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水油组】Follow the animal(吸血鬼普X普通人奥)

青灯璃的普奥复健。算是七夕贺文。

不开车。既然眠城桑喜欢这个设定,那顺便就写一下好了……

与之前在贴吧发的《猎音》是同一条线的故事……啊,自己写都觉得好带感……

————————————————————————————

猎食游戏是永远不会结束的。

——“如同好玩的猎豹会刻意放走自己的猎物,然后再次用利爪让它服从。”

基尔伯特这么对罗德里赫说。

酒吧里的烛光昏暗,映在罗德里赫的眼睛里,盖住了原本透亮清澈的紫色,反而像一汪注入了毒液的发酵过的鲜血。

当时他的“小少爷”被反剪住双手狠狠按下,膝盖蹭在酒污浸透的石砖地面上,满脸都是未干的血迹,来自于基尔伯特,也来自于他自己。更多的是来自于基尔伯特饲养的“猎犬”。

纵使如此狼狈,罗德里赫依然盯着基尔伯特的眼睛,声音沉稳咬字清晰,“为什么?”

基尔伯特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抚掌大笑,笑够了后才走上前一步,缓缓弯腰,捏起罗德里赫的下巴,血红色的眼睛里满是戾气和嘲讽,“因为现在,吸血鬼是多数者。”

罗德里赫的眼神有一瞬间灰暗下去,但也只是一瞬间。

“……是吗?”罗德里赫的声音一向是丝绸般凉滑的,可是基尔伯特却听出了另一种层面的歇斯底里,“我会选择继续抗争到底。”


一场猎食游戏。

“本大爷,似乎是要了个不得了的猎物。”基尔伯特在处理完公事的偶尔自言自语里,似乎总是离不开罗德里赫。

——我们在玩一场游戏。我会让那个小少爷跑走,或者竭力隐藏起来,过几天,再去找他。如果四十八个小时内我不能把他找到,他就自由了。

——他总是有自己的小计策,例如为了隐藏自己的气味而在自己身上涂满吸血鬼的血(是的,为此他甚至杀了一个成年的男性吸血鬼),或者是把自己伪装成吸血鬼的样子。

——这一次甚至就藏在古堡之中,因为他知道这里到处都是他的气味。

——但是他不知道,我能在几里之外嗅出他的气味,并且锁定他的踪迹。

——是的,他说得没有错,像野兽。

羽毛笔的笔尖在被灯光映出金红的纸张上刷刷书写,厚重的窗帘掩盖黎明的阳光,基尔伯特从来不会写什么漂亮的花体字,弗朗西斯也曾戏称他的字体是“野兽派”,墨迹淋漓——他点下最后一个句号,等到墨水干了之后把日记本合上,放到一边,“埃德尔斯坦家的那个小少爷啊……”

“他不是渴望自由。”基尔伯特最后喃喃自语,“他在渴望的究竟是什么?”

在下一场“游戏”开始之前,罗德里赫还是表现得相当安分,虽然算是基尔伯特饲养的血源,但也会承担一部分的工作,整理文书或者是其他的家务(当然,除了做菜),一切的工作都是离基尔伯特很近的,近到一把小刀就能轻易地切开他的喉咙。

但是已经一个半月了,罗德里赫还是没有动手,甚至他身上都没有藏着什么尖利的物品——眼镜可不是称手的能弄死人的工具。

“喂,那个小少爷。”基尔伯特还是喜欢这么称呼他,“你觉得下一次游戏可以在什么时候开始?”

“……您说可以开始的时候。”罗德里赫的表情十分平静,他把书架上的书一本一本地拿下来放到手推车上,比对题材和长宽厚薄之后重新放回书架。遇到年代比较久远的书,还会轻轻拂去上面的灰尘。

大多数是厚厚的硬壳大部头,烫金的底纹都被磨掉的古书。偶尔会看到不同的文字,字符复杂而华丽,不知道来自于哪一个国家。

“是威尔渒古文。吸血鬼的文字。”基尔伯特抬头看了一眼罗德里赫,淡淡地开口回答,“不打算看一看么?里面对于吸血鬼如何杀人,和如何杀死吸血鬼,有详细的记载。”

罗德里赫不为所动,踮起脚把那本书放回书架的高层,“我又看不懂。”

基尔伯特总是有把自己的日记再拿出来读一遍的习惯,正读到前一天“那个埃德尔斯坦家的小少爷”“杀了一个成年的吸血鬼”。

——“本大爷真是奇怪啊,原来同族的死相,居然也可以这么凄惨?”

他于是把日记本合上,随口问道:“你是怎么把我那个同族弄死的?”

“……”罗德里赫没有回答,他垂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袖口,上面一层一层繁复的蕾丝花边总是累赘,但是基尔伯特就是喜欢他这么穿。

基尔伯特于是起身,走到罗德里赫身边,距离不过半步,早就超出了“人”的安全距离。

“回答我。”基尔伯特捏住罗德里赫的下巴。

罗德里赫丝毫不为所动,弯起双眼笑笑地与他对视,“还能怎么做?一刀从脖子那儿下去。刀口是银质的。先让他暂时失去行动,然后砍头,掏心。”

——“虽然整个过程听起来很血腥,并且我在之后也要往身上涂抹血液,但是,在杀他的过程中,我还是没有沾到什么鲜血的。”

罗德里赫的语气实在太平静,似乎是在叙述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啊啊,埃德尔斯坦家的“小少爷”……心理素质真不是一般的高啊。基尔伯特在内心默默赞叹,连目光中都多了几分赞许。

“你怎么能让他放下防备的?”基尔伯特微微一使劲,把罗德里赫压在书架上,一手撑在他的颊侧,语气低沉,“关于本大爷的同族?”

“很简单。”罗德里赫依旧是那副平静的表情,让人想要撕碎——“假装自己是个落魄的风尘人,身价当然很低贱。谈好价钱,找家酒吧,然后引诱他跟我——接吻。”

——“谁让我长得好看。”

最后这句话,罗德里赫是嗤笑着补上的。

基尔伯特跟着笑出声,附身凑近他,“是,你长得的确好看……”他的手抚摸上那脆弱纤细的脖颈,满意地看着他的眼中逐渐泛起恐惧,“本大爷饿了。”

罗德里赫笑了起来,偏过头,缓慢地闭上眼睛,“悉听尊便。”

唇被猝不及防地吻住。基尔伯特更像是在没有用力地撕咬,尖利的獠牙磕在口腔内壁,索性还没有出血。

“你说的,悉听尊便?”基尔伯特放开他。

“是的。”罗德里赫抬起手,用手背蹭了蹭唇角。

“包括本大爷接下来所做的一切?”

罗德里赫听罢轻笑出声,抬手把眼镜摘下收好,“包括。”

月色撩人。

——————【END】——————

好啦写完啦~~拉灯拉灯~肉戏什么的果然不能在这个时候写嘛。

眠城桑真是给了我巨大的鼓励!

感谢看完~

【以下虐狗】

铭笛是我媳妇。

咳……高亮加粗的我老公。

好了,以上。其他情话等我循环完maroon 5的歌再说……animals真是太带感了……深沉的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