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点文】神州处处是逗比(中)

  李清照的嘲讽本来并没有得到江湖捉鬼协会的足够重视,直到柳永用【奉旨作词】一通逼逼后,江湖捉鬼协会的代表终于闹不住了,请来了泰斗级别的人物,江湖人称庄子——最大的招数是召唤术【逍遥游】,据说只要把那只鲲鹏召唤出来扑腾两下翅膀,能瞬间摧毁一片钉子户,也是江湖拆迁办的秘密武器。

  “……不,我们帮会毕竟做的都是小本生意,在为社会主义国家做一点贡献而已。你们换个人吧。”杜甫看到庄周就想委婉地赶人。

  他们帮会的都是豆腐渣工程啊,别说鲲鹏扑腾两下翅膀,光召唤出来的那股气流就能卷人屋上三重茅了……

  庄周也毫不含糊,说孔丘那家伙说不能说怪力乱神的,这事儿我不管啊,你们自个儿玩儿去吧,我还要拖着尾巴在泥潭里打滚。说完就走了。

  于是众人的目光又齐齐投向了捉鬼协会的小同志。

  那个小同志嘤嘤嘤地跑走了。

  于是又陷入了僵局,第三天受害人变成了韩愈。

  韩愈闭上眼睛就能看到一个怒目圆睁(不)的女鬼盯着他,全身都是血,身后一条狐狸尾巴幽幽地晃啊晃。

  当韩愈惨叫着醒过来时,他发现床头正坐着梦游的秦观。

  帮派上下人心惶惶,屈原一看情况不对,决定去外部求援。

  一番商讨后,李白决定由孟浩然远渡重洋去找东瀛的紫式部,辛弃疾表示孟浩然一个人去也许不安全,他想陪同,被李白委婉的拒绝了。

  “因为紫式部看脸。”屈原如是说。

  辛弃疾的内心很悲愤——他仪表堂堂的一介大好青年居然会被嫌弃外貌?!

  “因为你耿直啊。”柳永在一边幽幽地开口。

  李商隐、韩愈和李清照心知肚明地点头。

  “到底什么意思?”辛弃疾不解。

  韩愈淡定地,“重点在‘直’……不要打头!不要打头!啊啊啊啊!!!!”

  要不是李贺用【白骨】抽了辛弃疾的蓝,辛弃疾估计早就要祭出【冲锋的金戈铁马】跟韩愈决一死战了。

  真是不太平。

  后来孟浩然顺利打通了江湖传送热线,被告知如果要传送去东瀛,应该先坐船到更高一级的分部。

  于是李白送孟浩然的时候就“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了。

  这悠悠离别意真是感人肺腑啊。(不)

  李商隐:“幸好我及时拦住了杜甫没让他一起去……”

  元稹:“没事,其实还有陈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呢……一句话就两个了。”

  白居易默默地捂住了元稹的嘴。杜甫光是一个爆破术【出师未捷】就够他们两个喝一壶了,更何况震怒之下的杜甫可能还会祭出【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其实杜甫很忙啊,他还要负责忧国忧民,负责蒸黄粱呢。

  

  

  在孟浩然离开后几天那只鬼就安分了许多,李清照顶多在跟辛弃疾拼酒赌牌的时候看见那只没有脸的鬼坐在秋千上,直勾勾地盯着他们看,搞得李清照都没办法出老千,只能看手气,差点输钱。

  庄周这个时候还是好心地过来放出【梦蝶】巡视了一圈,说这个格局是对的,把鬼镇住了,不要乱动大件的东西就好。

  然而自从勤俭节约的屈原把他用【九章】轰塌的墙补上后,那只鬼就只骚扰屈原了。

  “……是不是因为你喜欢吃粽子啊?”韩愈放下手里的书问他。

  “和我喜欢吃粽子有何关系?”屈原不解。

  贾岛看了韩愈的那本书一眼,“别理他他在看《盗墓笔记》。”

  “哦……”

  帮会里最不受影响的就是孟郊,他直接宅在屋子里搞创作,鬼把圣贤书当坐垫他也不理睬——他根本不知道那是一只鬼。

  贾岛知道后觉得他队友的反射弧也是感人。

————TBC————


评论(8)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