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丹顶说(祝松,丹顶鹤视角,日常,不虐不纠结)

我是一只丹顶鹤,因为天天驮着主人(和主人的一个好友)飞来飞去,大家都唤我一声仙鹤,但我从不敢以“仙”自称。
传说中,神仙都是不会死的,但是我知道我会。

说说我的主人,我的主人叫赤松子,十里八方无人不晓得他的名字和本事。他还是个小仙童的时候点化了一个滚出巢穴的蛋,过了七七四十九天……大概是七七四十九天吧,这个数字听着总是吉利些。日出的第一缕光照在蛋壳上,“啪嚓”一声,于是有了我。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数年过去,他已是个少年,能抬手唤来一场甘霖,明眸皓齿的,隐约可以看见日后丰神俊朗的模样。我已从趴在他手心的软茸毛球长成比他高一个头的鹤,能驮着他从昆仑山飞至鹤鸣山,再远些也无妨。
他当时抱着我的脖子,说“你能把我驮着飞来飞去,我最喜欢你啦!”
我不能说话,于是低头,蹭了蹭他的脸颊。
傻孩子。

他还是个骗子,他最喜欢的,哪里是我。
先前我说,我天天驮着主人和主人的一个好友,那个好友是他最喜欢的人,叫祝融。
我不喜欢祝融,因为他火一样的头发,和火一样的性格,比如今天……

“砰砰砰!!!”太阳还未升起,院内便伴着响亮的敲门声,传来一阵孩子的哭闹,还有祝融的的声音,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让我一瞬间以为夜里梦游,直直飞到了他家。
看样子不是。我飞到赤松子窗前,跟着他一起下楼走去院内,这个祝融,一定是又惹……
“祝融,你又惹事了。”赤松子的声音温凉,听不出什么不悦。
啊果然主人懂我。
“那个……茯苓的弟弟尿在裤子里了……”祝融指着他身侧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大的那个哭得实在凶,一张脸上皱皱的全是眼泪,抹都抹不干。他面色为难,“你……知道怎么办么?”
赤松子的眼神有一瞬着实精彩,他沉吟片刻,面露无奈,“……随我来吧,换尿布这种事,你应该去找个当妈妈的,嫘祖就挺好。”
“可是我只知道找你。”祝融一句话把赤松子说得没了声音。
……你是不是傻,祝融,脑袋被马踢了么。上一次一个小姑娘发现裤子上都是血,哭着找你,你也是几乎要哭着来找我主人的。
你真的觉得“来葵水是女孩子长到一定年纪时的正常现象,就是周期性的子宫出血”让赤松子解释比你解释要好一些是吧……是吧……
赤松子于是拿了白布包上一层棉花,做成尿片给小娃娃垫上,顺便教茯苓如何换尿片,又应该如何清洗,然后让我把两个小孩子送回家去。
我于是让那个背着弟弟的小姑娘体验了一把赤松子(和祝融)专利的位置,送给在织机前的妈妈,然后振翅飞回去。
半路上听到赤松子呼唤我的哨声,心急之下拔去一根翅羽,长啸着化作一道白光飞奔过去,他跳上我的背就走,这次(居然)没有等着祝融。
我遵从吩咐飞去貔貅像,往下看一眼,那火急火燎追出来的人,果真是祝融。
发觉追不上还顺便帮赤松子锁了门,才出去。
不错,防止小妖怪进家捣乱的意识还是有的。
赤松子去貔貅像下坐着,我于是去后面的草地寻些虫子吃。
自然是没有忘记要注意他的,他叹气许多次,最后挥手把我招过来,一起回家去。
“本来说给他做了饭,今天晚上,拿去喂小妖怪罢。”我听见他这么说,语气难得有些忿忿。
……总觉得祝融趁我不在的时候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TBC————

评论(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