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乱七八糟的脑洞第十二弹(朝耀)

嗯资本英X军阀耀。青某的脑洞已经大出血了。

——————————————

自从亚瑟有一次进入军营被守卫堵在门口盘查,刚好被路过的王耀看到后,亚瑟进来就再也不用出示证件了。

“柯克兰先生!您是来找军官的吗?”路上一个年轻的传令兵向他敬礼。

“是的,他现在还在塔楼里吗?”

“也许不在了……”传令兵想了想,“刚才布拉金斯基先生来找他,哦,也许您可以问问王嘉龙先生。”他说着指了指正在一边和王濠镜核对账本的王嘉龙。

……自从王嘉龙回到王耀身边后,对亚瑟的态度也变得有些不友好了。

“……我怎知大哥在哪里啊?也许在塔楼办公。”

亚瑟当然理解一个兄控晚期的心理活动,敌对自己兄长的爱人,怕兄长被抢走嘛,都是正常现象——但是不让人找到自己的爱人,这种行为不绅士啊。

幸好王濠镜指了指北边,用口型说了一句“应该在阅览室”。

亚瑟点点头,模仿画本上的动作,对王濠镜抱了抱拳。

大恩不言谢改日再报,濠镜,谢了。


阅览室空无一人,但是有王耀和另一个人说话的声音,王耀的语气明亮又愉快,

“要注意笔顺笔画,先从偏旁部首练起。”

亚瑟在阅览室里转了一圈,才看到在角落里教伊万练字的王耀,手里一杆狼毫笔运转如飞。

“你们的书法真的很有意思呢☆”软和又甜蜜的声音。

王耀手把手地教那个才来不久的斯.拉.夫人书法,一身军装笔挺锋利,表情却很温和,“你看,这是你的名字。”

宣纸上工整的楷体,“伊万”。

王耀的辫子似乎是匆忙之间绑上去的,几缕头发不听话地垂下来,被伊万细心地拨回去。

亚瑟突然觉得心里一堵,不自觉地咬牙。

王耀似乎才刚刚发现他,对他微微一笑,狭长的双眼眨了眨,“亚瑟,去那里找找书看吧。”

亚瑟随手从书架上抽出了本什么,重重地“咚”一声坐到一边。

等到送走伊万,王耀才转回身,走到亚瑟面前,习惯性地把帽檐往上推了推,“来找我什么事?”

亚瑟看了他一眼,勉强把视线移回书本上,“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

一片沉默,亚瑟坚持着没有去看他,听声音的话,王耀应该把帽子摘下放到书桌上,然后把头发解开,大概是想要再绑一次。

听见王耀笑了一声,手中的书冷不防被抽走。王耀一脚斜踏在书桌上,半个身子往前极度倾斜,乌黑的长发流泻而下,微微弯起眼睛。

亚瑟一瞬间看呆了。

——“那你就好好看着我。”

当亲爱的王军官意识到蹭得累不能这么消气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肩上背上全是紫红痕迹的王耀在熙微的天光中醒来,亚瑟正单手撑着额头,伸手把玩他肩头的黑发,眼里的笑容温柔又晦涩。

王耀伸出手,摸上亚瑟的,执意要握成十指紧扣,“……昨天怎么那么……现在消气了吗?”他的声音低哑绵软,一听就知道被狠狠疼爱过。

亚瑟叹了口气,伸手把他抱进怀里,“……不要跟别人走得太近,尤其是那个姓布拉金斯基的。我总觉得……”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坦白说出来,“我总觉得你不是我的。”

王耀笑了笑,“这样?你别这么想。”


当天晚上亚瑟把王耀约到新开的酒吧里,亚瑟为了能稍微提前一些到,连那身黑色的西装都没来得及换,此时在酒吧里显得分外扎眼,他点了两杯威士忌,镇定地坐下等王耀。

一个打扮艳丽的卷发姑娘在他身边坐下,红色的指甲轻轻敲打着台面,“先生,也许你需要人陪一陪?”

“我约了人。”亚瑟笑了笑,“您可以找找别人,美丽的女士。”

身后传来一声嗤笑,圆润而低沉的声音悠悠地传来,“勾引人的话,你要这样。”

王耀依旧是那身军装,双臂从后面环上他的肩膀,在他的脖颈上咬了一口,“愿意请我喝一杯吗?”

亚瑟捏住他的下巴狠狠地吻了上去,“只要你想,都是你的。”

——————完——————

对不起青某的脑洞真是太大了……

但是青某写得好开心啊!写得超级开心!

就是喜欢这么又帅又诱又女王的耀君……吃醋的亚瑟瑟什么的也萌出血!亚瑟瑟请用威士忌灌醉耀君吧!

真的想把这个脑洞写成文呢……如果写的话,有人会看吗?

热度超过一百就写,圈小不怂。


评论(9)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