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镜中人(露中点文 虐向)

露西亚脖子上的伤还没有确切的解释呢……如果按照青某自己的理解来的话,更倾向于被侵略者砍出来的致命伤。

……因为感觉贴了个创可贴不太像被项圈磨出来的……那么接受不了这个的请绕道吧,青某不接受任何撕逼和洗脑。

设定耀君和露西亚住在一起,理由是滚滚想和北极熊玩儿→_→【不你】

——————————————————

伊万最近的精神非常,非常不正常。

王耀是第一个发现这一点的,伊万对着镜子扣纽扣时,突然转过头问他,“小耀,我的眼睛怎么变红了?”

王耀仔细地看,那双紫色的眼睛一如既往,幽幽地映出他的影子。

然后他的唇突然就压了过来,轻轻啄了一口就离开。

伊万看着满脸错愕的王耀,笑得一脸温暖,“小耀的嘴唇真软呢☆”

王耀只是瞪他一眼就没有了后话,本来想当做玩笑,可是事态变得越来越不对劲。

伊万开始失眠,整夜整夜地翻来覆去,王耀担心得要命,伊万却开始赶他。

——“小耀,我不能连累你也睡不着,你搬去其他房间吧。”

王耀根本拗不过他,只要他眨一眨那双紫色的眼睛,把毛茸茸的奶金色脑袋在他的颈窝间蹭一蹭,叫一声“小耀”,他就真的没辙了。

买菜路上买了两板安眠药给他。

“小耀是不想跟万尼亚分开睡吗~”伊万笑眯眯,“万尼亚好高兴。”


伊万吃了安眠药后好不容易睡着,王耀以为没事了,过了两天,伊万却又开始说梦话。

反反复复的,模糊不清的水管语言,王耀听不懂。

再过两天,伊万在梦里尖叫出声。

——“维克多!”

王耀被吓得从床上坐起来,黑暗中看见伊万正在掐自己的脖子,那里有一道伤,似乎正渗出鲜红的颜色。

王耀在出差之前带他去看心理医生。

本来半个小时就能做好的检查,伊万用了整整一个上午。

心理医生最后给伊万开了一堆颜色各异的药片,用一种职业化的温和口吻叮嘱用法用量。王耀一边询问诸如“有什么不能一起吃的?”“能用伏特加送吗?”的细节问题,一边把每天几次每次几片用马克笔写在包装上。

王耀走之前又去拜托了娜塔利亚,让他好好照顾伊万。

弗朗西斯的家乡一直都是浪漫友好的,弗朗西斯一直劝王耀谈过公事后去玩一会儿,单纯地散步都好,而且法国的女士们都……

“呃……不用了,弗朗可以教教我怎么做蜗牛吗?”王耀最后忍不住打断他。

娜塔利亚的电话在一周后打过来,“哥哥住院了。”

“怎么回事?这么严重?!”王耀一下子从扶手椅上弹起来。

弗朗不知情,还想留他一会儿。

“我必须走了阿鲁。”王耀笑笑。

一路赶回去,转机,计程车,转机,刚下飞机王耀就拦了辆的士,急到差点想让司机闯红灯。

几十秒比一个小时还长。

赶到医院,远远地就看见了等在门口的伊万。

围巾,宽宽的病号服,瘦得腕骨都突出,尖尖地扎疼王耀的眼睛。

怎么这么……才一个多星期……

“小耀☆你能回来,万尼亚好开心啊。”伊万弯腰,用力地抱住他,突出的肋骨顶在王耀的胸口上。

王耀在他身上嗅到浓烈的消毒水气息,比血液的味道更令人绝望。


王耀今晚决定陪伊万住下来,伊万当然很开心,在病床上晃着腿,“这段时间我的朋友都没有来看我……还是小耀最好了。”


王耀知道他的脾气,病娇不哄就要闹起来,于是放软语气,“我可没把你当朋友啊,万尼亚是我重要的人阿鲁,比朋友还重要。”然后把伊万那句“是不是比王嘉龙他们还重要”堵死在摇篮里。


没有人比得上家人的,没有。王耀想,包括你,伊万。


这个晚上伊万睡得很安分,安分到王耀觉得不正常。


——“哥哥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翻来覆去,不停地念叨什么,醒了以后就会睁着眼在床上坐到天亮……”


娜塔利亚是这么跟王耀说的,比起来王耀宁愿相信娜塔利亚。


第二天早上王耀被温热的血红色惊醒,鲜艳的血色甚至顺着他头顶的发蔓延至脖颈,王耀惊恐地抬起头,伊万脖子上的伤口正在往外冒血,汩汩地,一直往外流。


“是被他自己抠开的。”医生说,“还在进行催眠治疗,目前没有看到效果。”


王耀想把背篓扣在那个医生头上然后用中华锅暴揍一顿。


伊万从急救室里出来,还在昏迷着,脖颈那里层层叠叠的纱布。


伊万又做梦了。


盛开着向日葵的家园被大火吞噬殆尽,明亮的花盘在硝烟中哀鸣。


“不要……那是我的家!我的家人!”伊万那个时候还是个孩子,熊皮帽子破破烂烂,拼命想挡住那个人前进的脚步。


“呵,只是一个穷小孩而已!”靴子上带有尖刺,一脚就能让小小的伊万跪在地上不能站起来。


那个人刚想朝前走去,他已经错过了太多东西,这个时候不去抢干净能抢的,到以后……


脚踝被什么绊住了,低头看过去,伊万正努力地想把他抓紧。脏兮兮的小脸埋在雪里,只有一双紫色的大眼睛是干净的,燃烧着愤怒的火焰。


比在硝烟中化为灰烬的向日葵不知道明亮多少倍。


熊皮帽跌落在雪里,伊万的头发被扯住,生生从地上提起来——“真是麻烦,让你再也不能动就好了吧?”


下一刻,伊万突然觉得西.伯.利.亚的冷风突然蹿进了自己的喉咙里,他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一滴,两滴。血液触碰到积雪冻结成冰。


伊万的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呜咽般的嘶吼,渐渐失去光彩的眼睛里倒映着自己燃烧的家园,喉咙里流出的血越来越多,冒着鲜活的热气,把他面前的积雪融化下去。


——好冷。


——好冷,好冷,好冷,好冷啊。


——耀耀为什么不来啊……


此时王耀正抱紧昏迷中的他,眼泪滑落进伊万奶金色的头发里。


“不要……伊万你不要有事啊……”


伊万醒过来是在晚上,王耀正坐在他的床上,脚下一个垃圾筐,手里一个削到一半的苹果,长条状的果皮摇摇地往下垂。


“伊万你醒了……”王耀的语气雀跃起来,却在一瞬间没了声音。


与他对视的,是陌生的,红色的眼睛。


“伊万?”奶金色头发的男人勾了勾唇角,抓住王耀的手腕,轻巧地翻身。


“啪嚓——”水果刀落在地上弹到柜子边缘。


王耀惊恐地瞪大眼睛。


——“王耀,你要叫我维克多。”


——————完——————

……不接受任何撕逼,青某认真的。

如阅读完有任何不适,算我欠揍。

感谢看完。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