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丹顶说③(祝松,日常向,不虐不纠结)

我是赤松子的坐骑,能飞越九重天,甚至能飞去如升楼的丹顶鹤。
最近我有了一项新工作,送东西。
要不是年代好像有点问题,我可以这样解释我的工作。
送快件的。仙鹤快递,送货上门,看主人的心情免邮费……啊不,扯远了。
我给嫘祖送丝,给鹿神送药草,给后土爷爷送主人家后院长出来的果子……
这一切全因为祝融那一句“天天坐着仙鹤,你自己都不运动,对身体不好”。
……我……你……这……怪我咯?
“可是,仙鹤若不经常飞行,容易生病。”赤松子摸了摸我的翅膀。
是啊是啊主人懂我。
于是祝融提出,让我帮大家送东西。
“嗯?那也是个好提议。”赤松子于是同意了。
我怎么觉得我被祝融坑了。
于是他们又可以拉小手手了(其实在我面前拉小手手又有什么关系……好像还是有关系的……),我叼着包裹,或者爪子里拎着哭闹的小孩,经常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
内心欲哭无泪,主人不要我了……但我还是爱他的。
也是因为无聊……主人不知道我可以向草木花鸟打听任何消息,我很多时候也不太会问他们。
但是用喙敲几下任何一棵树,他们就会活起来,摇摆枝叶,告诉我主人的消息。
我敲了敲一棵白杨。
“他现下同祝融一道。在潭边,你家附近的那个。”
“哦。还有么?”
白杨不语。我于是静下心来梳理羽毛,过了一刻钟,他又开口,“现下,你家主人是一个人了,大概准备回家去。”
我一愣,“当真?”
“风告诉我的。”
我于是向白杨道谢,振翅,准备飞去他身边。
潭边竹林茂密,我只得飞低一些,寻他飘荡的衣带,却听到一个小男孩稚嫩的声音,“松子哥,你今天怎么没跟祝融哥哥一起?”
“他今天有事。”是赤松子的声音,语气不紧不慢,听不出半分情绪。
怎么可能,他刚才应该还和你一道的。
……看样子我确是真不起眼,那个小男孩居然没有问“你的仙鹤呢”。我明明也和赤松子同时出现啊!而且是从小到大都一起呢!
我在他身后降落,微微屈腿,让他跳上我的后背。
“鹤?来的正好。回去吧。”他跳上来,我于是振翅再次起飞。回家。
又听到他的叹气声。
我不能说话,只能尽量飞得再稳一点。
你别伤心……主人。你去哪里,我就会在哪里。哪怕是赴汤蹈火,我也是会去的。
“……他……又把树点着了。用的三昧真火。”赤松子在我背上幽幽地叹了口气,“幸好。若不是我在,那火,怕是灭不掉。”
我翅膀一抖,差点就没飞稳。
主人你就为了这件事情叹气吗?!那我刚才煽情个什么劲啊?!
不对你平时不都是处变不惊的吗?!为什么现在祝融一件小事你也要……
我觉得我要无法吐槽了……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寒来暑往,秋收……啊,到家了,降落。扑腾两下翅膀。
主人让我去一边休息或者喝水,偌大一个围楼都可以任我飞上飞下。
然后余光瞥见祝融拿着一袋什么东西上了楼,敲开赤松子的房门。
居心不良的红毛祝融。我于是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松子,这是那株会开花的野草,我听鹿神说这个滋补养身……”
赤松子正端着一盘菜走出来,看见他后沉默半晌,无奈地偏过头去,“……这就是你刚刚说的所谓急事?”
祝融点头。
我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他了……不过我看人一向也不是很准。
匆匆忙忙跑回去只为给他一株蔫儿巴巴的小草,还真是他的作风。叫我去衔回来,又没什么不可以。
“……我真是越来越不明白你了……”赤松子叹了口气,把手里的菜盘放下,“吃饭吧,今日多做了一份,本是要喂那几只小妖怪的。”
……你昨天才跟我说“多做了一份饭,本来要给他,还是拿去给小妖怪吧”的。
算了,我还是,去吃东西吧。主人的心思你别猜。
我转身飞走之前看到祝融那头火红的头发似乎更亮了,几乎要燃烧起来。
好闪……我的眼睛疼……

————————
停电,在极度害怕的情况下码出来的文。
喜欢这只会炸毛会吐槽能飞能怼人的仙鹤的话可以点赞或者评论~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