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我家的猫想你了

【联系人】

【单独分组】

【点击】

【输入】

“我家的猫想你了,你什么时候来看看它?”

如果我打出这样的一句话,然后点击发送,你大概在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不知道有多长,但是是你上线,处理完一切重要的事情之后,才会发现我的留言。

你会发过来一句“你家什么时候有的猫?我都没有见过。”一定还会再附上一个卖萌的颜表情。

我就会回复你“自来的,跟人很亲近,现在在我家楼顶呢,你要来看看吗?”

你会答应,然后一边聊着其他的事情,一边约好相关的时间,等到那一天,我会提前把头发洗干净,然后穿上一件不是普通得很过分的上衣,等到你要来的前几分钟,下楼去把你接上来。

我带你绕过我们家有些阴森的,高高的楼梯,先进家门给你递上一杯水,坐下来再简单地聊几句,聊我们两个在没有见面时的生活,琐事,琐事和琐事。

我想了解分开之后中间大段空白的时光,我不知道你是否这样想。

这样不好吗?

然后就是上楼,逗逗楼顶的猫咪,也许我们楼下的那只猫也会跑上来玩,两只猫闹成一团的样子特别可爱,纵使楼顶的花草枝叶都成了它们玩乐的牺牲品,在蹲下身子要教训它们的时候,它们只是朝你轻轻地“咪”一声,你就失去了生气的劲。

自己来的那只猫对谁都是特别亲近的,也许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会因为认生,躲到它常常躲藏的那个角落,但是只要我蹲下来,学几声猫叫,它就会乖乖出来蹭我的手心。

然后它就会知道,我旁边的这位也是不会伤害它的,和你亲近,蹭蹭你的指尖。它甚至不会向你露出爪子。

我便可以和你聊关于这只猫的事情,什么时候来的。当时它又冷又饿,似乎是在楼顶的梯子上下不来——谁都不知道它是怎么跑到梯子上面去的,我的妈妈拿了几条小鱼去喂它,让它恢复了体力好跳下来。

后来发现它几乎天天在我们家楼顶了,妈妈于是会把吃饭后剩下的几口粥,加上一些肉汁或者一条小鱼,用塑料袋装着上楼顶,倒在一个塑料食盆里喂猫。剩下的那几口粥再也不用我爸爸愁眉苦脸地喝干净,他也很开心呀。

之后发生了一段小插曲。我们家楼下的店里总是有很多老鼠,老板娘想让妈妈把猫抱下去,把老鼠抓了。妈妈觉得这样也可以,就把猫引了下去。老板娘用绳子把那只猫绑起来了,过了一会儿再去看,猫挣脱绳子跑走了。

后来的几天就再也没有见过那只猫。我不免担心它。不过它这么瘦,怎么可能会被做成猫肉火锅?想想又放心了下来。

再过几天,我下楼时听到它的叫声,就是它啊,我不会听错的。跟着声音在商店的厕所里发现了它,它一开始还想躲呢,认出是我之后就走了过来。

后来它就回到了楼顶。像我们家的一份子一样,无聊了就会“喵喵”地叫几声,再叫几声,如果我手头没有事,我会去和它玩一会儿。

它至今还没有名字呐,因为的确不是我们家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跑了。

你听完一定会微笑起来,再跟我聊几句关于猫的话题,然后开始说起你在哪个地方的生活,你的画,你的朋友,你的老师,你的考试。

“啊啊,是吗……”

“那么,这样的话——”

“我倒是有个想法——”

这样不好吗?

会这样进行下去,直到饭点,我的父母亲切地招呼你,让你留下来吃饭,你大概会答应,然后拿起手机给家里打电话,说着“妈我不回去吃饭了”,然后留下来。

饭桌上多出一副碗筷,我只能祈祷父母不要说起“她这段时间总是提起你”。

我不知道怎么向你解释。我的所有朋友都知道你,父母也知道你。

我想你的时候不敢和朋友说,我怕你知道。只能和父母说。

每次以“我好想她”的叹气收尾。

如果你问“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不知道怎么开头,难道可以以“我家的猫想你了”作为借口吗?可是那个时候,我家还没有猫呐。

如果我的父母不提起,那么我就可以在吃完饭后邀请你再坐一会儿,给你推荐我最近特别喜欢的书,然后在你觉得要回家了的时候送你到楼下,或者街口。

分别时再多聊几句,也许就有了下次再一起出行的理由,再次约好相见的时间和地点。

这样不好吗?


于是,我打开QQ,找到只有你的那个分组。

【输入】

我家的猫想你了。

【删除】

【输入】

我家的猫想你了。

【删除】

【退出】

【是否退出程序?】

【是】

这就是最后了。





我在lofter搜索了你一直在用,说今后也会一直用下去的笔名,没有相关词条。

你不会看到,所以我就放心了。

我很想你。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