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璃

主APH和ES的青灯璃,本命朝耀普奥阿多飒。红月推。多病体质,身残志坚x目标是成为一个欢乐的技术宅。目前在FGO撕书拔牙中【bu】
命途多坎坷,不若慷慨唱离合。

【安雷】We're star Pirates!①(全程欢脱,不虐不纠结)

娱乐段子风试水,笔者脑洞清奇。
有私设角色出没,注意防雷。
大概是被冤枉的星际警察安x星际海盗雷?
或者是被冤枉后干脆当星际海盗的机甲驾驶员安X星际海盗雷?
再或者是被冤枉后干脆当星际海盗的会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的安x星际海盗雷?
再再或者……
我够了。

全文关键字:魔幻科技风,不虐不纠结,(大约是)海盗团only。
【划重点】写的下去就写。笔者是个黑车司机。不定期踩个油门。
OK?那就开始看吧。

——————【雷狮:闪开啦!扑街仔!】——————

  A.
  安迷修这辈子都想不到,他居然会被抓进监狱里。
  他是谁,第三帝国警察学院的优秀毕业生,在毕业之前顺利考到机甲驾驶证,机甲维修证,飞船驾驶证,医师证,货币咨询师证……等等等等二十多本证书,为了这些证明,他甚至没有时间谈恋爱!
  他甚至得到了唯一一个学校的推荐名额,直接进入第三帝国最高警局工作的人!
  
  B.
  说了以上这么多并没有什么卵用,总之,安迷修在执行任务时因为失手开枪打伤了行凶者而被指控谋杀,判三年有期徒刑。
  安迷修要问原因,他的上司回答:政治斗争。
  安迷修继续问,这就是我被牺牲的原因吗?
  他的上司继续回答:你出狱后我会想办法把你调到其他星球上半年,然后再调回你的母星,给你升两级。
  “可是我的警察证会被吊销!”安迷修控诉道。
  “我们可以重新给你办一张……你知道的,政治斗争……”
  安迷修秉持着他那一贯的骑士道,没有把“你大爷”这个脏字儿骂出来。
  
  C.
  第三帝国的监狱位于高空,通过需要大段教科书式的说明来解释的原理悬浮着,服刑人会做一些简单又繁重的体力劳动。
  安迷修毕竟是政治斗争的牺牲者,他住的房间是两人间,并且暂时没有狱友。
  狱友!真是一个可笑的词汇!安迷修在内心哭笑不得,谁会相信一个星际警察会去谋杀一个手无寸铁的平民!
  
  D.
  然而牢狱的生活也起不了什么波澜,犯人之间也鲜少交流,因为说不上几句话就会发展成拳脚相交。
  安迷修进监狱第一天就因为某些unspeakable的原因被迫跟原来的狱老大用马步冲拳、内拨上勾和交叉侧踹来了一次友好的拳脚相交。
  狱老大被一套军体拳干翻在地。
  ……一套军体拳就能干倒的狱老大,好像也不是什么牛逼的狱老大。
  
  E.
  之所以在上一段里说是“原来的狱老大”,是因为安迷修在对这个人肉沙包来了一套军体拳后,就光荣地上升为了新一任狱老大。
  安迷修一脸懵圈:原来狱老大这么好当吗。
  安迷修的新狱友点点头,说,当然啊,又不用考证。
  自称为星际骑士的安迷修,居然当上了狱老大。
  我们的狱老大安迷修心里一时间五味杂陈。
  
  F.
  在安迷修原来的局长来探监时,一脸迷之微笑地对安迷修说:“小子,混得不错嘛。”
  安迷修:“……”
  他觉得是不是应该说:是的,和狱友相处得也很来,谢谢领导关心。
  当然,最后安迷修闭上了嘴。
  
  G.
  至于他和前狱老大是因为什么unspeakable的原因打起来,这还要隆重介绍一下他的狱友,就是分走两人间另一张床的那位,和安迷修很相似,都是那种“一看就不像蹲监狱”的老好人。
  
  H.
  这位老好人是谁呢,他叫卡米尔,在安迷修有些模糊的记忆里,这是个皇族的名字。
  皇族被冤枉进监狱啊!那岂不是比他更可怜了!
  安迷修一瞬间对这位狱友产生了深深的同情。
  
  I.
  简而言之,unspeakable的地方就在于,原来的狱老大觉得卡米尔长得很清秀,在监狱里还戴帽子很个性,就想跟卡米尔进行一些带哲学符号的活动。
  卡米尔当然抵死不从,慌乱间还磕破了自己的嘴唇。
  这一幕被安迷修看见了,赶紧上前制止,出于第三帝国警察的良好素质,他一套军体拳就带走了对方,顺利拿下一血。
  
  J.
  卡米尔之后对安迷修说不需要那样的,你一出头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安迷修说,那不行,你当时都要咬舌自尽了。
  卡米尔欲言又止,最后压低了自己的帽檐。
  
  K.
  这个“被冤枉的皇族”内心想的是,谁会因为这种事咬舌自尽,他还要留着命给他大哥效力呢。
  但是的的确确碍于皇族的教养,他没有把事实说出来。
  
  O.
  安迷修自从成为了狱老大后,所有犯人看着他都带了一层“maya这人走路带风”的滤镜,当然还有某些gay佬是想着怎么把他拐上床or上他的床的。
  
  P.
  没办法,监狱嘛,就是这么一个充满着【哔——】【哔——】和【哔哔哔——】的地方。
  
  Q.
  当然监狱里不止有各种消音,还有真正的与社会上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同的制度,在这里,要么靠拳头说话,要么靠钱说话,要么靠肉体说话。
  
  R.
  ……
  对不起好像还是绕回消音那里去了。
  
  S.
  说正事,最近的确有流言在监狱里传开,说海盗团公开跟监狱喊话,叫他们赶紧释放某个人,还说海盗团还对这个人进行了探视。
  
  T.
  正当流言传得沸沸扬扬的时候,安迷修刚好跟他之前的局长结束了探视,垂头丧气、心灰意冷地推开门来到了大厅。
  安迷修顿时觉得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变了,连打菜机器人的电子眼发出的红光都不太对劲儿。
  
  U.
  在狱老大安迷修接受一系列“你和海盗团有什么关系”“那个海盗团是不是真的有传说中的那么臭名昭著”以及
  “团长是不是真的有传说中的那么帅”(划掉)的拷问时,他的狱友正坐在离人群很远的地方,捏着手中的传讯终端。
  他大哥——星际海盗团团长刚才跟他说:“他们要是不释放你,老子明天就去劫狱。”
  
  V.
  海盗团当然言而有信且先发制人,他对监狱方面的喊话是“给你们二十四个小时,明天黄昏之前我要看到他走出监狱的大门。”
  他们喊话的时间是帝国公约历三月九号,按理来说卡米尔最迟六月十号的黄昏就能被释放。
  然而。
  
  W.
  三月十号中午,监狱的大门被粒子炮轰了个对穿。
  “警报!警报!地对空装置失效!”
  “警报!警报!系统被病毒入侵!”
  “警报!警报!牢房门已被全部打开!”
  
  X.
  安迷修已经迅速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海盗团的人来劫狱,顺便大闹一场……
  与此同时,他的狱友被一个穿着光学紧身衣的男人拽着跑,一双紫色的眼睛漫无目的地在四周扫视。
  安迷修猛地对上了他的眼睛,一时鬼迷心窍。
  
  Y.
  此时,在监狱上空盘旋的宇宙战舰找到了目标,一阵激光扫射后清开了场地。安迷修当然能避开“那种程度”的激光扫射,他对那个人大喊了一句,“也带上我吧!”
  
  
  Z.
  正拉着他弟弟的星际海盗团团长雷狮先生明显地哼笑了一声,刻意用了十成十开玩笑的语气,铿锵有力地开口:
  “闪开啦!扑街仔!”
——————————————
我该说的说完了。嗝。
我不知道会不会有其他CP出没,就算没有,也支持你们YY。
  

评论(7)

热度(49)