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南·心岛(贰)(露中,法英普奥独伊有)

如果把伊万算进去,船上的游客一共也只有七个。


“路德路德~我还是第一次坐这样的游轮啊,人真少~”眼睛笑得看不见瞳孔的男人对身边梳着背头的同伴手舞足蹈。


“……”他的同伴摸了摸他的头,不说话,湛蓝的眼睛里有明显的笑意。


此时广播又一次响了起来,“罗德里赫·埃尔德斯坦先生,请立刻将您手上的通讯终端与我船的人工智能对接,让系统找到您的方位,您的伴侣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先生正在找您。”


银发的男人急吼吼地冲上甲板,抓住一个人就问“你有没有看到一个拿着手杖嘴角有颗痣的男人?”


“你有没有看到一个拿着手杖嘴角有颗痣穿蓝色衣服的男人?”


“你有没有看到一个拿着手杖嘴角有颗痣穿蓝色衣服长得有点娘的男人?”


此时那个“拿着手杖嘴角有颗痣穿蓝色衣服长得有点娘的”埃尔德斯坦先生已经在人工智能的引导下成功走到甲板上面,把手里的手杖顺着那个聒噪的声源处扔了过去。


力度精确手法老练,基尔伯特惨叫一声,又狗腿地拿着那根手杖跑过去,“小少爷你去哪里了?你不能乱跑……”


“……我总得把这艘船的布置弄清楚,笨蛋先生。”


埃尔德斯坦先生把自己的手杖握紧,轻轻敲着甲板,过了一会儿,对基尔伯特说:“……把我带去栏杆边。”


海风是可以让人心情愉快的。


拿着玫瑰花的金发男人没有看到刚才的风波,凑上去调情一般地把玫瑰花递过去,“哦,先生,您的眼睛真像天鹅绒缎上闪耀的珠宝。”


罗德里赫的眼睛没有动,连头都没有转一下,语气平静地回应:“谢谢您,可我是个瞎子。”


“哦……对不起。”弗朗西斯尴尬地道歉,正想接着说些赞美的话来缓和气氛,就被端着红茶的粗眉绅士拎走了。


“诶诶诶别拽耳朵!会变大的!很难看啊!小亚瑟!”


王耀倒是很不怕死地往罗德里赫那里凑,背篓里的熊猫崽子伸爪去抓罗德里赫的一缕头发。


“……这是?”罗德里赫微微偏头。


“哦,熊猫崽子,它喜欢你。”王耀简单地回答,又问道,“您上过战场吗?”


基尔伯特正想示意王耀不要多问,罗德里赫已经抢先回答,“嗯,对,曾经是通讯员。他曾经是个陆军上尉呢。”他说着指了指身边的基尔伯特。


王耀对基尔伯特行了个军礼,自然而愉快地和罗德里赫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


聊到北方的风雪,聊到那里的高亢的民歌和沧桑的风琴,聊到湖畔浪花的歌唱和风的和音,兜兜转转,问回罗德里赫的眼睛。


“……应该会慢慢好起来吧?现在可以看到一点光了呢。”罗德里赫从来不避讳这些。


“……噢……”王耀点点头。


基尔伯特在甲板下方的小房间找到了正用超光网查资料的王耀,“你究竟想干什么,东方人?问了他那么多事情。”


王耀在自己随身的背包里翻了翻,摸出一本证件夹扔过去,“我是个医生。”


基尔伯特翻了翻,里面厚厚的一沓证件,医师资格证,机动车维修资格证,导游证,驾驶证,船只专业护理资格证……

“不错嘛,没成年就这么多才多艺。”


王耀放下手中的通讯终端,认真地说:“我成年很久了。”


“……噢……”


下午,大家都到甲板上看风景晒太阳,船尾打起洁白的浪花,离陆地已经很远了。海豚围着船只跳跃,发出笑声嘹亮,似乎是在唱歌。


王耀正看对那些海豚老朋友似的挥手致意,顺便投喂一些小鱼,伊万就凑过来,“小耀★你在干什么呢?”


“看海豚呀,他们都是我的老朋友了。”王耀笑着又拎起一条小鱼扔下去。


伊万看着船边飞跃的海豚,又看看王耀背篓里扒在他肩膀上看海的熊猫,笑着感叹:“真好呐,小耀的朋友好多★”


“诶?可是伊万您的朋友不多吗?”王耀有些惊讶,笑得这么温暖的人,朋友应该很多才对。(青某:别吐槽……小生写出这句话来的时候脊梁骨一阵寒意……)


“噗呼,没有哦。”伊万装作真心的苦闷,“小耀也不想跟万尼亚做朋友呢……”


王耀笑了笑,把手中装小鱼的桶递过去,示意他跟海豚交个朋友,“怎么会呢?我很荣幸啊。”


伊万鼓起腮帮子,赌气一般地把小桶推回去,“可是你都不叫我万尼亚,还要用敬称。”


因为你聘用了我啊……那不是我的老板嘛。王耀内心默默吐槽。又把小桶推回去,笑得真心实意,春风化雪,“你在纠结这些啊?那么好吧,万尼亚。”


那一刻阳光很好,海豚飞跃在浪花上。

扎着马尾辫的东方青年笑得灿烂,差点把阳光都要比下去。


伊万手一松,手里装着鱼的小桶掉进了欢腾的海浪里。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