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阿多飒】白鹭滩②

阿多尼斯在课间无聊,更多的时候是飒马不在的时候,会出到走廊上发呆。

班级的门边贴着座位表,从【(guan)班(jia)长(po)】冰鹰 北斗到后排,端正的黑体字印刷的乙狩 阿多尼斯和神崎 飒马。

两个人很多时候都是和名字一样,是并在一起的。

从月曜日,到日曜日。

“唔,是从中国传过来的叫法,在古时候的中国,日、月、火、水、木、金、土七星称为七曜,后来,当把这七个星体的名称分配一周中的七天时,便把这七天分别称为日曜日、月曜日、火曜日、水曜日、木曜日、金曜日和土曜日。”还是飒马和他解释的,当时纤细的笔尖在纸上画出行星运动的轨迹,一个一个点出星球的位置。

“飒马知道得很多。”他点头。

飒马无奈地笑起来,“那也不能一有不懂的,就来问我。去图书馆查找也是不错的方法。”

阿多尼斯看过去,“问你不是快一些么?”

飒马一时间有些语塞,竟然想不出“那万一我不在你旁边呢?”这句话。

大概也会被“那等到见到你的时候再问”答回来。

当时也就才是一年级生,飒马刚被批准进入【红月】,宣传语还在纠结究竟是用“想成为爱抖露的武士”还是“想成为武士的爱抖露”,怎么想都不太对劲,笔在纸上写写画画,差一点就把纸戳破。最后路过他座位的阿多尼斯随口说了一句“不如就写‘新星锐气武士偶像’吧,和你很适合。”

和发色相近的眼睛一亮,可以了,就是这个,没错的。

后来也是一来二去,飒马始终觉得这个别人眼里沉默寡言的黑皮混血没有那么难以相处,从“看见阿多尼斯”到“和阿多尼斯说话”的过程不能再自然而然。

中间到底有什么距离,目光再次对上时飒马理所当然地开口:“谢谢你上次的建议,莲巳殿下也说很合适。”

“是吗。能帮上忙就好。”

“帮了大忙呢,神崎飒马,实在是感激不尽!”语气有小小的雀跃。

“嗯。”阿多尼斯示意了一下手中的红豆包,“……吃吗?”

“多谢好意,不过我已经吃过午饭了。”

“便当?”

“嗯,自己带的,简单的便当。”飒马抬头看了一眼时钟,“啊……要上课了。”

那么,下一次对话就会从“便当”这样无关紧要的小小节点上继续延伸。

如同飒马幼时后山的泉水,借助雪、霜、雨,也可以流向很远的地方。

当时天空晴蓝,美好的春深初夏,和现在的烈烈酷暑完全不同。

他身边青莲发色的人却依旧一如既往,他几乎见过他的一切表情,兴奋的沉默的,成竹在胸的,失落怅然的,或是痛苦的,兴致高涨的,他全部见过。

所以无论他如何,阿多尼斯都可以说出“一如既往”。

他一直都是“一如既往”。

——但是他和我,是不是也会。

一如既往。

发呆之际被满脸咸涩的海水唤回神志,飒马的表情在夕阳柔和的光线下看得不真切,阿多尼斯却知道他是十分开心的。

“来到海边,难道不应该做一些在海边才应该做的事情吗?”他细长的眉毛高高挑起,带着蓬勃的意气风发,“如果部长殿下在的话,就可以邀请他一起打排球了,不过人还是不够啊……”说着就轻易地苦恼了起来。

——他低头的那一瞬,表情实在是太可爱了。

“这附近的旅游业还没有发展起来……那就去‘迎接’浪花吧。”阿多尼斯忍不住提议,“这里的海滩很平整,大概要往前走八十多米,水才会没过你的胸口。”想了想,又补充,“……但是最好不要游得太远,海浪打过来,会没过头顶的。”

如果真的想游得太远的话,我会跟着你。

阿多尼斯对自己感到深深的无奈,他又说不出这句话了。

宛如患了失语症的舌头,和嘴唇。

“唔……在海浪中磨练耐性,似乎也是修行的一种。”飒马点点头。

“好好玩比较有趣。”阿多尼斯提议。

“嗯?”

“我是说……既然到了这里,修行就算作另外的。好好地玩,比较好。”

飒马同意得不算“欣然”,但还是点了头。

海浪偶尔只是海面上涌起的一股水流,更多的时候翻涌着雪白的泡沫扑过来,飒马迎接海浪的姿势也像在跳祭神的舞蹈,双臂展开,海浪打在胸口,被冲得站不稳时在水中轻轻跳几下,或者干脆随着海浪后退。再被阿多尼斯抓住手腕拉回身边。

笑得倒是开朗了不少,比那个感到愧疚就会想要切腹、严肃地进行一切练习的神崎飒马要生动太多。

这才是他。

用阿多尼斯的话来说,他现在变强了,能跟海浪进行“对抗”,但是其实只是想好好地让视线不被海浪遮挡而已。

想多看一会儿。

长发被海水浸透,却丝毫没有凌乱感,顺从地贴在肩膀和后背,纵使这一次大浪打过,他从水里站起来,束发的缎带早就不知被冲到哪里,头发也像被海水眷顾一般不见凌乱,鬓角和刘海依旧乖顺地垂贴在身上。

他把散开的头发拢起,笑起来,“唔,这样可不像话。”

阿多尼斯到底是阿多尼斯,从始至终一直是站在原地的,一边提议着“那就回去吧,现在天色也不早了”,一边抬脚。

老师说过海浪的掏蚀现象,如今潮汐用砂砾埋住他的双脚,他一开始的确能感受到脚跟在慢慢往下陷,现在才发觉已经陷到了脚踝。

从砂砾中抽出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从名为“神崎飒马”的沼泽中抽出才是难如登天。

飒马等着他一起走回岸上,沙滩平坦如砥,飒马回头看过去,夕阳最后一丝光芒从海平面上方延伸,退潮过后的海滩平整得像一面巨大的镜子,逐渐变暗的天空映在上面。

“飒马。”阿多尼斯出声叫他。

“嗯?”

“看脚下。你像走在天空中一样。”

飒马微微弯起眼睛,并肩的距离,声音似乎比以往都要近,“是‘我们’。阿多尼斯殿下。”

———————【TBC】———————

在查找颜色的时候发现青莲的发色和飒马的很接近~感觉从名字上来看是十分神奇的事情。神奇又觉得有一丝丝莫名的浪漫。

当然……也只有我会这么觉得啦。依旧是校园的小日常。

觉得这两个人只要凑在一起,就可以发生很多平稳又温暖的事情。(P.S:虽然我也很想开车——不过我没有梗!QAQ)

其实还想写得更长一些的,不过今天好累——

那么就到这里,感谢看完,我们下一章再见啦~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