风薰幽怨的眼神。

“……?”

“啊,真是不愉快啊~”羽风薰笑笑地摇头叹气,“听到你提起其他人的名字的时候。”

飒马一脸疑惑,“……所以怎么了?”

“呐神崎君,我们现在像不像在约会?”羽风薰得寸进尺地凑过去。

飒马这才迟迟反应过来,“请不要拿对付女性的那一套来捉弄我。”你这个轻浮好色男。

“怎么能是呢?这可是对待亲爱的小蒲公英才会有的甜蜜的话哦~”羽风薰在这方面轻车熟路。

谨记莲巳敬人“不能轻易拔刀”的教诲(实际上也是没有生气到那个地步),飒马最后把那扎蔬菜往购物篮里一扔,转头走开。


>>>暴雨

盛夏的暴雨总是伴随着大量的冰雹。还在操场上进行着即将结束的体育课程的班级都被冰雹砸了个措手不及,羽风薰在教学楼上看着那个梳着长马尾的人和他同队的苦劳君一起跑向这边,然后就听到从下方传来的零碎脚步声,不认识的声音相互说着“好倒霉啊——”“头发都湿了——”还有几声响亮的喷嚏。

羽风薰抬眼看了一下挂着的时钟,还有五分钟即将迎来下课铃声,他盯着秒针走动,一格,一格,一格,从数字“1”到“12”。

应该用罗马数字的,毕竟他们可是亮闪闪的偶像啊。

再一次“1”到“12”。

他也不知道有没有着凉,跑得慢了一些,苦劳君还要因此停下来拉他,是不是也是因为带着刀的关系?

“嘀嗒。”

雨还是没有停,越下越大,轰隆隆地敲击着窗框。连冰冷的雨声都不能让心情稍微平复。明明按照自己以往的作风,直接这么走下去就好了。

“嘀嗒,嘀嗒,嘀嗒。”

可是会不会被他讨厌呢?毕竟也是和那个严肃的副会长一个组合的。

“嘀嗒——”

——神崎飒马。

终于迎来下课铃声,羽风薰没有克制住脚步,下楼的动作可以用“冲”来形容。

飒马现在看到羽风薰就会自觉地从教室里出来,而不是叫阿多尼斯出去,并且说“你们组合的前辈找你。”

从操场到教学楼的距离不短,再怎么快,身上都会湿得很厉害,纵使换上了干爽的校服,飒马的发尾还是时不时地往下滴水。

耳边的雨声已经开始小下去,依旧连绵不绝。

“我看到了哦,擦一擦比较好吧?纸巾用完了?”羽风薰从口袋里拿出一包卫生纸递过去。

“这倒是。”飒马的语气较以往温和下来,把纸巾接过,抽出一张盖住脸,“谢谢。”

“你可以把头发解开。”羽风薰想了想,还是出言提醒,“这样绑着容易头疼。“

飒马想了想,“总觉得会把为了修行紧绷的精神也一起散开了……”

“也比头痛好吧?”羽风薰循循善诱。

飒马犹豫了几秒,最后还是摸到他脑后的白色发带,抽开,然后双手伸到颈后,熟练地把头发散成一片潮湿的深紫。

“……还是不像话。上课的时候一定要系回去才行。”飒马最后笑了笑,有些窘迫地看向走廊外。

羽风薰刚想说什么,明星昴流就一脸兴奋地凑过去,“神崎,把头发散下来后,感觉整个人都在闪闪发光~”

“喂,这样说很失礼!”被冰鹰北斗一掌拍回去。

“唔,没什么。”飒马打了个喷嚏,趴在栏杆上看外面的雨,连绵不休一般,似乎要把一切洗得透明。

“……很好看哦,仿佛被维纳斯眷顾了一样。”羽风薰笑着抬手揉了一把他的发顶,又在他因为头发变乱发作之前顺回去,“……太好看了。”

最后一句像是低叹,偏偏听出了万分的柔和与真心,飒马不说话,搁在双手之间的头更低了。

雨声渐歇,夏天的雨总是来得快,去得更快,声势浩大,步履匆匆。

像突如其来的爱情。


>>>碧海

海洋生物部的部活也有去海边(陪着部长在浅水区噗咔噗咔地)观察生物这一项,当然看着深海奏汰的向来只有神崎飒马,羽风薰在几次尝试和深海沟通“我能不能去冲浪”“我能不能先去搭讪一下那边卖汽水的女生让她给我们一点优惠毕竟我撩妹技能满点”都无果后,干脆自己拿着冲浪板,撂下一句“飒马帮忙看着部长吧~被卷到深水区就完蛋了哦~”就光明正大地冲向雪白的浪花了。

这回与海浪之间的博弈没有了之前的激动人心,他每次冲上浪花的顶端时,都会回头看一眼,他抱膝坐在浅及脚踝的海水中,海潮打着白沫儿从他脚下流过,表情大概是严肃的?一直在看着深海玩水。

羽风薰当然看不清楚,他的视力并不是那么好,更何况离海岸远,海水还要飞溅到他的身上脸上,飒马的身影跟模糊的小点之间的距离只是个约等号。但是他就是看见了,从飒马脚下流过的海水,白沫在干净圆润的趾间恋恋不舍。

最后还是回到岸上,冲浪板一放就坐在他身边,“去玩吧?……看你这样,怪可怜的呐。部长的话,我看着就好了。”

飒马依旧抱着膝盖,眼睛转过去看他一眼,语气带笑,“……这算是玩累了么?”

“算是吧……看你太可怜了,部长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啊。”羽风薰笑着同他对视。

周围没有人,他的刀也不在身边,似乎可以……

“飒马啊,我想跟你表白一件事。”

“嗯?直说即可。”

羽风薰凑过去对他耳语。

飒马听完之后沉默地捏紧了手边的沙,却又因为潮汐,沙流失的速度更快,像同他动手的力气一般。

他怎么就动不了手了。

“你……不生气?”羽风薰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一边思考如果他恼羞成怒用沙子扔他,他能不能用冲浪板防御……

“……你的冲浪板,被海水卷走了。”飒马指着不远处随着海浪要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的冲浪板,“薰。”

羽风薰吓得赶紧“哇呀呀呀”地冲过去。

好不容易抱着冲浪板回到岸上的时候,羽风薰才反应过来,“……你刚才叫我什么?”

“好话不说第二遍。”飒马一脸无辜地看回去。

羽风薰无奈地笑起来,拉长的声音里有故作矫情的遗憾,“真是令人气恼啊——”

远处海鸥的翅膀带起悠长的气浪,头顶的阳光依旧有夏季灼人的热度,仿佛夏天的时间还很长。

长到足以让他接受他的告白,然后在一起。

——“飒马,我喜欢你。”

——————【END】——————

好啦!我写完了!迟到的生贺这种东西不要太虐心!

但是整个过程我都写得好开心啊!超开心的!尤其是买马齿苋的那一段!大家都太可爱啦!

耳机里的歌从《尘劫》到《当风过境》到《江湖归来叙旧茶》到《谁共江山如墨》到《花灯的恋文》换了好多次,唔,就算这是一个小小的安利吧~真的很好听呀。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我们下一篇文再见吧。

青灯璃,幸会。

评论(13)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