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丹顶说④(祝松,日常欢乐向,不虐不纠结)

近来总是听到赤松子叹气。
做饭的时候轻轻淡淡地叹一声。骑上我出门的时候轻轻淡淡地叹一声,给人间布雨的时候,叹息声在滚滚怒雷中微不可闻,几乎要散在风里。
可是他终究是骑在我的背上的,我还是听到了。
听到了,连翅膀都要沉重许多。
见到祝融时,他脸上的笑容就多一些。
我说过,我的主人是极好看,极好看的。就算是皱眉,叹气,摆出一副苦瓜脸(说到这里我是不是应该住口)也是极好看的。
他若是要笑,就更好看了。
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孩子们也都说过,他自己不信而已。
如果我可以说话,我就会告诉他。但是我只能叫几声……他听到后会以为我饿了。
“你笑起来很好看,怎么不多笑点?”低沉而炽热的声音,隐隐透着温柔。
……擦!!!!你这个居心不良的红毛祝融!居然抢我台词!
丹顶鹤的内心是崩溃的,但是丹顶鹤不说。
嘤嘤嘤。

我不知道主人叹气的原因,但是祝融应该知道。不知道他有没有有事没事就向周围的东西倾诉的习惯,我敲了敲主人窗边的植物,白芷姑娘送他的一盆白芷。
白芷摇了摇叶子,告诉我。
“祝融说,白芷姑娘喜欢他,但他是不是喜欢白芷,他不知道。”
我问她,“你觉得这是主人叹气的理由吗?”
“也许,不是吧。”
白芷姑娘送的白芷,声音却没有那份情窦初开一般的温柔,而是活泼泼的,讨人喜欢。
可惜只有我能听到。
我托白芷去问问风,她问了,过了一会儿她反而问了我另一个问题,“你家主人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我想了想,“远着呢,还有一个半月。”我就要因为飞上飞下,累到死。
她的声音欢快,对我说,“祝融啊,可不得了,去要了嫘祖的九尺青纱,三尺紫纱,三尺白纱。”
我点头。似乎知道他要干什么了呢……
那是前几天,主人和祝融一起出行时,主人不经意间提到,他的(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反重力永不脱色限量版)(说到这里我是不是应该住口)飘带,被树枝挂了一下,抽丝了。
祝融大概是上心了。
这不正巧,他昨天就给赤松子带回来了一株似乎可以滋补的草药,我便去问他。
“我不知道,我在他家门边长了这么久,他从来都是大大咧咧的。一不留神就要把东西烧着。”
哦……的确,有时候他碰赤松子的手,我会听到“哧——”的一声,然后看见烟雾从他们的手心里冒出来……
我觉得,主人一定知道他什么时候手里带火。
而且值得庆幸的是,这个红毛没有烧到我的羽毛。
草药又接着同我说,“你说他去要嫘祖的纱?我是看见了,他竟然没有烧着那些轻飘飘的纱,真厉害啊。”
我点头,简直不能更赞同他。
脚步声由远而近,祝融来了。
我转过头去用行动表示我对他的不喜欢。如果我是人,早就把主人拉到一边去了,哪里轮得到你和他拉小手手。哼。
又听到房间内传来赤松子的叹息,轻轻慢慢的一声,却是轻快的,“你倒是也做得出来。”
过了一会儿,不知道祝融还说了什么,平日里他的声音很大,现在却压低了许多。
“我不打算帮你。”戏谑的语气。
我也极少听到他这样说话,大概是和很亲近的人才会这么说……上一次他用这种语气和人说话,又是什么时候了?我大概还是一只小小的,飞不动的丹顶鹤崽子。
不得不感叹一句,变化真大啊,我的主人。

——————TBC——————
心好累……怎么办,我想飙车。
热度过60就飙,圈小不怂。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