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闻听紫阳花①(薰飒恶搞欢乐向,渣崩慎)

崩坏严重,全程ooc,不舒服请立刻退出阅读。大概二~三章完结。
如果多到四章,那大概就是我出于对飒马的爱。顺便把肉炖了。
内容纯属娱乐。
——————————————
  神崎飒马讨厌羽风薰,这件事情几乎全校都知道。
  “站住,你这个无耻之尤!不许穿着鞋踏进神圣的道场!”
  神崎飒马崇敬莲巳敬人,这件事情全校都知道。
  “我来开路吧,莲巳殿下,请您前往舞台。”
  乙狩阿多尼斯觉得,能把“爱”和“恨”体现得那样纯粹和分明,大概也是神崎飒马一项令人敬佩的本领吧。这个国度果然藏龙卧虎啊。
  但是他怎么就讨厌他的前辈了呢?
  阿多同学表示他找不到理由。
  羽风薰,神崎飒马。
  不过两人的相处状态总是不尽如人意的,说得明白点就是剑拔弩张……飒马单方面的。
  比如在转校生给飒马在操场做(机缘巧合之下的临时)单人指导的时候,飒马得到了有效的指点,感叹了一句“不愧是被我奉为「主君」的人啊,转校生殿下。”
  此时羽风薰刚好路过,微笑着开口,“怎么能把小猫咪说成「主君」那么沉重的东西呢,神崎君真是的,女孩子可是柔和而令人捉摸不透的生物哦,再怎么说,也是公主殿下比较合适呢。”
  在一旁坐看事态发展的阿多尼斯觉得,要不是飒马把刀放在一边,他大概就要拔出来砍人了。
  但是有一点细节让阿多尼斯很疑惑——虽然光是阿多尼斯能注意到细节这点就很能让他本人疑惑了——为什么羽风薰能记住飒马姓“神崎”?这家伙不是连同组合的人的名字都记不清楚吗,上次还管大神晃牙叫阿多尼斯呢。
  这个理由,说起来就比较玄幻。
  当时还是仲春,但是海边就已经热闹了起来,海水虽然还带着上一个季节留下来的冷意,却足以被名为“训练”的火焰冲散。
  而其他普通的学生或者市民,当然更多的还是喜欢趁着双休日来玩水而已。
  于是就有了以下情况——
  “在水中进行「训练」,的确比平常困难许多。既要随着水波调整重心,又要注意肢体的动作。能做得这么好,真不愧是莲巳殿下。”
  “崇拜队长这种事之后再说,我说飒马啊……诶小心!”
  梦之咲的和风组合「红月」成员:鬼龙红郎、神崎飒马,因几位女性乘着充气皮艇随着海浪从后背靠近和其他不可抗力因素,来不及躲闪,被撞倒。
  一片混乱,此起彼伏的“对不起”和“啊啊啊”。
  飒马慌乱中呛了几口水,连头发散开都顾不上,赶紧重新站稳把头露出水面,在和鬼龙红郎一起接受了莲巳敬人的说教后,湿透的深紫色长发往肩膀上一搭,继续进行练习。
  海水依旧冰冷,飒马的脸却是红的。
  与此同时沙滩上——
  “哎呀,薰怎么了?”一个女粉丝亲热地凑过去,“从刚才开始一直盯着自己的手看呢。”
  “……啊,没怎么。”刚从海里起来的羽风薰帅气地一撩自己的头发,笑了笑,“走吧,刚才说要堆沙雕的呐?”
  后来羽风薰问同样在海边,蹲在一个沙坑旁边愉快地和里面的小鱼交流(虽然看起来像自言自语)的深海湊汰,“……呐,社长,同社团那个紫色头发的男生,我记得是……「红月」的成员。他叫什么名字?”
  “噗咔~薰什么时候也会关心这个了呐~”深海依旧是那样悠悠闲闲的表情,“唔,他叫神崎飒马哦。噗咔~噗咔~明明是同社团的人,薰为什么记不住呢~”
  然而羽风薰的内心十分崩溃:哦那个人叫什么?神崎飒马?!我刚才居然抓了一下他的屁股啊啊啊啊啊!!!!
  ……而且那家伙坚持训练,又注意身材的保持,手感好像还、还挺不错的……
  不能再想了啊羽风薰!你不是只会注意可爱的女孩子们吗!你可是Un Dead的门(liao)面(mei)担当啊!
  此时此刻,飒马的内心也是崩溃的。
  刚才太乱了,一下子就被什么东西拍进水里,发绳也顺势断开,自己的头发乱到眼前几乎什么都看不清,就在那个时候,他就被抓了一下屁股。
  那个力道,分明就是个,男的。
  为什么要流氓到他头上?!
  飒马感觉接下来的一天里精神都统一不起来了……
  
  
  

评论(9)

热度(43)

  1. Kyoya青灯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